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科创:千万个“诺基亚”站起来
文 Helen 编辑 林卉卉 发布时间:24天前

每年11底的赫尔辛基,气温已降到0度以下,漫天飘雪,昼长也勉强只有6个小时但恰好,这却是芬兰科创界最热闹的时候,每年一度的全球科创盛宴Slush大会在这里悄然上演。这个汇集了上万人参加的论坛峰会,已经不仅仅是创投精英们趋之若鹜的年度盛典,更是在芬兰传奇企业诺基亚销声匿迹后,又一声名大噪的全球品牌。

2016年底的Slush大会上,中国科创孵化器——太库宣布正式落地芬兰,旨在成为沟通中国与芬兰科创生态的一座桥梁。太库芬兰的副总经理迈克尔·哈拉尔森(Michael Haralson)更是一位走过了诺基亚时代、也经历了芬兰创业的资深元老。我们不妨跟着他去了解一下,究竟是什么让这个严寒的北欧小国成了如今全球科创生态中榜上有名的热词?

诺基亚的遗产

在科技通讯领域,但凡有人提到芬兰,诺基亚一定是一个关键词,即便在今天仍是如此。2011年,诺基亚将手机部门出售给微软,正式终结了它的手机霸主时代。年后,诺基亚虽盛名不再,但这片土地上却留下了一笔丰厚的遗产。


太库芬兰的副总经理迈克尔·哈拉尔森

诺基亚是电信领域的全球先行者。百年的钻研和创造,让这个国家逐步搭建起了一个稳固的技术平台。为此,各种信息技术、通讯技术以及云技术的开发和搭建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迈克尔解释说,这个基础也让芬兰成为欧洲最具高端信息通讯技术研发能力的国家之一,英特尔、联想、微软、华为均在芬兰设有研发中心。作为区域研发中心,芬兰的另一项丰富资源,即是具有高技术水平和专业能力的人才。

2011年诺基亚总部大规模裁员,上万名在诺基亚经过严格培训和专业打磨的人才流入市场,这也成为三星、谷歌等企业纷纷来芬兰进行手机研发的契机。迈克尔也在2013年开始了自己的机器人创业项目,他分享说,有这个创业想法的时候,他和他的朋友就坐在咖啡馆里,将自己手机里可能相关的联系人都罗列了出来:这张名单,林林总总汇集了差不多15个可以联系的人。这些人有些精通无线设备,有些人是声音识别技术的专家,有些人甚至涉足云技术领域。我觉得很幸运,因为在芬兰,要接触到这么多专业的工程师,这是这么轻而易举。

而说到诺基亚带来的最深远的影响,迈克尔表示:这是诺基亚长久以来建立起来的创新传统。诺基亚百年的发展史中,自身就经历了多次的革新。我在诺基亚的17年里,创新也始终是公司里最频繁使用的话题。诺基亚企业创新机构(Nokia Ventures Organization)常年致力于在公司内部鼓励创新技术,内部进行融资并帮助相关产品投入市场。年复一年,这种岁月积淀起来的传统,将创新植入到每个诺基亚员工的思维中。这些员工此后有的进入中小科技企业帮助其升级和成长,更有的直接进入科创领域,成为了更有活力的创业者。他们将芬兰的医药科技、洁净科技、生物科技以及人工智能等多个科技领域带入了世界领先行列,而芬兰也成为在全球创新指数排名中跻身前五的国家。

科技创业的新气象

七年后,芬兰不再是一个只有诺基亚的地方,而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从这里出发,在全世界声名鹊起。

手游《愤怒的小鸟》(Angry Birds)开发者Rovio Entertainment被看做是诺基亚之后最出名的芬兰企业,《部落冲突》的开发者Supercell也在去年被腾讯以86亿美元收购了84.3%的股份。

