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轻阅读 / 独家|牛津中国女生回应“翻垃圾吃剩饭”:不是抠而是…

独家|牛津中国女生回应“翻垃圾吃剩饭”:不是抠而是…


本文为微信公众号“华闻派”(ukwutuobang)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微信公众号后台留言或发邮件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最近,一个牛津大学毕业的中国女生,靠着回收速食店丢弃的食物和翻垃圾桶,每周只花5镑吃饭的新闻被英媒广为报道,之后也有不少中文媒体进行了跟进报道。


▲《每日邮报》的报道,其中“垃圾桶”(Bins)还写成了大写



▲《地铁报》的报道



▲中文媒体的报道


一时间,这些报道引发了争议,有人说她这么做只是为了省钱,也有人说她一个名校毕业生,这样做太“掉价”,也有人质疑她在为某款App进行炒作。



华闻君第一时间联系了故事的主人公Josephine Liang,面对突然蜂拥而至的“关注”,她有些无奈,并首次就争议对媒体进行了独家回应,她对我们说:翻垃圾桶的事,其实被媒体放大了。在跟着她去回收食物之后,华闻君发现,Josephine的背后其实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Josephine图片均由本人提供)。


谜团一:翻垃圾桶找食是日常?

Josephine的中文名叫梁景珮,是个香港女孩儿。景珮的学历背景令人羡慕,2010年到2014年,她在美国的科比学院(Colby College)攻读心理学与化学双学位(Psychology & Chemistry),2014年到2016年,她来到牛津大学,攻读全球卫生服务(Global Health Science)的研究生。


▲梁景珮在牛津辩论社(Oxfrod Union)

毕业之后,她又花了半年时间在一家名为Year Here的学院进修社会企业课程,这个学院旨在帮助学生解决社会问题。

现在的景珮,一半时间在做DayOld Eats的食物分享运动推广者,一半时间在为一家非营利性的公司工作。

为了体验回收食物的不易,一个周四的晚上七点,我们跟着和景珮去了伦敦市中心一家叫Gail’s的面包店回收食物,这也是她在DayOld Eats的工作之一。


▲《华闻周刊》视频截图

见到景珮之后,店员一指地上两大袋东西,示意这就是今天他们要“处理”的食物。而这些面包,只是这间面包店一天要丢出去的数量。每个袋子拎起来有十几斤重,但这对于景珮来说已经司空见惯。


▲《华闻周刊》视频截图

在感谢完店员之后,她熟练地拖着袋子往外走,从背包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几个超市购物袋,看着我们疑惑的眼神,她笑着和我们说:“这些袋子已经被洗干净了”。

她一支手撑开装着面包的袋子,另一支手用餐巾纸包着手,小心翼翼地把一个又一个的大号面包分装在购物袋里。


▲《华闻周刊》视频截图

很快,两个购物袋就装满了,她又拉开书包拉链,不一会儿,书包也装满了。她经常一个人,手提肩挑地走街串巷回收各个店铺不要的食物。


▲《华闻周刊》视频截图

其实,去这些合作的食品店回收食物才是景珮的常态。“有时我们还会把一些回收卖给一些公司做午餐,比如25人份的食物,我们会以35镑(包括送餐费)卖掉,然后把钱捐给慈善机构。”

她每周会去Pret a Manger(一家连锁速食店)做义工。景珮每次去Pret,都能拿到三十到五十份食物,有寿司、沙拉和三明治。回收的食物中,10%的食物可以留给自己,其他的90%,他们会通过Olio,发放给一些食不果腹、需要帮助的人。


她还经常通过Olio去回收一些食物,一般是小店。

▲《华闻周刊》视频截图

最后,才是媒体有意无意放大的从垃圾桶里找超市丢掉的食物,这部分只占她获取食物来源的5%。“去翻垃圾桶是我做食物分享运动推动者的工作的一部分,我要收集英国超市扔掉食物的原因、时间和地点这些信息,这样,才能让我们在做方案时有理有据。”

