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非草原上演的“哈姆雷特 ”——中国狮王的坦桑观察
青山 发布时间:2014-09-04

一望无际的金黄草原,挂满狮子的香肠树,撒开四蹄玲珑跳跃的瞪羚,花岗石上孤独的花豹,扭动着丰满大屁股的斑马……每晚合上眼睛,这些景象就浮现在我的梦境。我知道,我该回去了。

我与塞伦盖蒂大草原的渊源说来话长。早在上小学时,《动物世界》就向我打开了塞伦盖蒂的大门。那时,我对在塞伦盖蒂生活的野生动物如数家珍,对这片美丽的大草原无限神往。从那时起,我就热衷于搜集一切与塞伦盖蒂和野生动物有关的文章、图片、纪录片等。15岁那年,我依靠积累的素材,写了一本小说《塞伦盖蒂之王》,描述了一头狮子的成长历程。现在回头来看,这本小说其实是很失败的,除去文字粗劣,更关键之处,在于缺乏亲身体验,空洞乏味。我立下誓言,此生一定要去塞伦盖蒂看看。上大学后,志同道合的野生动物爱好者组建了一个QQ群,整天谈论哪儿哪儿有什么动物,话题自然少不了塞伦盖蒂。

2006年单位外派,我毫不犹豫地在申请表上写下了坦桑尼亚。但是来到非洲,却不等于随时能去塞伦盖蒂。碍于工作纪律,我直到08年才第一次踏上塞伦盖蒂的土地——还是一次单位组织的集体旅游,短短三天的走马观花对我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于是09年底我辞掉了公职,跳槽到坦桑国家公园管理局(TANAPA)工作,参与赛卢斯禁猎区旁边的一个新国家公园的规划。在那两年间,我几乎每周都跑到赛卢斯禁猎区去跟踪观察一个狮群的活动,跟狮子们混得很熟。我给每一头狮子取了名字,记录它们的成长过程,也就是我那本《鳄鱼湖畔的狮群》里讲的故事。

2012年末,我从坦桑尼亚南部赛卢斯禁猎区调到阿鲁沙市,担任坦桑国家公园管理局局长的中国事务助理,并获得了免费进入塞伦盖蒂国家公园的授权(该授权在过去十年中只授予了三个人)。至此,我终于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和那些传说中的探险家、研究学者一样,自由地在草原上驰骋,观察各种美丽的野生动物了。

塞伦盖蒂有无与伦比的美,它广博、浩瀚、狂野而不失妩媚,每一个见到它的人,都会由衷地感叹一声“震撼”。《国家地理》杂志将它列为非洲七大自然奇观之首。从我个人来看,即使没有野生动物,塞伦盖蒂也堪称非洲最壮丽的地方。的确,你很难在世界其他地方找到如此平坦浩瀚的草海,数百万野生动物在这片土地上来回迁徙,逐水草而居,新陈替代,生生不息,一百多万年来没有什么变化。

塞伦盖蒂的生态系统形成于距今100万至200万年前,那时还是一片茂密的林地。冰河期的来临后,80%的乔木植被消失了,逐渐退化变干燥的平原。塞伦盖蒂的东面耸立着十余座火山,连续的喷发将大量肥沃的火山灰洒落在这片土地,滋养出旺盛的青草和杂灌。在漫无涯迹、一马平川的草原上,偶尔一两棵伞状的大树,这就是独具一格的热带稀树草原风景。

我的工作地阿鲁沙距离塞伦盖蒂东大门有260公里,驱车将近7小时,交通很不便利。于是在并不繁忙的季节,我会一个人驱车到塞伦盖蒂,干脆住上十天半个月,塞伦盖蒂内的职工宿舍就是我的落脚地。白天,我经常扛着相机,开着越野车在大草原上寻找狮子的踪迹。狮子是我从小就情有独钟的动物,任何有关狮子的话题都能让我激动。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吧。

结束了一天的奔波后,躺在荒凉的营地行军床上,聆听呜咽的风声,其中夹杂着阵阵狮吼。不知不觉中我堕入梦乡,梦里全是我心爱而熟悉的狮子…… 

狮子是唯一群居生活的猫科动物。一个狮群通常由4至10只雌狮和幼狮组成,数只雄狮偶尔加入其中。但在塞伦盖蒂的中心地带,赛隆内拉河谷附近生活着一大群狮子,最多时达到42只,这是我见到过的最庞大的狮群。 

我对这个超级狮群关注已久。2008年的时候,它由两只成年雄狮掌管。老大约8岁,鬃毛蓬大,孔武有力,我给他取名“巴蒂”;老二叫   “皮亚诺”,6岁,一头金鬃,体格健硕。这年富力强的哥俩,把地盘扩张到整个赛隆内拉河谷,没有谁敢于挑战它们的权威。 

