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的艺术与多样的表达 ——专访卡地亚英国公司常务总监Laurent Feniou
文 胡湃 图片由卡地亚英国公司提供 发布时间:2014-11-14



经过漫长的历史沉淀和洗礼,卡地亚已经从一个腕表与珠宝品牌渐渐地成为了一个符号。在欧洲,佩带着卡地亚的名流们被它衬托得更加夺目。在美国,它出现在饶舌歌手们的歌词中,与名利金钱一起成为了美国梦的一部分,但这远远不是卡地亚为自己设定下的品牌价值。与其他高级腕表和珠宝品牌相比,卡地亚更像是在制作可以流传下去的艺术品。可以出现在拍卖行中;也可以作为古董,拭去灰尘,单独放在特制的展箱里。

2013年,Laurent Feniou告别他银行的高级职位,空降成为卡地亚英国公司的常务总监。也是在那一年,卡地亚前所未有地加大了男性系列产品的设计。201410月底卡地亚在伦敦哈罗德百货公司开办了第一个全部为男性产品的展览—The Man By Cartier此次展览让公众的视线再次聚焦到这个将近有两百年历史的珠宝品牌

近日,在位于伦敦新邦德街的办公室里,Laurent Feniou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他回顾了卡地亚的辉煌历史以及现在传承和创新的历程,并向我们透露了这次展览的一些幕后故事。


Laurent Feniou

卡地亚英国公司常务总监

 Managing Director of Cartier UK



踏足奢侈品世界最重要的市场



《华闻周刊》:你于2013年加入卡地亚,成为英国公司常务总监,对品牌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Laurent坦白说,提到加入卡地亚的第一印象,最先到我嘴边的词应该是“激情”。当我加入卡地亚时,我发现了每个人对于这个品牌的热情。我团队的每个成员,都对公司的品牌、设计了如指掌。而这对我这个初次进入奢侈品领域的人来说则是不可想象的。



《华闻周刊》:你如何看待英国市场?

Laurent英国市场在我看来是奢侈品领域最具活力的市场之一,因为在这里我们可以了解来自不同国家的人。我们的顾客有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各国的人,此外还有很多俄罗斯和中东以及欧美顾客。不得不说,伦敦作为一个世界性的大都市,是少有的具有如此活力的市场之一。你看窗外的新邦德街,就是这个市场的缩影。


《华闻周刊》:中国市场对卡地亚来说意味着什么?

Laurent卡地亚当然看到了来自中国客户增长需求。因为如今伦敦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国际游客,而这其中中国游客占了很大比重。来英国和伦敦的游客们可以分为两种:一种像你和我这样的普通游客;而另一种则是有着更高端需求的游客。过去这种游客可以说是不存在的,卡地亚店中最近几年会说中文的店员数量也有所增长。当然,对有些人来说,可能会说法语的店员也有着吸引力。毕竟他们来到卡地亚,目的就是为了购买这些源自法国的设计。所以我们在店员的配置上多样化的比重也有所加强,而这其中中文服务主要集中在各种退税表格的填写上。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到英国来,但他们不一定会说英语。这时,我们的中文服务就派上了用场。有一天我在店中看到了他们是如何帮助来自中国的顾客填写退税单的


“大胆革新”是卡地亚字典里最重要的词


《华闻周刊》:之前卡地亚曾经在上海举办了一次展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那这一次在哈罗德百货公司的展览会有什么不一样?

Laurent这两次展览是两个不同的主题,但都很令人激动。这次,我们在哈罗德百货公司一层珠宝区的精品店与为期四周的临街限时店联手,把卡地亚男士活动推向高潮。在精品店里,我们将以Santos de Cartier系列腕表打头阵,展示卡地亚历年为男士设计的知名腕表。这款表是历史上第一只腕表,关于它如何诞生的故事,你也许听说过。1904年,巴西著名的飞行先驱Alberto Santos Dumont就因为在飞行时掏出怀表看时间不方便而委托卡地亚设计一款像手环的表,这样他伸出手臂就可以知道时间了,这款表也是卡地亚很多腕表的灵感来源,我自己非常地喜欢它。另外这款Tank系列,也十分漂亮,设计上也可以说是卡地亚的经典之作。我觉得这些腕表都可以传给下一代人。所以店中的展览就将展出这些腕表,当人们看到这些表时就会知道,这就是卡地亚独一无二的设计。



《华闻周刊》:除此之外,展览中还有什么看点?

Laurent这次我们在哈罗德百货公司的展览另一个特别之处则是这是卡地亚第一次举行单独以男性产品为主题的展览。我们希望能够展出一个独一无二的卡地世界。除了卡地亚的腕表和时计,也将有袖扣、皮具、书写工具、打火机等产品陈列其中。毕竟来哈罗德购物的男性顾客的目的也基本是来买男性产品。我们曾和中国知名影星刘德华合作过一部兼具优雅与现代感的短片,主题就是关于卡地亚一直以来所追求的精致的设计和创新。而这次哈罗德的展览中,我们也将展出两只极具未来感的概念钟表:卡地亚ID One和卡地亚ID Two。与这些腕表和时计一同展出的将有大量的短片和动画。希望前来观赏的顾客能够喜欢我们这次的展览。而在店外的橱窗我们则将循环播放短片《卡地亚:时间的艺术》。这些短片我们用了两到三年的时间制作,我个人觉得它们很不错。



《华闻周刊》:刚才提到了卡地亚的设计与创新,你觉得卡地亚是如何平衡经典与革新的?

