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低调的腕表领军者
记者 Solo Shao 图片由马克· 赫恩本人提供 发布时间:2014-08-06



早在几年前,奢侈品行业的资深专家和行业巨头就开始频频成为娱乐版面的座上客。这样一群人,既走红毯,也做慈善,在社交场合往往与明星同进同出,各路媒体上的曝光率亦不比明星差多少。
     坦白讲,在采访马克·赫恩(Mark Hearn)先生之前,我确实对他有过如上的期待。赫恩先生效力于高端腕表领域长达27年,在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任职英国区常务总监(Manger Director)已经有15年之久。多年的奢侈品行业管理背景,尤其是在百达翡丽这样屹立于奢侈品行业顶端的品牌工作经验,让你潜意识里不得不对他的社交生活有所期待。然而让我吃惊的是,多年来在媒体上找到关于他的采访和报道寥寥无几,偶尔一两次深入访谈也都出现在商务类杂志上,并且与时尚名流全不沾边。而在就职于百达翡丽之后,他在媒体上出现的身份也十分简单:一个是百达翡丽英国区常务总监,一个是英国制表学校(British School of Watchmaking)总监。仔细看内容,他聊的除了腕表还是腕表,你再也不会找到其他相关信息了。

赫恩低调的作风,和他所供职的品牌百达翡丽的风格不谋而合。在赫恩看来,这也正是百达翡丽的魅力所在。




   

腕表让我着迷



今年5月22日,马克·赫恩宣布百达翡丽钟表艺术大展最后一场于明年5月在伦敦萨奇画廊展出。


《华闻》:和英国其他奢侈品牌的管理高层相比,你在媒体上的曝光率非常之小,是刻意为之的吗?

马克·赫恩:嗯,可以这么说吧。我效力于百达翡丽,而百达翡丽本身就是一个非常谨慎低调的品牌。有些品牌的风格可以非常喧哗张扬甚至外露,但是百达翡丽不会这样。

《华闻》:是什么机缘巧合让你进入腕表领域?和家人有关吗?

马克·赫恩:腕表最让我痴迷的是,当你把它戴在手腕上,它紧紧地贴着你的身体的时候,会感觉是你在使这块表的每一分每一秒在运转。腕表和你身体之间的强烈联系微妙极了。
我的家人并不是从事这个行业的。我父亲是个工程师,从没进入过腕表行业。我很小的时候就对腕表很感兴趣了。我大学就读于谢菲尔德商科专业,然后在日内瓦的宝洁公司市场部任职三年。在日内瓦的时候,我走在马路上就能从两旁的橱窗里看见各种腕表,每天耳濡目染。
       终于有一天,我有机会加入了真力时(Zenith,瑞士手表品牌)。当时百达翡丽这个牌子在我脑海里就处在行业的最顶端,是一个我渴望效力的公司。十几年后,机会就真的来了。


《华闻》:人生中第一次得到一块真正的腕表是什么时候?得到第一块百达翡丽又是什么时候?

马克·赫恩:人生中第一块真正意义上的腕表,是小时候父亲送给我的一块欧米茄(Omega)腕表。当时父亲带着我去了Jersey岛上唯一一家珠宝腕表经销商店Hettich Jewellers,购买了那块欧米茄。至于第一块百达翡丽,是从我叔叔那里继承来的,它生产于1899年,当时已经破损得非常厉害,几乎不能运转了。我把它送到日内瓦的百达翡丽沙龙店里进行重新维护,之后几乎和新的一模一样。这也是百达翡丽特殊的地方:不管你的百达翡丽腕表年代多么久远,状况多么糟糕,我们都终生为它提供保修。这一点在腕表行业是非常非常特殊的。


百达翡丽点燃员工激情



《华闻》:你以前说过“如果你加入一个公司之后,做着和以前别无两样的工作,那你没有为这个公司增添任何新的价值。”(‘If you are doing exactly what was done before, you are not adding anything to the company. ’),从15年前加入百达翡丽至今,你认为你为这个品牌创造了什么新的价值?

马克·赫恩:就管理而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自从我加入这个公司之后,更注重提高团队整体效率,与此同时,我力图将品牌的整体精神凸现得更加饱满和完整。


《华闻》:就你自己的管理方式而言,你喜欢通过怎样的方式使员工对这个品牌以及公司保持忠诚和热情?

马克·赫恩:这个公司的整体理念,特别是百达翡丽英国区,一直试图让每一位员工都感觉到自己对公司的价值绝不仅仅体现在他们做着什么样的工作,也体现在他们效力于这个品牌的同时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也正是因为我们努力将员工和公司的关系更加个人化、亲密化,才能使目前的员工忠诚达到相当的高度。


《华闻》:你事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供职于高端腕表领域。是什么因素激励你在这个领域数十年如一日地保有热情和精力?

