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寅舟:坐在人脉资源的金矿上
文 林卉卉 人物摄影 王潇珏 部分图片由伦敦商学院提供 发布时间:2015-01-05


伦敦商学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简称LBS)的校园坐落在摄政公园(Regent’s Park)的边上,从学校的铁栏杆外,一眼就能望见它标志性的白色圆顶。在伦敦商学院的校园里,我们见到了2014届MBA毕业生潘寅舟。他穿着一身深蓝色西装,外面套着笔挺的风衣,镜框里透出犀利的目光。拍照时,潘寅舟喜欢把领子竖着,十足英伦风。

2014届MBA毕业生潘寅舟

2012年,潘寅舟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辞掉了在伦敦巴克莱银行的工作,到伦敦商学院读MBA。两年的全职学习,光学费就要6万多镑,而这只是花销中的一小部分,其他诸如生活费、社交费和做交换生的费用才是大头。“伦敦商学院这样的名校,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去的。如果错过了这样的机会,那才真是得不偿失。”回顾两年的全职MBA学习,擅于计算投资回报率的潘寅舟觉得,结果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之前做金融是因为这两个字听起来很诱人,但现在我能更清晰地看见每条职业发展道路的吸引力在哪里,劣势在哪里。”他说,更重要的是伦敦商学院带给他巨大的人脉网络,就像坐在一个人脉资源的金矿上。

2005年,潘寅舟来到英国,在诺丁汉大学读商业管理本科(Business Management)。毕业之后,一心想进银行工作的他,顺利地在巴克莱谋得了一份集团财政部门(Group Treasury)的职位。四年里,他一路做得顺风顺水。按常理来说,即便不辞职,也能安稳地获得一份比较满意的薪水和职务。但潘寅舟觉得,就这样做下去,路也许会越走越窄。“首先,我拿的是本科文凭,以后发展的空间会受限;其次,如果能去读MBA,可以对自己的能力和职业发展进行重新审视;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希望借助MBA带来的人脉,让我的职业发展有各种可能。”“人脉”——这是我在采访中听到潘寅舟提到最多的一个词。

哪所学校最适合自己?潘寅舟的目标很明确:一定要去最顶级的金融学府。他只申请了两所商学院——伦敦商学院和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Wharton Business School)。最后,他选择了伦敦商学院。潘寅舟主要考虑伦敦更适合他的职业规划,不仅仅因为可以更好地拓展他在伦敦已有的事业基础,还提供了未来回到亚洲工作的机会。他解释道:“欧洲和亚洲市场的关系更为紧密,尤其是金融市场。人民币的结算中心不在纽约,而在伦敦、法兰克福和卢森堡。欧洲人已经了解到亚洲市场的重要性,无论我未来去香港还是在亚洲其他地方发展,在伦敦的学习和人际背景会更有优势。” 

伦敦商学院的录取被称为全球申请难度最大的商学院之一,在每年3000多名申请者中,只有400名会被最后录取。除了常规的第一轮资料筛选之外,面试是一道很大的坎。有别于其他商学院的面试,伦敦商学院在面试时别出心裁,不仅会请校友来进行面试,而且这位校友还常常是和申请人的背景相关联的行业资深人士。潘寅舟的

“面试官”就是一位Lloyds的常务总监(Manager Director)。在面试时,针对潘寅舟的个人情况,他提出了一些投行和金融行业的问题。

在《金融时报》的全球商学院MBA项目排名中,有两项很重要的评分标准,分别是薪金增长指数(Salary Increase)和就业率(Employment)。面试官在面试时也对潘寅舟的职业规划也提出了相关问题,判断他未来的职业走向。对潘寅舟来说,与其说是面试,不如说是聊天,“看看你和他们是不是一类人,从商学院走出去之后是不是能有更高的平台。”进入伦敦商学院学习后,潘寅舟惊喜地发现,同班同学的文化背景和专业十分多元化。在潘寅舟的学习小组里,一共七个人,没有相同的国籍。除了另两个来自银行金融业的同学外,其余三个人分别在咨询业、工程技术业和军队工作,外加一个创业的企业家。在上课时,潘寅舟能深刻地感觉到不同的专业和文化背景带来的好处。他说:“最典型的一件事就是,我们在分析一个关于苹果公司的案例时,除了老师的讲述之外,以前在苹果工作的同学会从苹果公司内部来分析这个案例,而曾在三星工作的同学则会从主要竞争对手的角度来对其进行评价。”