我在塞伦盖蒂的住所是一个小石屋,坐落在游客中心背后。附近经常见到超级狮群的活动踪迹,特别在夜里,躺在床上可以听到此起彼伏的狮吼声,有时候声音就从窗户底下传来。最近距离的一次,我听到狮群就在小石屋外的草丛中猎杀水牛。水牛的哀嚎声、狮子撕咬皮肉声,声声入耳。我隔着窗户打着手电,见到20多只狮子在围捕水牛。水牛殊死挣扎,狮子轮番攻击,一时却无法得手。此时只见巴蒂从黑暗中窜出,纵身跃上了水牛背,两只前爪按住了牛角,张开血盆大口咬住了水牛的脊梁骨。水牛应声倒地,狮子们蜂拥而上,粗野的抢食声连绵不绝。仅仅一个夜晚,700多公斤的水牛被他们吃得只剩一副血淋淋的骨架。快天亮的时候,吃饱的雄狮开始大声吼叫,宣告领地。顿时,一狮吼带来群狮吼,大地和我的窗户都在颤抖。 

可惜好景不长。2010年10月,老大巴蒂在围捕长颈鹿时,被急红眼的长颈鹿一脚狠狠踢中了腋下,三根肋骨断裂,断骨想必插入了内脏,造成不可遏制的大出血。遭受重创的巴蒂无法跟随狮群离去,它被狮群抛弃,暴尸荒野,很快被斑鬣狗们分食。 

狮群的领导权落到了老二皮亚诺的手里。皮亚诺富有心计,谨慎稳重,不像前任巴蒂那么莽撞。他很少身先士卒,总是坐享其成。皮亚诺眼睛又大又圆,温文尔雅,善于讨雌狮“诺娅”的欢心。诺娅是雌狮们的首领。在狮子的世界里,雄狮尽管身强体壮,但狮群的内部事务均由雌狮决定。雌狮之间都是血亲关系,小雌狮出生之后,就和自己的母亲、姐妹生活在一起,终身也不分离。雌狮们通常由一头富有经验的雌狮率领,她决定着狮群何时狩猎、何时休息、何时迁徙、采取何种战斗策略。没有雌狮们的支持,雄狮的首领位置很难坐得长久。 

但祸患总起于萧蔷之内。 

巴蒂最大的儿子姆库科巴已经三岁,体格长得和巴蒂一样魁梧。姆库科巴在马赛语中,是“大个子”的意思。它进入了青春萌动期,渴望与雌狮交配。但在皮亚诺眼中,这属于大逆不道,狮群中只有他才享有交配权。姆库科巴企图与皮亚诺分庭抗礼,但限于势单力孤,只好隐忍不发。 

2011年4月的一个清晨,皮亚诺离开了狮群,外出巡视领地。姆库科巴看准时机,突然杀死了隐藏在灌木丛中的两只幼狮。这是诺娅刚产下三周的孩子。姆库科巴的如意算盘是:只要杀死诺娅的孩子,就会使诺娅重新进入发情期,然后与自己交配。但诺娅对姆库科巴极为愤恨,她怒吼咆哮,并且召唤其他雌狮,对姆库科巴群起而攻之。姆库科巴再也无法在狮群立足,衔恨而去,从此浪迹天涯。 

姆库科巴走了,狮群暂时恢复了平静。几个月后小雨季来临,狮群一下子出生了20只小狮子,可谓狮口兴隆,蔚为壮观。那一段时间,几乎每个到塞伦盖蒂的游客,都见到了这一大窝毛茸茸、胖乎乎的新生命。雌狮们生育小宝宝之后,为了防止它们走散,或被其他雄狮或斑鬣狗猎取,雌狮们总是把所有的幼崽汇合在一起,组成一个大托儿所,由雌狮姐妹们共同喂养,因此狮群规模显得特别庞大。狮群捕猎时,会留下一到两只雌狮看管它们。皮亚诺踌躇满志,他经常在黄昏时站在“荣耀石”上俯视大地。虽然它大部分时间不和狮群待在一起,但每天夜里都会沿着赛隆内拉河尽心尽责地巡逻,驱赶不速之客。 

