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安娜逝世20年后,英国人还是只认这个王妃(现场报道)
文 刘雅静 采访、摄影 谭立人 发布时间:2017-08-31

今年,是戴安娜王妃逝世20周年。而今天,8月31日,是她的忌日。媒体仍然在报道她,人们仍然在缅怀她,她是独一无二的,无可替代的。

今天华闻君去了肯辛顿宫——戴安娜王妃生前住过的地方,看看人们是如何用自己的方式来纪念她的。

戴安娜的头号粉丝John Loughrey(英国广播电台BBC封的头衔)也毫无意外地出现在了现场。他告诉华闻君,“我昨天就来了。今天也会在这里呆一整天。我1991年见过戴安娜王妃一次,就再也忘不了。

如今,John已经62岁了,可是这20年来的悼念日,他都风雨无阻,带着自己设计的蛋糕和照片墙,前来守候。

1997年戴妃去世时,他作为唯一的民众,出席了戴安娜的听证会。他辞掉了当时的厨师工作,花了6个月时间,每天凌晨5点起床,甚至在皇家法院外面睡了三天,只为确保能够在法庭上拥有一席之地。

他笑说,“那会儿每个人都认识我,知道我在这里,和我打招呼。如果百年之后,肯辛顿宫没有一张我的照片,我会觉得不可思议。”John回忆起20年前的裁决表示,他支持戴安娜王妃的死是“非谋杀”的,他觉得阴谋论是扯淡。他希望,关于戴安娜的美好记忆能够一直陪伴他到老。

除了John Loughrey,其他人也在用自己的方式缅怀。

有人留下只字片语:“戴安娜,已经过去20年了,但你仍然是我们心中的女王。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爱你的,Sheila和Elena”

 生前的戴安娜

《太阳报》摄影师亚瑟·爱德华兹(Arthur Edwards)是第一批拍到戴安娜王妃的人,那会儿她还只是查尔斯王子(威尔士王子)的女朋友。爱德华兹回想起这位当时才19岁少女面对媒体的反映,他是惊讶的。


“一般名人的女朋友都很害羞,”他说。“她不像其他人一样躲起来,大部分时候都面带微笑,下巴轻轻抬起,一切应对得很好。”


“很多皇室观察家,包括我在内,大多认为这是一个迹象,这个女孩显然是想要成为威尔士公主的。

第二年,戴安娜·斯宾塞女士在全球7.5亿观众面前嫁给了查尔斯王子。她将自己树立成了全球风向标,通过前往世界各地的皇家行程来表达自己对贫困地区与儿童的关心,彻底颠覆了英国皇室以往的傲慢形象。


摄影师爱德华兹补充说,“我总是会拿安妮公主(英现任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唯一的女儿)去非洲关爱儿童的画面做比较。”


“当时大约有5000个非洲的母亲和儿童,但我没有拍到一个与安妮公主同框的照片。”

“然而我们和戴安娜去非洲时,完全没有人能阻止她去拥抱他们,喂他们吃饭,直视他们的眼睛……”

“她让其他皇室成员看起来非常陈腐。”


1992年安德鲁·莫顿发表的传记中,证实了威尔士王子和威尔士公主因婚姻的不忠,已经分手。这本书被认为是戴安娜访谈协助完成的。除了谈到她与查尔斯王子的婚姻问题,还提到她暴食、抑郁,和焦虑作斗争的种种。这些都是皇室成员从未公开过的话题领域。

她说:“这是我的逃生机制。当你暴食的时候,你会对自己感到愧疚,甚至开始讨厌自己……可是你不愿意告诉别人。”

正是这个原因,回想到20年前,人们一直觉得戴安娜的表现与常人无异,是开朗的母亲,也是仁爱的王妃。

       戴安娜最好的遗产:威廉王子与哈利王子

2017年4月,哈利王子在BBC纪录片中首次谈到了母亲去世后他的曲折心路,以及需要寻求心理医生辅导的故事。戴妃在巴黎车祸那年,威廉15岁,哈利12岁。皇室评论家理查德·菲茨威廉斯(Richard Fitzwilliams)表示,戴安娜与公众、媒体的关系显然影响了她的两个儿子。


“我觉得任何人都不会猜到威廉和哈利会如此坦白,这无疑是源于他们对母亲的无限崇拜,而且他们在慈善方面显然也是跟随着母亲的脚步。”

前首相布莱尔表示,“今天,我们看到的威廉和哈利王子是皇室中与公众联系最紧密的人。”


昨天,威廉王子和哈利王子在他们的母亲戴安娜忌日前夕拜访了伦敦纪念花园。这是肯辛顿宫的白花园,为了纪念戴妃逝世20周年而开放



这里种植了12000株鲜花,都是戴安娜生前喜欢的郁金香、波斯百合、勿忘我、山桃草和英国白玫瑰等,当中更有以戴安娜名字命名的郁金香“Lady Diana Tulip”。

       戴安娜王妃的死对皇室的影响

皇室成员都还在,但是民心已经转移。最近一项YouGov民调显示,认为“威尔士亲王对皇室做出了积极贡献”的支持者在过去四年已经从60%降到了36%


查尔斯王子的支持者认为戴安娜越受欢迎,意味着查尔斯王子越不受欢迎,因此他的影响力在逐年消退。而20年来,戴安娜的影响力一直都在。


2000年时,戴安娜的纪念花园开幕,没有皇室出席。现在,威廉和哈利行动了起来,建起来戴安娜雕像,让白花园再度开放,两个曾在私下里哀悼的王子,现在可以用自己的力量,让想要怀缅戴安娜的人们都有一个可以怀缅的地方。


目前,戴安娜对皇室的影响依然存在。但也有一个猜测,到了查尔斯成为国王,卡米拉加冕为女王之时,人们对戴安娜的哀悼可能不会再如此大规模。


可戴安娜依然会是人们心中永远的公主,就如同她哥哥伯爵·斯宾塞(Earl Spencer)在悼词中说过的,“她是独一无二的、复杂的、非凡的,不可替代的戴安娜。”

本文为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