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 | 一个国民党抗日老兵的彩虹眷村
六月份的台湾中部迎来盛夏,35度的高温已是暑气蒸腾,艳阳下,柏油路反射出银灰色的光芒,我一路来到台中市南屯区的干城六村。印象中,占地10公顷的眷村老房舍已不复存在,仅剩下一片陌生的翠绿草地,等待都市改 [...]
解密中国第一高楼的绿色基因
由于上海外滩跨年的踩踏事件,使得原定于1月1日晚开亮的上海中心(Shanghai Tower)新年灯光秀被取消了。上海中心错失了一次向世人展示它酷炫外形的机会。这座于2014年8月3日成功封顶的摩天大 [...]
老有所为,一座城市的修养
人终将老去,但老去并不一定等同于“离席”。一座城市的修养,并不仅仅体现在它宏大的架构、华丽的景观之中,还体现在它与人的关系之中。如何让正在或已经老去的那一群人在这里有尊严、有意义地生活,能够多大程度地 [...]
城市建筑中的万物生机
这一期“城市”栏目,讲述的是伦敦建筑中的万物生机与城市屋顶的草木春秋,探讨的是在伦敦这样一个繁忙的国际大都市中,人们如何通过决策、城市规划与建筑设计来保持及增加生物的多样性,让人与自然万物相携共生。“ [...]
伦敦的闹市林泉:在快城市过慢周末
任神思游走,天马行空。时光缓缓,不知人间何世,水疗师柔婉的声音从近旁传来,才让人省悟自己正身处伦敦繁华闹市。周六 10:00am - 11:30am乐声清远,薰香氤氲,在这个幽静的环形空间之中,让人恍 [...]
“小城市”剑桥的大格局
在剑桥市政厅幽谧古雅的会议室里,我甫一坐定,尚未开言,剑桥市议会议长路易斯·赫伯特已从自己的棕色文件包中掏出了厚厚一叠关于剑桥的背景资料。对于此次的采访,他显然是有备而来,答问时逻辑清晰,各种数据和信 [...]
华闻专访:伦敦的“地下迷城”
“是所有死去的伦敦催生出了这个万世的宠儿。”福德·玛多克斯·福德(Ford Madox Ford)在《伦敦之魂》(The Soul of London)中如是说。从清晨到黄昏,无数的人走过伦敦错综复杂 [...]
     <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