马克·赫恩:我任职于百达翡丽已有十五年了,我依然热爱这个行业、这个品牌。我想说的是:效力于百达翡丽这样一个品牌,没有人会只投入30%的精力,这是不可能的。与此同时,百达翡丽本身就是一个会让你一直抱有热情和精力的品牌和公司。 

《华闻》:如果你有机会重新回到二十几岁,不进入腕表行业的话,你觉得你会做什么?

马克·赫恩:我会做一个飞行员。我很享受飞行的感觉,享受那种一旦方向不对,整个状况就会变得非常危险、非常小心翼翼的感觉。 


我们没有VIP客户 

《华闻》:百达翡丽的经典广告语“没有人能真正拥有一块百达翡丽,你只是在为下一代保管而已。”(‘You never actually own a Patek Philippe, you merely look after it for the next generation. ’), 你是怎么理解这句话的?

马克·赫恩:在我看来,这不是一句简单的冠冕堂皇的广告语,而是在陈述一个关于百达翡丽的事实。不管是什么年代、什么状况,我们对于任何一块百达翡丽的腕表都提供永久性的保修。这一点在业界是绝无仅有的。与此同时,每一位百达翡丽的拥有者也不仅仅只停留在喜欢的阶段,他们会把它留给他们的子女。这样的一块百达翡丽,更像是几代人之间情感的纽带。 


《华闻》:百达翡丽是如何与VIP客户建立联系并维护长久关系的呢?

马克·赫恩:百达翡丽这个品牌本身就是有关“关系”的,我们强调诚实、完整、价值、传承以及传统。最关键的一点是,我们想要和客户维持的关系是长期且深入的。关系永远是双方的,也永远建立在信任和尊重的基础上。至于你提到的VIP客户,对百达翡丽而言,我们没有这个概念。或者说,如果某个人是百达翡丽的客户,那对于我们而言,他/她就是VIP。

《华闻》:就职于奢侈品行业,你对“奢侈”是怎么定义的?

马克·赫恩:这个词挺有意思的。很多人或者很多品牌将产品分为高中低档,将客户分为普通客户和VIP客户。但在我看来,真正的奢侈品是无关等级的,也不会将客户分类。如果你把一切都分门别类地区别对待,那你就不是真正的“奢侈”。 

《华闻》:品牌之间的良性竞争能促进自身的成长。但是百达翡丽在腕表界的地位一直让人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竞争”或者“竞争对手”这个概念从来都没有出现在你们的字典里吗?

马克·赫恩:在业界,我们没有竞争对手。如果硬要指出百达翡丽的竞争对手,应该是古董市场里的二手腕表。 

《华闻》:今年是百达翡丽175周年。在过去的175年里,对于百达翡丽而言,什么彻彻底底地改变了?什么一丝一毫都没有改变?

马克·赫恩:在过去的175年里,百达翡丽一直都在挑战自己。就技术而言,我们为市场带来革新,比如说日历腕表的出现。更加注重提高客户服务以及与客户的沟通。可以说我们从来没有止步不前。而过去175年一直没有改变的,应该是百达翡丽的价值。 


中国客户越来越注重收藏价值

《华闻》:你觉得中国客户对腕表市场的期待或者说认知有改变吗?

马克·赫恩:百达翡丽从来没有额外地注重哪一个国家的客户,不管是中国人还是俄国人或者阿拉伯人,我们对客户总是一视同仁,而英国区的重点也一直会针对当地人。对于中国客户,我们发现非常明显的一点是,他们对于腕表市场的需求在增加,同时对腕表的了解也与日俱增。也许以前中国客户购买一块百达翡丽仅仅因为它是百达翡丽,但现在,他们更注重传承、收藏的价值。我想这是因为世界更加开放了,大家从不同的渠道了解到我们的品牌概念以及产品。 

《华闻》:很多奢侈品牌的销售业绩都会因为旅游业的起伏受到影响。百达翡丽英国区近几年的销售业绩如何?

马克·赫恩:影响销售业绩的原因各不相同,可能是因为政治原因,也可能是因为自然灾害,但这些都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对于百达翡丽而言,我们从不会单独依赖于某一个消费群体。 

《华闻》:你去过中国吗?如果让你用三个关键词描述一下印象中的中国,会是什么?

马克·赫恩:很遗憾,我还没去过中国,但是我的小女儿在这个假期要去中国旅行。至于要描述印象中的中国,我暂时想不出来什么词汇。但是,这么说吧,我第一次同意让我的小女儿独自一人出国旅行,就是这次去中国。


品牌介绍


百达翡丽创立于1839年,是“手表中的蓝血贵族”。作为日内瓦最后一家独立制表商,百达翡丽在设计、生产甚至装配的整体过程中享受着全面的创新自由,打造出令世人专家交口称赞的全球钟表杰作,并谨遵品牌创始人百达先生(Antoine Norbert de Patek)和翡丽先生(Jean-Adrien Philippe)的卓越远见,凭借超凡的专业技能,秉承优质的创新传统,百达翡丽至今拥有超越80余项技术专利。


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订阅《华闻周刊》第184期杂志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