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万宝龙英国区常务总监Kevin Boltman
文 Solo Shao 摄影 王潇珏 发布时间:2014-09-01

品牌介绍



万宝龙国际是历峰集团旗下位于德国的一家精品钢笔、手表与配件的制造商。万宝龙于1906年在德国汉堡由一名文具商、一名工程师和一名银行家共同创立。


近一个世纪以来,万宝龙以制造经典书写工具驰名于世,万宝龙的名字代表着书写的艺术。笔顶的六角白星标记,恰恰是欧洲最高的山峰——勃朗峰俯瞰的形状,象征着雪岭冠冕。而纯手工制作、经过25道工序打造的笔头,更使得万宝龙的书写工具如勃朗峰般坚实而又高贵。


万宝龙的产品往往是集古典与经典于一身。当科技在我们的生活中日新月异地发展时,古老文化的魔力演化成了心中的艺术品。“放缓脚步,尽享生命”正是万宝龙的哲学。在万宝龙的产品中,可以看到人类用时间磨砺出的精神光芒,看到一段沉淀了近百年的文化。





无独有偶,丘吉尔也是万宝龙书写工具的忠实拥护者,签署重要文件的时候,他都会拿出一支万宝龙钢笔。再比如海明威和曼德拉也情迷于万宝龙的书写工具,诸如此类重量级的品牌拥护者,万宝龙可是拥有不少。

当演员乔什·卢卡斯出演沃尔夫冈·彼德森导演翻拍的《海神号》时,他所饰演的角色在剧中就佩戴了一块万宝龙明星系列自动上链计时表。乔什把这块腕表比作一块让他感觉越来越强大的遁甲,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在拍这部电影的时候一直戴着它,以至这块表已经严重损坏。结束拍摄后,我特别希望能有一块一点儿都没被损坏的腕表。”偶尔有些时候,愿望的存在就是为了被实现吧。没过多久,乔什就得偿所愿了。全组杀青的时候,皮德森导演送给了他一块崭新的万宝龙明星系列自动上链计时表。乔什说:“我从来没有收到过这样一份可以让我留给自己儿子的礼物。” 


万宝龙成立于1906年,作家们、总统们,甚至罗马教皇都一直倾心于万宝龙生产的书写工具、腕表以及其他男士配件。1963年,德国在任总理康拉德·阿登纳在准备和肯尼迪总统签署文件的时候,突然尴尬地发现自己没带笔。就在这时,肯尼迪总统从自己的西装内袋里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万宝龙大班149钢笔,递给了阿登纳总理。无独有偶,丘吉尔也是万宝龙书写工具的忠实拥护者,签署重要文件的时候,他都会拿出一只万宝龙钢笔。再比如海明威和曼德拉也情迷于万宝龙的书写工具,诸如此类重量级的品牌拥护者,万宝龙可是拥有不少。

在这样一个悠久的传奇背景下,对于万宝龙来说,在这个世纪,新的挑战仍在于创新的同时又保持其传统与经典。近日,万宝龙英国区常务总监Kevin Boltman在位于伦敦Sloane Street的万宝龙精品店,接受了《华闻周刊》的采访。


1998年,供职于历峰集团旗下登喜路多年的Kevin接到了一次令人惊喜的任命:他将应同属厉峰集团的万宝龙德国总部的要求,开始创立万宝龙英国分部。16年之后,万宝龙英国区的业务发展迅速,从一无所有到在英国各地逐步拥有了多家精品店,拥有了众多合作伙伴并开拓了优质的发行渠道。作为奢侈品行业的资深领导者,Kevin为我们讲述了万宝龙是如何从一个以书写工具闻名的品牌发展到男士奢侈配件领域的领头羊。 


和客户一起与时俱进




《华闻周刊》:万宝龙是如何在创新发展的同时又保持传统的呢?

Kevin:我们的发展进步始终是以客户为中心的。就像20年前,为客户生产iPhone保护壳是没有意义的,因为那时iPhone还不存在。而现在我们生产轻便美观的iPhone保护壳,使用了树脂材料, 而没有用钢铁等材料,使其更具弹性。因为有了这样的保护壳,我的手不用再去触碰那冰凉凉的iPhone。这项产品的创新完全来自于我们的客户反馈,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变化,却为我们的创新提供了广阔的天地。




《华闻周刊》:你觉得万宝龙的特殊性体现在哪?

Kevin:我们每一个产品背后都包含着其独特的技术。根据发展的情况,生产一个独特的工匠笔可能要花上3年的时间,作为一个三维空间的复杂产品,得一点一点地构建起来。同时,保持我们一直以来的传统和质量也非常重要,我们的产品要达到各方面的完美融和。对于一款杰作来说,它包括了技术性能、手动打磨、外观以及对质量的要求等各个方面,这是我们从第一天开始就秉承的一贯理念。




《华闻周刊》:从创立万宝龙英国部到现在,16年之中,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Kevin:最大的挑战是在保持一致性的同时还得有创造力。就编码、颜色、DNA以及表达方式来说,我们都会有一致性,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个一致性与创造力和独创性结合起来。当然,这要求很高的平衡性。




《华闻周刊》:万宝龙一直致力于慈善事业。你们每年都会赞助“The 24 Hour Plays”,为都市艺术伙伴组织募捐,给许多公立学校的学生提供创新艺术课程。慈善事业对万宝龙来讲,意义是什么?