但在英媒的报道中,焦点和争议点也基本都集中在她翻垃圾桶的事上。“他们(《地铁报》)在拍我的时候,特地叫我去翻垃圾桶,那天的天还比较早,很难找到垃圾桶有什么超市丢掉的食物。”


▲《地铁报》视频截图

“你知道吗?很多在垃圾桶里的食物,一分钟之前可能还摆在超市的货架上,一分钟之后就躺在了垃圾箱里,甚至有些连包装都没拆过,就直接扔进了垃圾箱。”景珮说。

“这是因为超市有相关的规定,在超市关门之后,不准把这些过期的食物送给有需要的人。而英国的法律比较保护商家,没有相关的法律规定要求超市要这么做。所以,为了避免因食物过期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大多数超市的做法就是直接把食物扔进垃圾桶。如果你自己从垃圾桶里找出来,那么所引发的后果,他们不用承担任何责任。而造成生产过剩的根本原因就是,一些超市为了提高竞争力,永远是让消费者看到琳琅满目的货架,而不是销售一空的货架。”


景珮告诉我,一些超市员工不忍看见大量的食物被丢弃,就把这些干净的食物装在另一个袋子里,然后悄悄告诉一些无家可归者和他们这些食物分享运动者,让他们去取。

“在大伦敦地区(Greater London),很多超市都是把垃圾桶锁起来,他们不想让别人知道,到底有多少食物被浪费。”


景珮曾经看过一个纪录片,有的英国超市一次丢出来的食物可以塞满一个空房子。

景珮说,每次她从垃圾桶里找食物的时候,她并不觉得有什么抵触。“在吃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不会想,这些东西是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而是在想,这些食物从哪里来?再从食物的产地和我捡到的地方,来推算资源浪费的成本。很奇怪吧?”因此,她反而觉得翻垃圾桶是一种乐趣,她每次都能翻出不同的东西来。


▲景珮在垃圾桶里翻出的食物

景珮还记得,她第一次翻垃圾桶,是去伦敦东边的斯特拉福德的蔬菜水果批发市场,叫New Spitalfields Market

她清晨起床,赶在七点半关门前到达这个批发市场。当她和另一个个子小小的中国女生拖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到了那里之后,一些人告诉他们:“你们走错了,机场不在这里。”

“不过,伦敦人还是很善良的,我们说我们是来捡丢弃的食物之后,他们还很好心地告诉我们,哪里有食物可以捡。”景珮笑着说。


▲景珮又一次“满载而归”

“那里的食物多得惊人!有人要给我们他们不要的香蕉,香蕉多到把我们的行李箱都撑破了。对他们来说,可能他们只丢掉了比例很小的食物,但是由于他们每天的交易量惊人,所以百分之几的食物也是一个很大的量。”

由于捡了太多的香蕉(大约有30公斤),景珮把香蕉都做成了香蕉蛋糕,分给了无家可归者。

作为女孩子,景珮的家人也会担心她吃从垃圾桶里捡来食物的卫生问题,“不过我爸妈还是很理解我。”

▲景珮在自己的Ins上分享自己回收来的食物,也是为了让父母看到

即便食物的来源是垃圾桶,但是作为牛津大学全球卫生服务专业的研究生,景珮在把这些食物带回家之前,会特别检查这些从垃圾桶来的食物。“如果是超市的食物,一般是糖果和饼干比较多,只过期了一两天,一般都没什么问题。一些超市,会把过了‘Best before’日期的食物扔出来,但是,这并不代表一旦过了这天,这些东西突然就不能吃了。当然,我会先观察整个丢弃的环境是不是干净,再看个别的包装是否有破损,然后会打开闻一下是否有异味。”


▲景珮和牛津的同学们

“你曾经拉过肚子或者吃了东西有不舒服的感觉吗?”

