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亲述:从中国虎妈到英式猫妈,我花了整整四年

亲述:从中国虎妈到英式猫妈,我花了整整四年


本文为微信公众号“华闻派”(ukwutuobang)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微信公众号后台留言或发邮件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编者按:近期,英国学校在疫情期间陆续开展网上教学,不少英国华人家长边在家上班边辅导孩子学习,有的家长还把孩子的日程安排得丰富多彩(华闻君曾写过一篇文章:英华人家长亲述:关校后孩子教育怎么办?求老师放过,文化冲突…状况不断)。

而一位华人妈妈却向华闻君表示,她在疫情期间过得相对轻松,这位华人妈妈就是何越,她在英国生活已有16年。在英国实行“禁足令”和关闭学校之后,她笑称自己“整个状态像在度假”,因为既不用每天早起送孩子上学,也不用送她们去上兴趣班。

何越来自中国,她的丈夫是英国人,这让她感觉自己站在了“中英文化冲撞前线”。她曾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虎妈,但后来,她渐渐试着改变,放手让孩子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给她们爱和鼓励。于是,中式教育观和英式教育观在她脑中展开了拉锯战。现在,英式教育观甚至还占了上风。在这一过程中,她也找回了自己。

以下何越的口述实录,为何越个人观点。如果您也有自己的看法,欢迎给华闻君留言。



我有两个女儿,一个10岁,一个8岁,都在英国的公立学校上学。随着孩子的成长,我从中国虎妈转变成比较佛系的英式猫妈,我整个教育观的转型,是跟着我孩子的成长同步的。

在我大女儿4岁的时候,我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式虎妈。我当时是完全按照中国的方法来教育孩子的,就是不能输在起跑线上。4岁时我们就要起跑,这样我们才能冲刺冲得快,冲得早,这样才能成功。


▲何越一家四年前的全家福

那时我的生活就是每天给孩子安排很多活动,什么课都要参加。钢琴、游泳还有戏剧课,反正只要她能塞进去的,我都安排了。晚上我还要监督她开始学中文。

我看着孩子睡觉,还在想:孩子,你好幸福,有我这样一个妈妈帮你安排你的成长道路,安排你考好成绩,要进牛津剑桥,然后出人头地,做英国的精英。

我那时每天晚上睡觉,就有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我就觉得明天早上起来又是残酷的一天。我的孩子那么小,她不会去配合你。我只能去督促她做,我又没有什么办法把所有逼她做的事都弄得很有趣。因为我们中国的孩子就是这样长大的,我们都是被逼苦读,学海无涯苦作舟,我们是在那样的教育环境中长大的。

我那时每天都是这样做的,我很累,我累得不行了,我觉得我这个妈妈做得太辛苦了。

可那个时候是不能放的,因为你会觉得这就是一个妈妈的责任,你如果不这样做,你对不起你的孩子,你辜负了你的孩子,也浪费了你孩子的时间。

我大女儿刚进Reception的时候,要开家长会,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我和老师说:老师,你一定要严格要求我的孩子,她要是做得不好,你一定要批评她。

我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很好笑,估计老师都不知道我说的“严格要求”是什么意思。

后来我看到女儿在学校没有考试,又没有作业,好不容易考一次试,也不排名,我也搞不清自己的孩子在学什么。我还跟我老公抱怨,我说:你们英国老师就是懒,都不负责任,所以也没有要考试,这不是要误了我的孩子。

我记得还有一次,我跟副校长聊起来,我跟她抱怨说学校怎么没有作业、没有考试。然后这位副校长笑眯眯地看着我,她就说,没有科学证据证明,做作业和考试能够提高你的学业水平。我当时以为我听错了。

▲何越和两个女儿

我们从小没有接受过完整的英式教育,所以不明白。你看现在英国老师教学,都是兴趣教育法,都搞得很有趣。我们这样的妈妈又不会跟孩子玩,也不会启发孩子的兴趣,就只能靠填鸭式的方法。英式教育着重于应用和创造力,而非死记硬背,中英两种教育方式完全不一样。

而且当时我看到网上有很多国内的文章,都会给你灌输这样一个观念:如果做父母的不培养自己的孩子,他不成才,最后丢脸的是你自己。那时的我也认为,如果我的孩子不成功,我这一辈子就失败了,把孩子的成功当成自己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

加上我当时融入英国社会还没有很透彻,基本上被中式教育观完全占据。

后来,我发现我身边几乎每一个华人妈妈,无论她们出身于怎样的家庭,也无论学历高低,都有这样的想法。

我那时突然发现:天哪,太可怕了。为什么每个人都是这个样子?

