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致衡:站在欧洲之肩学习经营
文/摄影 胡湃 发布时间:2014-12-08

      

2012年的夏天是何致衡最忙碌也最难忘的夏天:6月份欧洲足球锦标赛拉开战幕;自己在ESCP欧洲商学院(ESCP Europe)的EMBA项目即将举行毕业典礼;紧接着他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8月又是伦敦奥运会的全城狂欢。当他回忆起两年前的夏天时,依旧带着笑意:“我觉得那个时候特别的有意思,一毕业,我的小宝宝也出生了。”

刚出生的孩子不是何致衡毕业后得到的唯一礼物。他在电信系统与设备制造巨头爱立信公司的职位也从技术主管升职成为项目经理,管理着英国、罗马尼亚与印度等地近200名工程师与分析人员。“当时去读EMBA的目的很简单,我想从技术人员变成一个管理者。”他给出的原因直接了然。



               欧洲商学院的学生在图书馆里学习。(图片来源:欧洲商学院官方Flickr)



打破“玻璃天花板”

在决定读书之前,何致衡的工作还在伦敦附近的古城雷丁(Reading)。随着工作的调动,他和家人搬到了伦敦。想读书,又想继续工作,EMBA项目成为了他的选择。“我当时看了十几所学校和商学院。但是考虑到工作和家庭的因素,我最后把目光放在了雷丁大学亨利商学院、克兰菲尔德大学以及ESCP欧洲商学院这几所院校。最后选择ESCP欧洲商学院是我考虑了时间成本、校友的工作背景、课程设置等等因素做出的决定。”而这其中,何致衡考虑最多的是校友的背景,他还下了一番力气调查。“可能其他院校的名气更大。但是他们招收的学生相对经验比较少,我能够参考的地方并不多。而ESCP欧洲商学院的很多同学的个人经历和工作背景与我有相似的地方,我们工作的年限、职位以及来读书的目的可能会相同。”

ESCP欧洲商学院以国际化而著称,所招收的学生文化背景各异。2000年,在香港大学电子工程专业以一等荣誉学位毕业后,何致衡选择跨海到台湾工作,这让他在说普通话时偶尔夹杂了些许台湾口音。在台湾的诺基亚公司工作了三年半后,他去了德国,又在奥地利停留了一段时间。所以他会讲德语。2008年,何致衡来到英国,在爱立信公司领导一个团队处理国际客户的技术问题。又过了三年,当希望从技术人员向中高层管理人员转型时,他碰到了自己的“玻璃天花板”(指的是设置一种无形的的困难,以阻碍某些有资格的人在组织中上升到一定的职位)。“当我希望成为一名项目经理时,我发现自己对很多管理方面的东西并不十分了解。我是学理工科出身,所以我觉得需要补充一些管理方面的知识。”何致衡说。

面试是申请ESCP欧洲商学院必经的一项。学生们经常会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你觉得自己的弱点是什么?”虽然何致衡在面试时没有被问到这个问题,但提到弱点,他觉得恰恰这些是他需要在日后的学习中克服的,那就是他对管理知识了解得太少。他不知道该如何制定预算和控制流程,而这些恰恰是管理一个团队应有的技能。


在学校拥抱世界


在通过了申请、面试等一系列程序后,2011年1月,何致衡开始了他在ESCP欧洲商学院EMBA项目的学习。五个校区大概100多位同学,中国同学有3位。一名来自上海,一名则在北非的阿尔及利亚工作生活了很长时间。何致衡自己虽然长于香港,但是因为从小接受英式教育,他的思维模式与大陆学生截然不同。“开学的第一周所有同学都聚在了巴黎。这是第一次认识我现在的同学。刚开始,可能大家都会抱着一种试探的心态,我也是这样,比如观察一下同学都是什么样的人。”何致衡没有失望,他的同学们都是他期待遇到的人。” 

