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职场 / 首位能教中文的塞浦路斯人:中国让我收获了爱情和事业

首位能教中文的塞浦路斯人:中国让我收获了爱情和事业


初次见到乔治,是在塞浦路斯一所相当有名气的律师事务所里,他是这家律师事务所中国区运营总监。乔治有一双当地人特有的深邃双眼,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褐色的瞳孔”。


工作中的乔治

过去六年里,乔治在中国拿到了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的中文本科学位。他不仅说得一口比较流利的普通话,还把一位美丽的四川女孩儿娶回家。他和他的太太刚从中国搬到塞浦路斯三个月,小日子已经过得红红火火。

乔治和太太的婚礼充满着塞浦路斯风情

留学六年,他们也在一起了六年

乔治本名叫Georgios Solomonides。在他小时候,他家住在中国驻塞浦路斯大使馆附近,小乔治常常骑着自行车去转悠,伸着脖子往大使馆的院子里望。“那时,中国大使馆特别雄伟,还有一对石狮子摆在门前,让我觉得很神奇。”

在成长过程中,乔治渐渐接触到了中国文化,“感觉和塞浦路斯的很不一样。我非常喜欢京剧里面的各种扮相和角色,觉得这些人物的装扮很漂亮。”他对中国和中国文化的兴趣就是这么来的。

20岁之后,乔治成为了一名少儿足球教练。他在欧洲的很多国家都有执教经历,英国、法国、德国、西班牙、荷兰、匈牙利等国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到了27岁,思想越来越成熟的乔治,突然开始重新审视起自己的未来。他意识到,仅仅靠当一名少儿足球教练并没有很好的职业发展前景。他决定重拾小时候的梦想,到中国学习中文。

乔治先在希腊第二大城市塞萨洛尼基(Thessaloniki)学了一年的中文,“那时都是学一些非常简单的词汇。”之后乔治又作为塞浦路斯留学生,被中国驻塞浦路斯大使馆推荐到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以下简称北二外)学习。

到了北京的第一天,乔治一下飞机,就惊呆了。“我在欧洲这么多国家待了这么久,中国和它们完全不一样,高楼大厦很多,人也很多。”乔治对初到中国的印象还记忆犹新。

到了北二外,每天早上八点到中午十二点,乔治开始了疯狂的中文学习。他先从拼音学起,“拼音的四声对我来说最难了”,他数着手指,和我说了一遍“你”的四个声调。

“学语言最重要的是语言环境,多听,多说。”乔治总结到,“我非常喜欢中国的流行歌曲,经常听KTV,一边听音乐就一边看着歌词认字。”说着说着,他随口哼起了《这就是爱》。


乔治从北二外中文本科毕业

为了锻炼自己的口语,乔治还“故意”找人来练习自己的中文。“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乔治说,外国人在中国交朋友很容易,“有时我不主动找别人,就会有人主动来找我,因为很多同学都想找我练习英文。”乔治偷笑到。有时乔治在食堂吃饭,就有同学主动问他能不能坐他旁边,然后两人就用中英文混杂地聊起来了。

乔治也是借着互助学习的机会认识了他的太太。有一天,乔治在图书馆里学中文,碰到了不懂的地方,想向中国同学求助,他一眼就看到了也在图书馆里学习的一位中国女生。

乔治主动过去和她打起了招呼, “我用中文说‘你好,我是从塞浦路斯来的,我有一个问题能问你吗?’”他瞄到了女孩面前的书都是英语辅导教材,才意识到这个女孩正在学习英语。

女孩抬头看着他,也做了自我介绍,说她来自四川。“那你坐吧!”女孩邀请乔治坐下。后来,乔治才知道,这个女孩在北二外英语系就读,这个女孩后来成为了乔治的太太。

乔治教女孩学英文,女孩教乔治学中文,还有怎么用QQ。“我到中国去,都不知道怎么用QQ,是我太太帮我申请好又帮我安装好。”有了QQ,两人经常用聊天。这么一来二往,两人很快就互生好感。“现在我们已经在一起六年了,和我在中国留学的时间一样长!”乔治甜蜜地说道。

北二外举办的国际文化节,乔治和太太联手推荐塞浦路斯

除了足球和做饭之外,旅游是乔治最大的爱好。在留学期间,乔治的班上有一个惯例,每个学年,学习成绩第一名的学生都可以免费去旅游。为了争取这个机会,每个学年的期末考试,乔治都卯足了劲儿考第一。“我靠着奖励免费去了中国不少地方,上海、苏州、洛阳、安阳……”到中国不同地方旅游,让乔治大开眼界,不仅体会了各地的风土人情和不同的思维方式,还品尝到了各地美食。