我老公是英国人,他在孩子整个成长过程中跟我是相对的。后来,我发现我身边中西合璧的家庭,中英伴侣间的教育观都是相对的。

▲何越的英国丈夫和两个女儿

于是,我的中式教育观和英式教育观就开始了一个拉锯战。

当时我曾经还跟一个也是嫁给英国人的华人妈妈探讨过这个问题,我们那时认为,其实中式教育观有对的,英式教育观也有对的,但是两边都有不好的地方,最好的方法是走到中间。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走过了中间的位置,甚至英式教育观还占了上风。不少华人妈妈,仍然坚定地站在中式教育观的一侧。

中式教育观跟英式教育观有着很大的不同。中式的我就不讲了,因为大家都很了解。

英式教育观是这样子的:首先,英国父母对孩子不像中国父母这样,有这么重的望子成龙的心态。他们对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他健康,希望他快乐。

我女儿告诉我,老师在学校每天和他们讲,长大以后要自食其力,不能依靠社会福利。从这点来说,和一些中国父母望子成龙成凤的心态不同,英国父母的心态是比较朴实,比较平常心的。

据BBC报道,英国93%的学生都在公立学校读书,除了文法学校按入学考试成绩招生,其他都按地域分配资源。英国居住地域实行贫富混合居住理念,公立学校孩子们的家庭背景也各异。

如我孩子学校的家长,既有依靠政府社会福利救助的,也有各领域的专家,或者是欧盟某机构驻英国的负责人。所以有的孩子从小家庭环境就比较优越,有的则认为“吃政府福利就是人生”。

第二个是社会环境,不少中国父母都是在一个竞争的社会中生存。想要有比较好的生活,必须得靠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要更强,才能出人头地,这在中国当然也无可厚非。一些华人也是带着这种心态来到英国生活的。

英国则不太相同,我认为英国的社会保障相对完善。

之前二战老兵汤姆·摩尔(Tom Moore)上校为NHS筹款3000多万镑,为什么大家都爱他?因为这正体现了英国社会的平民精神。所以话又说回来了,这是个平民社会,人人平等。

一些中国第一代移民有种错觉,认为去上像伊顿公学这样的私校是出人头地的捷径,尤其是在看到英国前首相戴维·卡梅伦和现首相鲍里斯·约翰逊都是伊顿出来的,更容易加深这种印象。

这可能是对英国历史的一种误读。因为自从1945年英国一度走上社会主义路线,像伊顿这样的著名私校已失去了其过去几百年来的优越性。

60年代后英国首相很多都毕业于英国公立的文法学校,像撒切尔夫人和特蕾莎·梅,卡梅伦是近50年来首位成为英国首相的伊顿毕业生。可你看他多么小心翼翼,竭尽全力划清与贵族的界线,努力靠近平民。而约翰逊那头乱发,就是最带有英国平民风范的标志。

▲何越在活动上遇到当时还是外交大臣的约翰逊


所以无论你长大以后做什么,没有人会歧视你,没有人会看不起你。你过得不好了,会得到帮助。在这样一种环境中,你为何要再去逼迫孩子做他不想做的事?

我觉得父母对于孩子来说,最重要的是让孩子找到他要做的事情,然后你给他爱,给他鼓励,给他支持,这就好了。

我曾经也让孩子学钢琴,但我现在都不让她们学了,因为她们不愿意学,我就不让她们学了。

我觉得“五项全能”已经不是英国父母培养孩子的标准了。上个世纪70年代以后,英国学校里的古典音乐课已经全面取消了,所以现在钢琴、小提琴基本上都没有英国人学。继流行音乐风靡英国50余年后,现在,体育成了英国人心中的新时尚。