Kevin:我们的书写工具其实是创造力和独创性的媒介,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存在的主要原因之一。


8月14日,万宝龙英国区常务总监Kevin Boltman在位于伦敦Sloane Street的万宝龙精品店,接受了《华闻周刊》的采访。


手写工具的回归




《华闻周刊》:在万宝龙的发源地德国,一些本土品牌对万宝龙腕表的制作风格有影响吗?

Kevin:我认为你最起码能看到风格的统一性,还有便是对于技术魅力的热爱,以及对于产品质量保证的渴望。




《华闻周刊》:万宝龙目前在保持传统形象的基础上,会加大力度开发更引人注目的设计吗?

Kevin:我们需要通过万宝龙来更好地诠释腕表制造的一些理念,来达到一个更强有力的身份象征。这些都是渐进化发展,息息相关的。




《华闻周刊》: 你会参与到产品的设计中吗?

Kevin:我们有个很厉害的艺术总监,而我对我们设计师的创造力和独创性也充满了敬意。比如我们的腰带是没有接线缝合的,运用了传统的意大利工艺,完全是一片式的。你需要两倍的皮革材料来完成,并且过程非常复杂,但它很柔软、不坚硬,而且保持了整片皮具的纯洁与美观。




《华闻周刊》:在这样一个互联网时代,会不会担心传统书写工具失去原有的地位?因为很多年轻人都不再使用钢笔了。

Kevin:我觉得正好相反。钢笔确实从某种程度上失去了它的实用功能,但和你想的正好相反,我们正在经历一个回归使用手写工具的时代。手写笔是个有发展潜力的市场。我们会一直需要那些能永久保存的物品,这些物品能够打破时尚趋势而成为“永不过时的产品”

此外,一支笔,或说是一支万宝龙的钢笔,并不是一个用来炫耀的奢侈品,而是个人身份的象征。这种个人奢侈品的概念同样也适用于腕表。在品牌与客户的交流过程中,万宝龙很好地运用了文化和艺术的主题,从众多品牌中脱颖而出。钢笔是用来写字的,用来写文学作品的,而从更大意义上来说,就是用来传承世界的文化和艺术的,没有理由去改变它。



新的销售增长点在腕表




《华闻周刊》:除了书写工具以外,为什么要拥有一块万宝龙的腕表呢?

Kevin:主要有三类人群对我们的品牌感兴趣,当然他们都有各自不同的理由。第一类是忠实的万宝龙顾客,或用流行的话说,就是“万宝龙控”,他们喜欢探索万宝龙的品牌世界,深入研究各种万宝龙的产品,包括书写工具、腕表、皮具等。他们可以很容易地在我们品牌店或是其他经销商的店面找到这些产品。第二类顾客是通过多家品牌零售店知道我们的,然后被我们产品纯正的品质和独创性所征服;最后一类主要是很多收藏家和腕表酷爱者,他们非常钟情于我们的复杂功能腕表;这些顾客不仅给钟表制造术提供持续的发展空间,同时也很好地分布在不同地区,比如在亚洲、欧洲以及世界其他地方。


《华闻周刊》:“万宝龙的腕表种类需要和它的书写工具一样有创新性。”这是以后的重点发展方向吗?

Kevin:万宝龙主要生产三种产品:书写工具占了万宝龙整体销量的50%,而皮具和腕表则各占25%。但腕表业在迅猛增长,在过去的5年间增长了80%。现在,在德国的维莱尔和勒洛克勒两个城市,我们共有200名工人参与到腕表制造业

(汉堡约有800名书写工具制造工人)。就人力和技术水平来说,我们都具备了将创造力和独创性带入我们腕表制造业的能力。为了达到这样的目标,我们需要最大程度地开拓德国表匠之间的联系,尽量建立更多的渠道。

维莱尔是生产顶级腕表的完美之地。想象一下,在维莱尔,50个工人每年纯手工生产50件顶极复杂功能腕表。每个零件,包括桥板、镀敷、擒纵机构(一种机械能量传递的开关装置),都完美地结合在这块还未经工业化加工的腕表上。这样的人工精加工是无与伦比的。


举一个例子,一个陀飞轮桥需要一个礼拜的手工精加工。在维莱尔,有5个设计师在设计我们自己的机芯。正是这种对于腕表制造纯正的热情,让我想分享并进一步融入到我们的产品中。“分享腕表制造的热情”这句标语一直激励着我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