Laurent首先卡地亚想做的是希望一款腕表能够代表所有者身上的某种特质。比如我很希望向你介绍这个系列:Skeleton系列。它们可以称得上是卡地亚的代表作,属于高级腕表的范畴,与其他腕表相比也更珍贵。它们像是卡地亚的腕表宣言。你现在看到的这些都是全新的设计。拿Ballon Bleu系列腕表来说,这一系列始于2007年,Ballon Bleu女表独有的大号设计让女性带着这款表出席正式场合与酒会都非常相宜。与1917年诞生的Tank系列相比当然是全新的设计。但即使推陈出新,我们还是会对经典款式有所继承,让其焕发新的光辉。无论如何,卡地亚的基因都存在其中。

而当我们谈论卡地亚的传统与变革时,我们的目光可以稍微放得长远一些。卡地亚的腕表和珠宝是少数几个会在苏富比、佳士得等拍卖会上现身的品牌之一。以男性产品为例,1914年、1920年设计制造的卡地亚腕表也是拍卖会上常见的拍品。这些腕表很有收藏价值,想要拍得他们的拍客也多得很。《卡地亚:时间的艺术》这部短片也基本上是在展现卡地亚的收藏价值。


《华闻周刊》:所以这一部分也是会出现在此次哈罗德百货公司的展览上?

Laurent展示卡地亚的历史是一件很自然的事。于我而言,《卡地亚:时间的艺术》是我们汲取力量的来源。这部短片可以说是整个展览的开始。而我们所展出的展品之中,也有卡地亚大胆革新的设计。“大胆”这个词对卡地亚来说很重要,没有这种精神也就没有卡地亚如今这些设计。比如我们有一只概念钟表,只有一个。这是一款机芯内部没有阻力的腕表。可以说是手工艺与技术另一个层次上的飞跃。而回顾卡地亚的历史,你也会发现卡地亚所走出的每一步都很大胆。在设计新的款式、外形的时候也是如此。而展柜的抽屉中也将有其他钟表作为展示。这些展品可以说是带着观众们追溯卡地亚的起源直到今天,甚至可以说,到未来。

另一件卡地亚在做的很有意思的事是卡地亚珍藏系列。我们会收购一些卡地亚早年的古董单品,这些制品多生产于1920年代,虽然和现在很多的产品看起来一样,但细看它们的弧线与细节则有着极大的不同。我们在收购之后会查阅档案,了解这件物品之前的主人和购买时间等等。我们还会对物品做全面的检查和翻新,这之后我们会重新出售。全球只有13家卡地亚精品店有这一服务。它是卡地亚的附加服务,但也是对卡地亚品牌历史与传承的解读。比如著名的神秘钟。这是一款非常漂亮的时钟,指针仿佛是漂浮着的,它们很稀有。有时候我们有幸收购到一个,可能在修复后卖出,也有可能加入到我们的藏品之中。卡地亚现在收藏了1500件藏品,历史可以一直追溯到1847年。这些藏品包括座钟、腕表、珠宝以及头饰。



《华闻周刊》:刚才我们谈到卡地亚不断地在尝试新的传播平台。你觉得卡地亚可以如何利用当下的技术革命?

Laurent是的。如今的技术让世界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相关联。我觉得卡地亚也与当今的技术革命紧密相连。你提到的那些在网上传播的短片都是很好的例子。人们看了之后会和他的朋友们分享。而我们的Facebook主页粉丝数也有大概三百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数字对于一个奢侈品品牌来说相当庞大。而我们在日本、美国和欧洲也提供网上购物服务。

对我来说,“数字实体化”是最适合形容当下的词。一个顾客可以先在他的电脑或者手机上看到一款商品的介绍,接着可能通过视频看到更详细的介绍。然后他走入店中,看到这款商品的实物,接着又拍下来,分享给他的好友,好友可能也会对这个商品有所评价。这一系列过程不是100%在实体店完成,又不是100%在网络上完成。这是一种融合,也是我使用 “数字实体化”这个词的原因。比如我们的一款订婚戒指,顾客们可以现在网上挑选价格与款式,这之后进入店中,也会对要买的物品有了更多的准备。我觉得这样的模式很有前景。这也是为什么我很喜欢一些时尚博主,他们在博客上推荐产品而且十分有影响力。我觉着这一变革对卡地亚的未来也很值得深思。



腕表让人有不同的表达



《华闻周刊》:你觉得什么样的人可以驾驭一块卡地亚腕表或者一件卡地亚珠宝?