所以等我都看明白了这些,我就知道,我没有理由要求我的孩子成功,因为我根本就不需要她成功。

这个社会本来就一直在按照一个更公平、更公正的方向在走。我的孩子是随着潮流走的,她未来只需要顺应潮流,一起来为创造更公平的社会努力就对了。

她不需要做精英,做精英很累,除非孩子她自己想做。如果我的孩子想做,我让她做,我鼓励她做;如果她不想做,做普通人没问题。

尽管与法国和北欧国家比,英国的公平性仍然有待提高;尽管我也知道,去私校也许会帮助她建立更好的人际关系,而在这个社会,人际关系仍然重要。但我也相信英国的社会流动性会一直越来越好,越来越有进步,就是这样。

我现在是慢慢接受了英式教育观。你去看英国的小学,我的两个孩子,她们都有一个学习伙伴,她们学习伙伴是怎么搭的呢?一个学习相对较好的搭一个学习不太好的,我两个孩子在学校里学习还算好,她们要去帮助学习不太好的。

英国的公立小学里根本就不讲竞争,也从来没有老师跟我讲过竞争,从来没有老师会对你说:你的孩子学习很厉害。我刚开始还想听到这样的表扬,后来我就发现根本就不要去指望老师会和你说。

我现在都已经习惯了,因为老师不但不跟父母讲,也不会在班里面讲,更不会讲谁要向谁学。老师只会去鼓励学习不好的学生,学习越不好的学生,得到的关注和鼓励就越多。

现在我的孩子去参加的兴趣班,都是她们自己要去上的,不是我要她们去的。我家老大报了舞蹈课和体操课。老二体操课也不想上了,英国实施“禁足令”前,我就为她停了。她现在在学打鼓,我其实觉得没意思,不过那是她自己的主意,我也就表示支持,给她交了学费。

▲英国疫情期间,何越和女儿每天都外出一次


我做了一件比较像华人妈妈做的事,就是我大女儿从4岁开始就去了Kumon(起源于日本的连锁补习机构)的补习班。那也不是我安排的,是我家公(丈夫的父亲)安排的。我的孩子,尤其是我家老大喜欢,所以就一直坚持下来了。我觉得一个去上了,还有一个在家里很麻烦,就把老二也送去了。

她们俩在疫情期间学校不上课,我也没给她们报其他任何的班,也不会督促她们做作业什么的。她们是在公立学校上学,没有私立学校逼得这么紧,没有那么多课业,所以很快就能做完。

慢慢地,我花了四年时间,开始从中国虎妈转变成英式猫妈,整个过程是非常难的。我记得有一天我突然就变了,我不知道是哪一天,反正是前两年的某一天,我整个人突然就想通了。突然我就找到了幸福感,觉得终于可以为自己而活。

当然像我这么佛系,还有一个前提条件,我们家老大非常独立自主,她不用我管的,她太成熟了,她完全知道自己要什么,她想做的事情一定能做到,感觉她已经对她之后的人生负起责任来了。所以对我来说,我只要给她安全感和爱就可以了。

而我家老二是一个日子怎么过都可以的那种,跟她姐姐完全不同。她很喜欢宠物,她也已经知道她以后想做什么,她要做宠物医生。所以她只要自己往那个方向走就行了,她已经有一个姐姐在那做榜样,她姐做啥她就做啥。她不行,她姐还来帮她。

我在疫情中既不用送孩子上学,又不用上送她们上各种兴趣班,我好舒服,我的整个状态就像在度假。

我把自由还给孩子,我知道她们长大后不会抱怨;同时我也把自由还给自己,I finally got myself back。


文 彭琳

图片为何越提供



华闻派

《华闻周刊》官方微信公众号——华闻派(ID:ukwutuobang)。读华闻,看世界可以更直接。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dengbao20190516_126_com: twitter上有个人说去年十月美国已经有疫情了。https://twitter.com/_fuckyournorm/status/1241029757761982464 查看原文 06月12日 17:02
dengbao20190516_126_com: 《人在温哥华》报道称“死亡人数逼近9万 美卫生部长开始甩锅有色人种”https://info.vanpeople.com/?action-viewnews-catid-50-itemid-1075907 查看原文 06月12日 16:55
dengbao20190516_126_com: Infotagion媒体写了一篇关于“事实检查:COVID-19是由美国军事实验室制造的吗?”大家来看看吧https://infotagion.com/factcheck-was-covid-19-created-by-a-us-military-lab/ 查看原文 06月12日 16:47
amp13319216570_163_com: dfewfew 查看原文 04月17日 16:50
amp13319216570_163_com: 大国风范qqq 查看原文 04月16日 10:28
0.193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