在入学时,伦敦商学院曾对2012级MBA学生的工作经验做了一个统计,学生的平均工作经验大约是5.8年。潘寅舟给我算了一笔账:把这个平均工作年限乘以400,相当于有2000多年的工作经验。“这些来自各行各业的工作经验汇聚成一个很大的宝库,成为我们宝贵的学习资源,这些一手的资料是其他专业学不到的。”

与其他商学院不同,伦敦商学院的MBA课程比较灵活。在第一学年和第二学年之间会有一个夏季实习期(Summer Internship),很多同学会选择到不同的公司实习,甚至有些同学会选择到两三个不同的公司实习,这就大大延长了实习期。伦敦商学院并不会硬性规定学生在学期内必须修满多少学分,所以学生可以自由地切换实习和上课时间。潘寅舟就有不少同学在一个学期内一个学分都没拿,但在完成实习之后再回学校补学分,“这在其他顶尖商学院是看不到的。”

伦敦商学院有着世界上最好的交换项目(International  Exchange Programme)。潘寅舟自豪地说:“我们可以从伦敦商学院30个合作商学院中挑选一所去做交换学生,美国、欧洲、香港、中国、印度、澳大利亚最顶尖的商学院都可以去。”潘寅舟去了他心仪的另一所商学院——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MBA不仅仅是你学了什么,而是你拥有什么样的人脉。”潘寅舟花了六个月在大洋彼岸的沃顿商学院学习,在这期间,除了上课之外,他还去见了各种各样的人,和各行各业的人打交道,这让他的人际网络又扩展了一圈。

商学院学生的求职和招聘也非常注重学生的社交能力(Networking),潘寅舟解释道“其实MBA的招聘就是对自己人际关系网的检验,很多同学在找工作的时候就是去找自己的校友,这是最快也最有效的方式,包括我自己。”所以当其他商学院纷纷组织活动来伦敦与招聘企业见面,在伦敦的潘寅舟和他的同学们则占据地利,每周可以在家门口参加这样的活动。在第一年的夏季实习期之后,潘寅舟顺利地拿到了汇丰银行(HSBC)的录用通知,从事债券资本市场(Debt Capital Markets)的工作。毕业之后,潘寅舟的同学们进入了很多不同的行业,去了不同的国家和城市,当然一大部分还是选择了留在伦敦就业。这些散布在各大公司的同学交织成一个新的人际关系网。受惠于校友网络的潘寅舟,现在也开始回馈自己的学校,不但时常参加校友活动,还帮助在找工作的学弟学妹们提高求职技巧,分享自己的工作经验。

潘寅舟告诉我,校友网络是商学院最有价值的资源之一。许多校友都以不同的方式回馈给学校,不仅贡献时间参加校友活动,面试新生,还会向学校捐款。伦敦商学院今年接受的几笔上百万英镑的捐款就都是来自校友,其中包括了前任阿里巴巴的首席运营官。“我的好多同学在没有毕业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向学校捐款,而另一些同学会选择在毕业当天或是毕业拿到第一笔工资之后向学校捐款,应届毕业生的平均捐款在一千多镑左右。”校友通过这样的捐款,让学校能有更好的资源,更有竞争力,从而有更好的发展。

毕业之后,潘寅舟还是会定期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正式或非正式的活动。在今年9月,伦敦商学院成立50周年的时候,他受邀回校参加庆典,与分散在全世界各地的伦敦商学院的校友又再次聚集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