何致衡说,按照惯例,开学的第一周是ESCP欧洲商学院传统的导览会议周(Induction Conference Week),这一周不是普通的了解校园的导览周,而是让同学们用最真实的案例来了解一个企业的管理,分析可能遇到的商业上的问题。全班被分成了20多个小组。何致衡和他的组员们去参观了一位德国同学的工厂。这位同学是一家专门制造欧盟战斗机(Eurofighter)工厂的项目经理,直接对CEO负责。参观企业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了解企业的管理模式,也要针对这个企业提出问题,找到漏洞,得出解决方法。“这是我第一次跟一堆来自欧洲不同国家的同学在一起。他们的背景和学习经历都跟我不同。所以,我能看到每个人解决问题态度上的不同。比如,有的同学非常主动,会立刻提出问题和解决方案;有的同学性格比较慢热,先观察一阵子。我可能更喜欢观察,看看同伴的逻辑是什么样的,再在适当的时候给出我的意见。”回忆这段经历的时候,何致衡觉得,学校教给他的第一堂课就是让他学会了解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的思维方法。

EMBA的课程在完成三分之一的时候,就要开始准备毕业项目。何致衡和分别来自法国、奥地利、意大利、西班牙的同学组成了一个小组,项目是帮助法国同学的公司进入中国市场。他觉得组员之间的配合很默契:“最有意思的一点是,我们来自不同国家,每个人都有不同领域的背景。一间公司要进入一个全新的市场,首先要做的是了解当地的法规。组内奥地利的同学是一名律师,他可以找自己部门的人咨询相关问题。意大利的同学在财务方面比较有经验,就做账务模型,这样就帮我们节省了很多时间。”当然,在项目沟通中,同学们的交流并不总是十分顺畅。由于大家分散在各个国家,组员见面的机会仅限于当日课程结束后,大部分的沟通则是通过电话与网络会议。“因为学校五个校区分布在不同的国家,有时候需要提前沟通,好知道谁什么时候在哪个校区上课。”何致衡说。

与此同时,EMBA项目的同学也有了去世界各地参加小组研讨的机会。每年,ESCP欧洲商学院会在世界不同地方依次开展五场主题不同的小组研讨会,何致衡参加的那年选择了去印度:“第一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去过印度,觉得很好奇。第二也是因为印度的课题是和我的专业相关。”印度之旅也让他对世界有了全新的认识:一个国家内部贫富差距可以如此之大。在某些地区基础设施不是那么完善,但同时又拥有非常发达的科技产业。在印度的几天中,何致衡和他的同学们参观了德里的政府机构和诸多科技企业。而在研讨会结束之后,他飞去了上海,继续毕业项目的相关工作。


每个项目都是新的机会

“在上海的几天让我看到了一个新的中国。”何致衡说,“我之前对于大陆的了解没有那么的全面。而这次在上海也让我更深入地了解中国。”实施项目给何致衡带来的不仅是工作上的挑战与技能的增长,也使得他看到一个更广阔的世界。在上海的几天,他和法国的同学一起做了一场路演。最早路演仅限于证券发行领域,是针对机构投资者的推介活动,也让准投资者们深入了解具体情况。但现在,路演作为新型宣传推广模式,也成为了其他企业效仿的手法。

“我们要去见的人都不是我们的伙伴。我的法国同学请了一名中国的实习生,帮我们做了很多联络工作。在上海的两天,我们见了超过6家律师行,也见了很多财富管理、金融服务类的公司。”对何致衡来说,比较大开眼界的是,他接触了以前没有接触过的这些专业人员,得到了大量一手讯息。“当面所听到的专业人士讲出的想法远远比在网络上所获得的多。”他也是通过和律师行的交流才知道,如果一家企业想进入中国某地市场,也要和当地的商会建立起联系。

“路演对我们其实是一种启示,我也觉得自己找对了人。”何致衡说。也有一些律师行只是对他们外企的身份和所做的项目比较感兴趣,而这种沟通也可以让他们决定可以和哪些客户继续保持联络。

在毕业之后,何致衡依旧和同学们保持着联系。他们班每年会自发地组织举行大型的聚会,2013年聚会地选在了德国首都柏林,2014年同学们则集体相聚在意大利都灵,而明年他们约定在西班牙。每年9月,ESCP欧洲商学院在巴黎会举办校友日的活动。曾经作为欧洲一体化一部分,随着欧洲经济共同体成长起来的多校区商学院如今早已模糊了欧洲各个国家之间的边界。2012年,何致衡的毕业典礼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彼时欧洲杯球赛正酣。他与同学们在酒吧里观看了意大利对德国的半决赛。两国同学座位泾渭分明。“结果出来后,德国同学都不太高兴,而意大利同学都在唱歌。”那是何致衡唯一一次在ESCP欧洲商学院中感觉到了国别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