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察评论 / 和中国合作,巴尔干准备好了吗?

和中国合作,巴尔干准备好了吗?


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在中东欧地区可以找到对应的关键词——“三海倡议”。提出这个概念的就是2015年上任至今的克罗地亚总统基塔罗维奇。


图:克罗地亚萨格勒布大教堂

所谓“三海”,指的是亚得里亚海、波罗的海和黑海。理解“三海倡议”的概念并不难,翻开欧洲地图就能清楚地看到:亚得里亚海西岸是意大利,而东岸则分属克罗地亚、波黑、塞尔维亚以及黑山等巴尔干地区国家。沿着亚得里亚海东岸国家再向北,先是途经拉脱维亚等波罗的海三国,继而到达以格鲁吉亚、乌克兰和保加利亚等国为代表的黑海地区国家。

上述诸国,人均GDP能与身为“七国集团”成员的意大利相提并论的,至今也找不出一个。但从地区体量和战略地位来看,三海地区列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2012年的华沙会议,让中国与中东欧国家“16+1合作”应运而生。

中国与中东欧16国谈合作,从地理人口角度来看,有些不可思议。中国的领土面积为963.4万平方公里,是中东欧16国的领土面积总和的7.2倍。中国的人口13.7亿,是中东欧16国人口总和的11.4倍。但现实生活中,在“16+1”的概念问世之前,这16国对于中国人来说已经不陌生了。这主要是因为中东欧16国,个个都有引以为豪的“国家名片”——阿尔巴尼亚的电影、波兰的肖邦、捷克的米兰·昆德拉、罗马尼亚的体操、克罗地亚的足球,还有只有尝过才知道味道有多好的保加利亚玫瑰果汁。不胜枚举的例子,就是这些国家的软实力体现,至今对于世界都产生着影响力。


图:克罗地亚的航海业发达

但正如“软实力”的概念缔造者、哈佛大学学者小约瑟夫-奈所说,软实力能否持续发挥力量,很大程度上还要依赖国家的硬实力,尤其是经济实力。在经济发展上,环视中东欧16国,虽然都较上世纪有了很大的起色,但与西欧国家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巴尔干地区尤为突出。

巴尔干地区在这个世纪如何同中国携手发展?合作前景究竟有多乐观?克罗地亚总统基塔罗维奇在2015年当选之后,就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出了“三海倡议”,认为应推动亚得里亚海、波罗的海和黑海地区国家之间的合作。在这位克罗地亚独立以来当选的首位女总统看来,“三海倡议”是可以和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有效对接的。

海洋资源无疑是克罗地亚最大的对外合作优势。这个国家拥有七个可以停泊大型远洋轮船的海港,其中从里耶卡港出发不仅可以贯通全境,还通达整个欧洲。借助港口上的项目对接,旅游业、货物运输和经贸合作都足以成为中国与克罗地亚的优势合作领域。


图:克罗地亚的重要海港里耶卡

基塔罗维奇不是第一位向中国表达积极合作意愿的克罗地亚总统。她的前任当中,约西波维奇曾身着唐装,学写毛笔字,向中国外交官学包饺子。而另一位前总统梅西奇更是在任内连续四年前往当地华人家共度春节。这些政治家们的所言所行,是多数西方国家政要所不能及的。也正因为如此,克中两国的民间往来也日益紧密。

在巴尔干地区,和克罗地亚政界的对华态度相比,塞尔维亚也毫不逊色。在这个国家的北部工业城市斯梅代雷沃,40多岁的杰丝敏是斯梅代雷沃钢铁厂的一名普通工人,如今这家企业已经被中资企业收购。对于百年企业走到这一步,杰斯敏并不觉得有什么好沮丧的,而认为这正体现出了世界的变化,而塞尔维亚人选择了明智的发展方向。

杰斯敏的想法,显然是受到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所领导的执政党影响。毋庸置疑,塞尔维亚近些年的经济增长速度令人刮目相看,尤其是在去年经济增幅超过德国两倍之多。国家能走到这一步,在塞尔维亚国民看来,关键在于始终没有放弃申请加入欧盟,同时又与中国这样的大国,加强合作,才让塞尔维亚走出了南联盟解体后的颠沛国运。


图:克罗地亚斯普利特的马特朱斯加(Matejuška)渔港

但在克罗地亚,塞尔维亚的近邻当中,还有一些国家的发展是缓慢的,其原因仍然是民族问题。

在维也纳的中央咖啡馆,我和维也纳大学资深学者卡明斯基一边喝咖啡,一边聊巴尔干地区的发展前景。说话间,咖啡馆窗外,往来电车不断驶过。

维也纳的电车和萨拉热窝的电车从外观上很相似。这并非偶然,萨拉热窝市区能行驶有轨电车,就和昔日的奥匈帝国有关。

1913年夏天,浑然不知自己一年之后就将命丧萨拉热窝拉丁桥的奥匈帝国王储斐迪南大公,当时醉心研究的就是电车和火车。当年的他一直在想,如何能将这些当时的先进交通工具铺设布满自己日后统治的疆域。维也纳虽然是首都,但出于安全考虑,奥匈帝国决定先在萨拉热窝尝试有轨电车。虽然有充当试验品的意味,萨拉热窝被选中也是其地理位置突出的体现。

卡明斯基不是活在帝国时代的遗老遗少,他虽然认为塞族人不应该刺杀斐迪南,但也不认同奥匈帝国的殖民政策。在他看来,问题的关键在于,在过去太长的时间里,巴尔干半岛上的不同的族群,总是在尝试借助不同的国际力量征服同胞,以便独占权力。

在萨拉热窝,我也曾与时任中国驻波黑大使董春风谈到对波黑现状的看法。这位在巴尔干工作多年的外交官也感慨,族群矛盾对于波黑未来的制约性很大。1992年重新建国的波黑,族群派别仍然各行其是,对于国家发展最大的影响是,几乎任何基建发展、经济改革都会因族群间的看法不同而被拖延。他认为,就算是巴尔干地区国家都有机会加入欧盟,那么波黑也会是最后一个有机会的国家。


图:克罗地亚戈斯皮奇(Gospić)的集市

对中国来说,和巴尔干地区国家合作,前景是显而易见的,但耐心也需要有,因为谁也无法回避当地的国情现状。中国投资者尤其需要关注的是这些国家与欧盟的关系。中东欧16国中,多数都是欧盟成员国。这也意味着中国与它们的合作,不得不考虑到欧盟因素。

另一方面,不仅是巴尔干地区,整个中东欧16国都还没有形成稳定共同体,它们具有多样性,在国家规模、经济发展水平、历史文化、民族宗教以及与大国关系等诸多方面存在很大差异。

但无论如何,“三海倡议”或者“16+1”,都具有令人期盼的愿景,毕竟一战已经结束了超过百年,世界格局也出现了大变,这些经历太久动荡伤痛的国家,都不会认为自己还有继续停滞发展的理由。


本文为《华闻周刊》原创文章,原载于第209期杂志,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内容合作,请发送电邮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曹劼

凤凰卫视驻英国首席记者。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橡林: 回复22 查看原文 09月14日 11:37
橡林: test 查看原文 09月13日 19:58
橡林: 这些文件指出,为实现2020年的二氧化碳减排目标,届时英国40%的电力供应必须源自风能 查看原文 08月09日 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