Laurent这个问题可能没有答案。理论上来说,也许每个人都会希望拥有一块卡地亚腕表。而就我们的产品线来看,我们也为所有人设计了适合他们的腕表。比如,看着这块表,你可以想象不同的男性戴着它,也可以想象戴着所有这些表的其实是同一个人,这个人可以在工作时和周末时戴不同的腕表。我想,卡地亚腕表的魅力所在应该是全球化的,无论国别也不分性别,而这也是我们所希望达到的。于我而言,可能很多男性唯一让自己看起来不一样的应该是手腕上的那块表,他们着装的变化很少,如果要变,最可能变的是制服,也可能是套装与领带。但手表却展现出了一个人很大一部分的特色。在某种程度上,袖扣也是如此。但手表真的可以让人们表现出一点自我特征。我也希望卡地亚的腕表可以让人们有多种不同的表达。



《华闻周刊》:那你觉得哪款卡地亚的产品适合作为礼物赠予他人?

Laurent礼物很难定义,赠送礼物的形式与内容也多种多样。一个钱包可以作为礼物送出。但送给有些人,一块高级腕表则是更好的选择。赠人礼物需要考虑的是你对礼物的想法。很多饰物配件都是作为礼物很好的选择,比如情人节、父亲节,这些配饰就成为了很自然的选择。而像订婚这样的场合,一块腕表就是不错的选择。我自己订婚的时候没有收到戒指,而是一块表。所以我不觉得非要把礼物局限在某个范围内,任何物品都可以作为礼物赠给对方。



《华闻周刊》:你自己买的第一块卡地亚腕表是什么样的?

Laurent我的第一块卡地亚腕表是Tank MC,就是我手上的这一只。虽然不是精密计时表,但它的确是一款纯粹的Tank MC腕表。这款表是我刚加入卡地亚的时候发布的,而我也特别喜欢Tank系列。但这之后我又买了一块Tank Américaine腕表,还有一块Calibre Diver腕表。当然还有一块Ballon Bleu以及最经典的Santos系列。看来我自己也算是卡地亚的忠实顾客。



《华闻周刊》:你的妻子收到过你送的卡地亚产品作为礼物吗?

Laurent当然。我送给我妻子的第一件卡地亚是Ballon Bleu系列腕表。我很喜欢它,也是卡地亚经典的设计。我很喜欢它的触感,对于女士来说也很适合搭配,既可以出席正式场合,也可以非常的休闲。我听说凯特王妃也是这款腕表的爱好者。经常带着它出席各种场合。

这之后,我又送了我妻子一件手镯,是一只白色手镯,设计十分的简约。我还送过一枚戒指给她,是黑色的陶瓷上镶有钻石与白金的戒指。而另一件我送给我妻子的则是她昨天戴着出席活动的一枚Trinity戒指,我还在车上拍了一张照片。



《华闻周刊》:哪一岁的生日对西方人来说是最重要的生日?在这样的场合人们会送什么?

Laurent对于西方人来说,可能20岁或21岁是最重要的生日。当然也可能提前,比如幼年参加一些宗教仪式。在这种时候,礼物往往是预备给成年后的,比如你在很小的时候参加某些宗教仪式可能会被赠予一块腕表,但显然这块表是为你18岁后准备的。我的两个儿子都得到了一块腕表,他们一个11岁,另一个9岁。我送给他们的是一样的表,装在同样的卡地亚盒子里,等待着他们18岁的到来。


左图为1904年诞生的Santos系列腕表新款的Santos Dumont Skeleton腕表;中图为1917年开始制造的Tank系列腕表新款Tank MC Skeleton腕表;右图为Ballon Bleu复杂功能腕表,属于卡地亚高级制表最卓越工艺的展示。



品牌介绍

卡地亚是一家法国钟表及珠宝制造商,在19纪中期开始闻名,现时为瑞士历峰集团下属公司。

卡地亚的传奇故事开始于1847年。29岁的路易·弗朗西斯·卡地亚从师手中接手了位于巴黎的珠宝店。1846年,他以自己名字的缩写字母“L”和“C”环绕成一个菱形标志,注册了卡地亚公司。

1902年,卡地亚在英国伦敦成立分公司,由卡地亚第三代的三兄弟之一积斯·卡地亚负责管理,并在其后迁往新邦德街至今。1909年,三兄弟里的皮尔·卡地亚在美国纽约成立分公司,1917年迁往位于第五大道653号的现址。卡地亚在1904年被英皇爱德华七世委任为英国皇家珠宝供应商,其后亦获得世界多国皇室,包括西班牙、葡萄牙、俄罗斯、泰国、希腊、塞尔维亚、比利时、罗马尼亚、埃及、阿尔巴尼亚、摩纳哥等国委任为珠宝供应商。

卡地亚腕表以其款式华丽多样和经久耐用保值受到人们的青睐。它的特别之处在于,校时纽上镶有一粒蓝宝石。卡地亚华丽古典的造型使其项链、手链、腕表、戒指、耳环大受欢迎。除了经典的三环设计外,大自然里的动物如大象和鸟也是卡地亚珠宝中经常出现的主题。20世纪90年代推出的豹珠宝系列,也成为卡地亚的经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