首页 / 观察评论 / 新冠病毒的文明考验

新冠病毒的文明考验


随着对病毒特性的了解加深,一个共识已经形成:COVID-19是比SARS更难以琢磨和防控的新型冠状病毒,人类还不知道这个病毒在人体内的潜伏期到底有多长,也不知道它是否已经随携带者们的迁移而悄然弥漫于整个世界。

在中国开始尝试节后复工的第二天,钟南山指出了24天潜伏病例的存在,这个消息令人心惊,这意味着湖北封城、各国航线停飞中国之前,病毒携带者可能早已去到了世界各地,只是有人还未病发。这条消息的发布,足以看出中国政府以及专家们对病毒防控未来的深度担忧。 

不能否认的是,对COVID-19的最初防控很有问题,这个问题直接导致了今天的被动、甚至全国的停摆。在经过临床试验证明有效的药物和疫苗诞生之前,誓言击退这个新型冠状病毒仍为时过早。

防控进行到这一天,武汉、湖北、甚至中国的全局危机治理能力的部分弱点显露了出来。SARS的教训不可谓不深,但可惜我们没有将之很好地转化为一套成体系的科学治理预案,更没有常备一个公共灾害危机处理机构。当某些“谣言”被证实为真相,混乱随处可见,哀告不绝于耳,死者已然过千,而如今医者的感染也已过千。民间自救的同时,战战兢兢、应对失当的部分湖北官员令人失望。临时成立的最高防疫小组显示了决心,但这种“垂直监令”的行令模式的效果,仍有待观察。思想可以迅速统一,封城也可以高效完成,亡羊补牢般的严控措施,在执行的细节中却仍显出千疮百孔的遗憾。

让人深感无力的是,某些领域的低效还在继续,难题依然无解,由此产生的悲伤和失望天天发生。它已经不是武汉和湖北的问题,也不是今天才出现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时日和运气。在这样的困境之中,我们除了持续发出对真相的探究,对怠政的问责,也只能将更多的关注投向那些在呼喊的人,提醒和督促政府高度重视人民的心理保护。封城已成事实,但不要封死人们的心。“你喊武汉,我们喊加油”只让人激动一时,“你没口罩、我没人要”却会摧毁最后的希望。住不了院的人,无法确诊的人,回不了家的人,被省之间踢皮球而活在高速收费站的人,以及那些无法统计的默默死去的人,他们涕泪交加的故事都在流传。武汉市委书记那98.6%的户数排查百分比和全部重症患者入院的报告之下,却有为数不少的武汉人在评论区里自称“漏网”并求助。

封城封路封小区,说实话,罕见哪个政府能把城市防控干到这个强度,但一定要明白我们为此付出的代价,更要明白民众为此付出的代价。多害相权、豁出去了之时,千万不要留下更深更远的隐患。该认的错要认,该说不行就说,该改的方法要改,该追的责要追,不要担心人民看到错误和软肋,也不要害怕愤怒而尖刻的意见。你们面对的是被强力围困于城中的活生生的同胞,而非一个个冰冷的数字。所有人都希望看到事实的真相,获知全面的信息,以期共同努力、共同监督,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和支援。他们有法定的权利,有天然的情感,有无法割舍的家人,有着不见天日的恐惧。与诊治和隔离相比,他们更需要爱和尊严的保障,需要每一个关心的温暖可以到达。专家们不是说了吗,对付这个病毒还没有特效药,除了做好防护,好的心情和身体才是提高免疫力、对抗病毒的最好武器。

另一方面,民众自己也要坚定信念,不要被错误的引导推向彼此敌视的深渊,我们知道什么出了问题,不要被恐惧引向黑暗。坚壁清野、防贼一样防着疫区人民,别忘了用同理心去换位思考。如果你是一个感染者或者被怀疑的感染者,你会希望同胞们怎么对你?有人以“如果不这么干,就防不住病毒,会造成更多人的危害”来为冰冷的管控辩护,但请好好想一想,如果下一个轮到你,你是否愿意承受世界和同胞的抛弃?如果你是修建火神山的那位工人,你会怎么想,如果你是游荡在高速上的那位朋友,你又该怎么办?

