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设计 / 专访马克西姆:弹钢琴没想出名,只为了逃离战争与苦难

专访马克西姆:弹钢琴没想出名,只为了逃离战争与苦难


我问马克西姆,如果用三个关键词概括克罗地亚,他第一时间想到什么?“极美的(Stunning)、无忧无虑的(Carefree)以及……”第三个词他想了很久,然后看着我的眼睛说:“幸运的(Fortunate)。生来是克罗地亚人,我感到很幸运。”

很多人专门从世界各地来到克罗地亚旅游观光,被这里的美景俘获,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则每日享受着自然的馈赠。

很多次,当马克西姆躺在阳光里,乘着船,向海岛驶去时,他都打心眼里觉得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感激这个国家给与他的一切。


▲接受《华闻周刊》专访时的马克西姆

与他的助理约采访时,我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能见到马克西姆·姆尔维察(Maksim Mrvica)。本以为他本人会在纽约、巴黎或是悉尼,草草地与我通上一通电话,给我一些官方的答复。没想到,今年夏天他回了家,和普通的克罗地亚人一样过夏天——在海边度假。

采访的地点约在河湾半岛上的度假村,马克西姆来时穿着休闲短裤,戴着墨镜,都是享受阳光沙滩的标配。聊天中,他也总是时不时指着河对岸对我说:“对面就是我长大的地方,是不是很美?”带着一丝骄傲和满足感,让我也开始羡慕起来。

▲在当地一个旅游度假村里,马克西姆接受了采访

马克西姆的家乡是亚得里亚海沿岸的一座小城希贝尼克(Šibenik)。这么多年了,它仍然没有修建机场,来这的唯一方式是大巴车。长途汽车站给人一种中国三线城镇的感觉,只不过干净许多,似乎本地人也并不需要快速到达哪里,生活慢慢地过下去就好了。

▲希贝尼克公园里席地而坐聊着天的年轻人

这个只有3万人口的城市,是现存最古老的克罗地亚人聚居地,曾先后被威尼斯共和国、拜占庭帝国和匈牙利王国争来抢去,也无数次抵抗过奥斯曼帝国的攻击,它一直没倒,不仅养育了最早的克罗地亚人,也为后人留下了四座堡垒和教堂。

远眺着堡垒断裂的残址,我们谈到了90年代发生的那段往事。


克罗地亚战争开始的那年,马克西姆只有15岁。“年轻人更加难以理解为何有战争,因此更加害怕。”那几年的大多数时间,全家人都躲在地下室里,学校关了,生活也似乎停滞了。

地面上,克罗地亚军在枪林弹雨中保卫这座城市;而在地下,对未来抱有希望的人们仍在努力活着。

“虽然战乱持续了很久,但我知道不能因为战争而迷失自己,生活仍要继续,钢琴是我精神上逃离战争的一种方式。”


尼采在《偶像的黄昏》中写道:“没有杀死我的,让我变得更强。”虽然凯莉·克莱森将这诗句唱成了流行歌,但它仍然深有道理。

马克西姆说道:“当你还是一个青少年时,就见过、经历过那么可怕的事情,以后的你只会变得更加强壮,更加坚定。毕竟连生命都被威胁过的人,也没什么好怕的了。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从此我看世界的角度都变了,我的生命里再不会出现比战争更可怕的事情了。”眼前的马克西姆轻描淡写地说。


在老师的鼓励下,他继续练琴。1993年,18岁的马克西姆在首都萨格勒布举办的音乐比赛中获得了冠军。

“从什么时候感觉到钢琴就是你未来的事业了?”

“九岁。”马克西姆笑了笑,“说来也奇怪,我的家人朋友,身边所有的人都不听古典乐,谁也不知道我的爱好从何而来。”

“仿佛是我生来就知道,自己以后会学习音乐,自然而然地就觉得,未来的事业就是它了。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点。”


从被经纪人梅尔·布什发掘出来做跨界钢琴表演起,马克西姆这个名字红了。不仅欧洲人知道了这位年轻人,整个亚洲也因为他过人的才华和帅气的外表而封他为“钢琴王子”。

现在想想这一切都很疯狂,“我出生在一个小地方,没想过能和大城市的人比。每次参加比赛,我都抱着‘千万别是最后一名’的想法。”

虽然从小喜爱并接触古典乐,但马克西姆从未想过用一种音乐表现形式拘束自己。他一直在尝试并探索不同的音乐,保持着与生俱来的好奇心,“我像是做实验一样,将电子乐与古典乐混搭在一起。”

“你觉得这是大家爱你的原因吗?给他们新鲜的、与众不同的东西?”

“不只是因为这个。”马克西姆想了想,继续说道:“我觉得还有我的真诚。每次我表演的时候,都倾注了全部的情感,就像是脱光了站在人们面前,毫无掩饰。”


激情从何而来?他说是因为对音乐的喜爱,因为他就是这样的性格,同时也因为众多音乐大师的杰作感染了他。

谈到儿时的音乐记忆,马克西姆说到,小时候每家每户都有盒式录音机,里面成日放着传统克罗地亚音乐的磁带。克拉帕(Klapa)翻译过来是“一群朋友”,是当地特有的一种无伴奏合唱,2012年被收录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

▲克罗地亚人声合唱克拉帕

让马克西姆获得灵感的,不仅仅是传统音乐,竟还有酷玩乐队(Coldplay)。他告诉我,在下一张专辑中,他会将流行音乐“搅拌”进钢琴演奏中,“第一次,我要尝试更加主流、商业的音乐,比如把酷玩乐队的歌改编成古典版本,比如《星球大战》系列电影中耳熟能详的音乐,肯定会非常有趣吧!”说完,他大笑起来。

《克罗地亚狂想曲》是目前为止马克西姆最为人熟知的曲子,作曲人托彻·胡尔伊奇(Tonči Huljić)同样是克罗地亚人。不管他走到哪里,期待度最高的永远是这首。


马克西姆笑称,他的同胞是一群坚定又温暖的人们,“仅仅几十年前,我们通过非常血腥的方式赢得了国家独立,因此每个人都很感激有现在的生活。虽然这个国家只有400多万人口,不算多,但我们很团结,也很自豪。”

“我对这首曲子的理解也在改变”,2003年的《钢琴玩家》和2008年的《马克西姆:精选集》都曾收录此曲,2015年的最近一张专辑更是以它命名,“有些乐迷最早认识我就是因为这首曲子,时隔这么久,他们应该能听出我随着年龄增长在演奏时的变化。”


长大成人之后,马克西姆一直在漂泊,他去过布达佩斯深造,到过巴黎寻求名师,成名后他经常巡演,在不同时区的酒店房间醒来,飞行路线覆盖了地球上空的大半。

“是否会突然忘记家乡什么样子了?”

“我今年就回来了呀,给自己好好放个假。”


本文为《华闻周刊》原创文章,原载于第209期杂志,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内容合作,请发送电邮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橡林: 回复22 查看原文 09月14日 11:37
橡林: test 查看原文 09月13日 19:58
橡林: 这些文件指出,为实现2020年的二氧化碳减排目标,届时英国40%的电力供应必须源自风能 查看原文 08月09日 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