姆库科巴离开狮群后,生活一度十分艰难。落单的雄狮很难捕获食物,这个饿鬼只能寻找腐烂的动物尸体果腹,甚至骨头,但即便如此,仍免不了被其他狮群甚至斑鬣狗们欺负,饿得皮包骨头,虚弱不堪。幸运地是,它遇到了另外两只年轻的流浪汉,大一点的叫勃朗多,小一点的叫笛卡尔。这三只雄狮年纪相仿,臭味相投,从此结成联盟,开始了“打家劫舍”的日子。勃朗多长相凶恶,性情粗野;笛卡尔一副抑郁症的表情;姆库科巴的眼神中总带着仇恨。它们没有固定领地,在草原上漂泊流浪,互相打斗。塞伦盖蒂虽面积广博,却几乎没有狮群分布的死角。野心勃勃的三个单身汉在一些狮群的领地边缘活动,企图伺机赶走狮群领袖,取而代之。 

皮亚诺近来显得心事重重,它预感到了危险正在逼近。从前天夜里听到远处传来的吼声,它判断出这是三只带有强烈敌意的年轻雄狮。但他没有怒吼回击,以免过早暴露自己的实力。2013年以后,皮亚诺渐渐上了年纪,身体状况大不如前。他脸上伤痕累累,四颗犬牙开始发黄变钝,其中一颗还折断了。它知道,如果正面与三只雄狮对抗,失败几乎是绝对的。它向赛隆内拉河的下游转移,那里丛林比较茂盛,不容易被入侵者发现。它大概想采用各个击破的战术。 

拂晓时分,勃朗多闯入了超级狮群的领地。它大摇大摆地来到赛隆内拉河边,边喝水边挑衅。皮亚诺忍无可忍,从树林里钻出来,鬃毛竖立,青筋暴起,咆哮连连。说时迟,那时快,皮亚诺一个箭步冲上去,一口咬住了对手的后背。勃朗多措手不及,一个趔趄,整个身体翻入河中,泥浆溅满全身。皮亚诺经验老道,不时使出假动作迷惑对手,攻击快如闪电。勃朗多鼻子也开了花,血流如注。被打懵了的勃朗多狼狈不堪,朝河对面慌不择路的逃跑。 

杀得性起的皮亚诺此时犯了一个错误。它没有见好就收,而是死咬住勃朗多不放。缓过劲来的勃朗多开始反击,它利用身高体壮的优势压迫对手,双爪像连珠炮一样朝皮亚诺打去。皮亚诺被缠住,脱不开身。两只狮子扭斗在地上,喊杀震天,难解难分。皮亚诺体力渐渐不支,只剩招架之功,勃朗多却越战越勇。前者的脸上、前肢多处受伤,鲜血淋漓。就在此时,河边传来另外的狮吼声,姆库科巴和笛卡尔循声而来。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姆库科巴像发了疯一样,咆哮着冲过来拼命撕咬皮亚诺。拳怕少壮,皮亚诺无论如何也敌不过三只年轻雄狮。它大吼一声,身体猛地腾起,躲开了姆库科巴致命一击。然后头也不回,一瘸一拐地朝着树林深处落荒而逃。从此再也没有人见过它,一代狮王就此落幕。 

勃朗多、姆库科巴、笛卡尔胜利了,掌握了超级狮群。以诺娅为首的几只雌狮,害怕幼崽被新首领杀死,带领一大群幼狮们撤退到了塞隆内拉河北岸,就在与西部走廊交界的丛林地带盘桓。勃朗多、姆库科巴、笛卡尔重新划定领地边界,赶走了狮群里所有的尚未成年的狮子,剩下的雌狮迅速被新首领征服,主动向它们投怀送抱。频繁的交配发生在之后的二到三周之内。三个半月后,新一代幼狮出生了。超级狮群翻开了新的一页。 

狮群的政权更迭总是充满了血腥和残酷,但却是狮子社会的发展逻辑。每一头雄狮都得从一个小小的屌丝干起,没有谁能够坐享其成,它们在成长中历经磨难,锻炼出坚强的体魄和勇气。大部分雄狮被无情地淘汰了,少部分顽强地活下来,最终夺取狮群的雄狮,自然是强者中的强者。但它们的首领地位通常也只能保持2至3年。巅峰期一过,他们又会被更年轻的雄狮取代。 

2013年8月的一天清晨,我在赛隆内拉河北岸发现了诺娅和15只亚成年雄狮。这是皮亚诺的儿子们吗?诺娅竟然把这么大一群幼狮拉扯大,真是太不了起了!超级狮群总给我带来惊喜。再过大约半年的时间,这15只亚成年都将成年。可以想象,它们结成的雄狮联盟,将是多么的恐怖。 


我将拭目以待!我的塞伦盖蒂大草原!

作者介绍:

青山

本名陈见星。现任坦桑尼亚国家动物管理局中国区代表。2013年,出版野生动物纪实小说《鳄鱼湖畔的狮群》。同年,为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直播节目《东非野生动物大迁徙》担任现场解说。2014年,出版散文集《到坦桑》,中国首本全面介绍坦桑尼亚风土人情和自然生态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