此外,要体验芬兰浓厚的科创氛围,更是不能不再次提到被誉为芬兰科创名片的年度盛典——Slush。与会者从2008300人到201615000人,它的影响力已经从芬兰本地蔓延至全球,成为业内人士绝对不能错过的重要场合。创业企业不仅能在这个资源高度集中的场合找到投资人和合作商,成功的创业者们也会在不同主题的论坛中分享经验,同时更是有大量最新的科技产品在这里首发并推向世界。Slush会场门口有一个醒目的标语:没有人会在11月来赫尔辛基,除了你!轻描淡写却又振聋发聩地向世界传达着这里对科技创业的热情。


太库芬兰活动现场

太库正是看到了芬兰科创如日中天的发展,这个来自中国的孵化器才继硅谷、首尔、以色列和柏林之后,决定在赫尔辛基设立它们第五个国外分支。迈克尔说:光是赫尔辛基,就差不多有20多个不同的孵化器和加速器,这些孵化器的多样化和全面性对于一个区域科创生态的形成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各自专注的领域不同,一个孵化器也不可能覆盖每个科创项目的整个生命周期。你需要有些孵化项目专注在物联网领域,也需要有些偏重针对融资的环节……而太库的特点在于,我们能够利用在中国各地区已经铺陈开来的网络,更有行业针对性地帮助芬兰不同的科创项目在中国落地。

此外,芬兰科创蓬勃发展的另一个动因,是创业经验的反哺,以在整个生态环境内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芬兰成功的创业者们从来不吝于分享,无论是在全球大会Slush,覆盖欧洲的创业峰会Arctic 15,还是在创业孵化器Startup Sauna的活动中,都经常可以看到芬兰企业的CEO们的身影。成功的创业者经验的指导,资金的支持,以及创业资源如潜在合作商和投资人的引荐,都极大程度地提升了新创业项目的成活率,乃至整个生态系统的成熟度。

国际化的舞台

芬兰是一个人口只有500多万的北欧小国,国内市场狭小,这也是芬兰企业比其他国家会更早涉足国际市场的重要原因,在2017年全球科创生态排名报告中,芬兰赫尔辛基科创企业的境外市场(欧洲以外)到达率高居第九位。全球各科创生态平均境外用户覆盖占比为23%,而赫尔辛基这一占比则高达43%。除了此前提到的智能手机游戏领域的佼佼者SupercellRovio Entertainment,开源代码系统Linux,通力(Kone)电梯都是芬兰在国际舞台上响当当的品牌。

太库芬兰活动现场

近年来,芬兰科技与中国的合作也开始进一步深入,芬兰的企业也越来越看重中国的市场。目前在中国运营得芬兰企业已有400多家。据迈克尔说,太库虽然在芬兰才刚刚建立五个月,已经有不少创业企业开始积极接触太库,寻求对接中国市场的途径。比如清洁技术项目Enesize oy, Nuuka oy都是高科技、高成长的技术型企业。除此之外,芬兰其他的强势领域如物联网、智能家居和创新材料等,也都有初创企业在和我们进行积极交流和对接。他说。与此同时,中国的企业也开始在芬兰高新技术开发和投资等方面寻求更多方位的交流。前不久,习近平主席在对芬兰的访问途中,与芬兰政府签署了一系列科技创新领域的合作文件,提倡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加深双边关系,无疑也是给双方更深入的合作打了一针强心剂。

 

河北省代表团访问太库芬兰

你可以感受到,无论是芬兰的创业企业还是国内方面都非常的兴奋,迈克尔说:当然双方的合作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芬兰的企业需要进一步了解中国,理解市场的环境和社会的运作等等。

有人说:芬兰的科创领域,是一个诺基亚倒了下去,千万个诺基亚站了起来。带着这个百年科技企业扎实的技术基础,坚持创新的理念,一批又一批在科技领域潜心钻研的创业者们正在打造一个空前活跃的科技创业国度。

这里是波罗的海以北开始逐渐接近极圈的严寒之地,却也是如今科创领域炙手可热的新地标。


Helen

曾经是新闻编辑室里码字的梦想家,如今在互联网公司做管理的小白领,常年穿梭于欧亚大陆间,一个无意间深入了科创行业内部的局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