美剧《行尸走肉》中的一个情节令我难忘。一群末日逃亡者撤退中丢了个小女孩,寻找的路上寄居在一位老者的庄园里。在寻找孩子的过程中,他们发现这位老人藏了满满一谷仓的僵尸。双方登时剑拔弩张,因为“僵尸必须杀死,否则会伤害更多的人”已成为末世的生存铁律。老人痛苦地目击这些“正确者”对僵尸的“屠杀”,那里面有老人的妻子、兄弟和孩子和众多的亲朋。当人们干掉了这些僵尸、正在浑身的鲜血中相庆时,谷仓里走出了他们丢掉的那个小女孩,她已经变作了僵尸。刚才还在和大家一起开枪射杀的母亲看到了孩子,她扔下武器,痛不欲生……

虽然“瘟疫””这个字眼我们很少再用,但这其实就是一场瘟疫。如果没有现代医学和社会管理体系,它必将扩大成为我们熟悉的灾难。回望人类历史,瘟疫与文明如影随形,东西方史书与文学中,处处可见其“十室九空,户丁尽绝“的末日之述。它除了消灭人口,留下无数的噩梦,还直接影响时代的更替。据说要不是西征的蒙古人将死尸用投石机抛进城墙,欧洲不会引发人丁去半的黑死病;崇祯年间的瘟疫几无断绝,将整个垂老的帝国搞至病入膏肓,虽然有个想励精图治的末代皇帝,却坐实了内忧外患、无药可医的亡国标版。

但是我想,在人类对病毒毫无抵抗能力的年代,在卜伽丘描述的佛罗伦萨瘟疫地狱之中,人类之所以活了过来,一是有无数医者挺身而出,二是因为人与人之间深厚的爱。瘟疫的遍布之下,明末的吴有性深入疫区,写出了《瘟疫论》;而在马尔克斯笔下,弗洛伦蒂诺和费尔米娜在一面警示霍乱的旗子下重获爱情。在专家们不断修改的认知中,我们已经渐渐明确,这一波疫情会和SARS一样等不及有效的疫苗诞生,我们或许只能等春天的阳光以及病毒的宽容。所有的口号和努力之后,我们只有一个办法能挺过眼下的难关——熬。

如很多专家所言,若我们从一开始就重视那些出于良心的呼声,而不是将其当做“谣言”,今天就不会落得如此被动,潘多拉的盒子至少可以关得快些。但事情就是这么令人丧气,令人扼腕叹息的史书之中,天灾和人祸相伴相生,甚至互为因果。我们今天既看到了天灾,也辨识了人祸,但一切或许还不算晚,因为很多平凡而伟大者依然奋战在抗疫前线,因为世界正向我们伸出援助之手,因为我们正在苦难里变得坚强。我们既要抱有不灭的希望,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我们赞赏那些为防疫抗毒而奋战在一线的人们,同时也要提醒治理这个国家的人,只有保持真相的公开和言论的公开,民心的曲线才可能上扬。 

如果说真相与真理是人心最好的良药,谎言就是文明中最可怕的病毒。中国人民什么都见过,对谎言免疫力提高的同时,对其容忍度会越来越低。正如曾被训诫的李文亮医生所说,“一个正常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虽然满怀悲观,但我依然期望在这样的危机关头,所有人可以用良心和勇气让这个国家走向正常,在伸出援助之手的同时,别忘了时而看一看李文亮医生的那双眼睛。

本文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华闻周刊立场。


如果您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也有自己的看法、思考和分析,欢迎投稿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了解全球抗疫的最新前沿动态,请点击链接,进入新冠疫情下的中国与世界”专题主页: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dengbao20190516_126_com: twitter上有个人说去年十月美国已经有疫情了。https://twitter.com/_fuckyournorm/status/1241029757761982464 查看原文 06月12日 17:02
dengbao20190516_126_com: 《人在温哥华》报道称“死亡人数逼近9万 美卫生部长开始甩锅有色人种”https://info.vanpeople.com/?action-viewnews-catid-50-itemid-1075907 查看原文 06月12日 16:55
dengbao20190516_126_com: Infotagion媒体写了一篇关于“事实检查:COVID-19是由美国军事实验室制造的吗?”大家来看看吧https://infotagion.com/factcheck-was-covid-19-created-by-a-us-military-lab/ 查看原文 06月12日 16:47
amp13319216570_163_com: dfewfew 查看原文 04月17日 16:50
amp13319216570_163_com: 大国风范qqq 查看原文 04月16日 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