乔治的太太与2015年访华的塞浦路斯总统尼克斯 · 阿纳斯塔夏季斯 (左)合影

“我到中国之前从没吃过辣,从来不知道辣的感觉是怎么样的。”他在中国吃的第一道有辣味的中国菜是宫保鸡丁,那一次,他辣了三天。

乔治的父母第一次到中国时也提醒他,点菜不要点太辣的。但在那时乔治的心中,宫保鸡丁已经称不上辣,“只是甜而已”。乔治让父母品尝的第一道菜也是宫保鸡丁,结果他父母只吃了一口就开始抱怨“都说了不要点辣的”,乔治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辣的接受程度已经和初来中国的父母有了不同。

加上之后娶了一位“辣妹子”,乔治对辣味的接受程度更是有了突飞猛进,“我们在中国吃了很多次火锅,我非常喜欢。”到现在,在乔治在塞浦路斯的家里,还备有涮火锅的锅和四川火锅料。


回到塞浦路斯发展正逢其时

“塞浦路斯文化深受希腊文化的影响,希腊和中国一样,都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都对世界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东西方这两种文化的差异,让我对中国产生了巨大的兴趣。”乔治说。

两年预科及在北京师范大学一年的强化学习之后,乔治在北二外开始了正式的中文本科学习,包括学习中国历史、文化和古代汉语。

“老子在《道德经》里说的‘小国寡民’,我觉得说的就是塞浦路斯。”乔治说。在留学中国的最后两年,一到暑假,乔治就带着当时还是女朋友的太太到塞浦路斯玩。他们一起去海边晒太阳、冲浪、度假,“她非常喜欢这里的清新的空气”。


乔治带着太太四处旅游

骑着骆驼的乔治与太太

两人毕业之后,决定一起回到塞浦路斯发展。回来后没多久,凭着在中国留学六年的经历,乔治很快就接到了不同的工作邀约。“有去银行的,有去国际学校当中文老师的,还有其他公司的邀约。”最后,乔治选择了这家律师事务所,“除了离家近之外,他们给我的工资也很高,而且我可以认识很多人,有很多的机会。”乔治自豪地说。


塞浦路斯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展览会,乔治一同参展

“现在证明,我们俩的决定是正确的。”乔治说,“塞浦路斯目前的投资移民政策很开放,也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了解了塞浦路斯,中国人现在到塞浦路斯投资的项目很多。他们初来乍到,语言不通,会产生一些问题。而对塞浦路斯来说,他们也看到中国带来巨大的投资潜力,我和我太太就可以利用自己的语言优势,来为双方搭建一个沟通的桥梁,促进更多的中塞合作。所以说,我们回来得正是时候。”

在乔治加入这家律师事务所之前,由于没有人会说中文,律师事务所很少接中国的单子,“大概一年只能接两三单”。乔治加入律所之后,他一个月就要接十几个单子。


乔治和公司同事在塞浦路斯参加会展

乔治的太太现在在塞浦路斯银行工作,“我太太一直想在教堂举办一场浪漫的婚礼,我和她说,要在教堂举行婚礼,得加入东正教,她就随我入了东正教。”

在婚礼举行当天,新娘的父母、姐姐也一起从国内前来出席。盛装的宾客在教堂就座,伴娘和伴郎们在神坛左右排列整齐。当悠扬的管风琴声响起时,新娘挽着父亲的手臂款款走向前去,走到神甫身旁的新郎面前。可爱的小花童跟在新娘身后,将花瓣撒向观众席……

如今,乔治不仅成为了第一位能教中文的塞浦路斯人,这段在中国留学经历也让他同时收获了爱情和事业。回首这过去六年在中国留学的生活,乔治很感慨,自称“人生赢家”。

乔治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本《习近平谈治国理政》

乔治表示:“我下一步的目标有两个,一是促进更多的中塞合作,不仅是商业上的,还有文化上的;二是建立我自己幸福的小家庭。”

乔治认为,对塞浦路斯人来说,建造和设计自己的房子是最重要的。他已经在尼科西亚最贵的区——“相当于北京三里屯的使馆区”,买了一块地,建一栋自己的房子。然后就是有自己的孩子,“我要教我的小孩学中文,让他也说中文,然后把中国和塞浦路斯的友谊世世代代传递下去。”


本文出自《华闻周刊》第210期杂志,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内容合作,请发送电邮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扫描二维码下载“今日华闻”手机客户端,在线阅读或下载《华闻周刊》精装杂志。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橡林: 回复22 查看原文 09月14日 11:37
橡林: test 查看原文 09月13日 19:58
0.226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