“没有,从来没有。”

▲网上有人评论景珮从垃圾桶找食的行为“恶心”

 

其实,早在2013年播出的纪录片《你所不知道的西方世界》里,威斯敏斯特大学教授戴雨果(Hugo de Burgh),也曾经跟着利兹的一些“反消费主义者”开着小货车,去翻过垃圾桶,他们也同样是收获满满,,甚至一些没过保质期的食物也被扔出来。


▲《你所不了解的西方故事》视频截图(图片来源:央视网)



谜团二:就是抠门?

景珮把自己每周购买食物的预算控制在5-10镑,当作对自己的一项挑战。这项挑战,她已经坚持了半年之久。

她这么做,当然并不是买不起或者舍不得买食物,而是希望通过身体力行,“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即便被我们浪费的食物,种类也是很丰富的。也有很简单的方法来减少食物的浪费,就看你愿不愿意去做。”

景珮从来不买正价食品,即便没有拿到回收的食品,她也只会买一些贴了“黄标签”(贴有当日过期打折标签)的食品,或者是用Too Good To Go的手机应用,花很少的钱换取别人不要的食物。有时只是为了“吃好一些”或者“吃一些自己想吃的东西”,“有时还能拿到红酒”。


▲在超市挑选“黄标签”食品的景珮


这次她回香港,她会见一些当地的食物分享机构的负责人,向他们了解香港的食物分享体系。

“其实在英国,一家最大的食物回收组织叫Food Cycle,就是香港人建立的,目前已经有十多个分支,所以我们中国人在这方面还是出了很大的力。”


这让景珮更加坚定了一个信念,要把分享食物这一理念带到香港,最终带到中国内地去。“中国内地现在发展得这么快,如何防止食物浪费将是一个很大的课题。”

景珮喜欢把省下来的钱拿去旅游,她还在筹划一个项目,在旅游的同时做一个项目,收集全世界不同国家的人,延长食物保存时间的方法,来对抗食物浪费。“像我们中国就有皮蛋,用腌制鸡蛋的方式来保存食物,欧洲各地也有各种方式来保存食物,也想以故事的方式来做记录,呼吁大家珍惜食物。



谜团三:和Olio联手炒作?



景珮在接受英媒采访时,还反复提及一款她经常使用的回收食物应用Olio。

一些媒体和英国网友据此质疑,景珮的故事其实是在帮Olio在媒体上做公关。甚至怀疑景珮所工作的食物分享组织DayOld Eats,就是她一直推荐的食物分享平台Olio的创立公司。


▲网友质疑景珮在为这款手机应用做公关


对此,景珮向华闻君进行了独家回应,她说她觉得很无语,并郑重申明:“Olio和DayOld Eats完全是两个独立的组织。”

一些媒体甚至根据一篇在Olio上的文章截图(下图),就推断Olio是DayOld Eats的初创企业。景珮称:“其实这篇文章只是一篇博文,是Olio在2016年去DayOld Eats参观之后的感想。而我在今年9月才接手的DayOld Eats,我每周用5镑买食物的这个挑战完全是一个副项目,和任何组织并没有任何利益关系。” 


写到这里,华闻君再次回想起那个下着小雨的夜晚,跟着景珮去回收面包的经历。一个流浪汉出现在我们身后不远处,他开始翻这家面包店扔出来的垃圾,看起来是在找东西吃。景珮把大半袋回收来的面包塞给了他,流浪汉连连感谢,但是仍停不下翻垃圾的双手。


▲《华闻周刊》视频截图


等他走后,华闻君去看他翻的那袋垃圾,里面除了一些吃剩的面包,还混着烟灰、茶叶渣和餐巾纸(下图)。


如果那天他运气不好,没遇到景珮,他吃进肚子里的将是这些食物。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橡林: 回复22 查看原文 09月14日 11:37
橡林: test 查看原文 09月13日 19:58
橡林: 这些文件指出,为实现2020年的二氧化碳减排目标,届时英国40%的电力供应必须源自风能 查看原文 08月09日 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