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 四个语区、三大心性的国度
文 瑰娜 编輯 林乃绢 图片由瑞士国家旅游局提供 发布时间:8天前

论及瑞士,世人大都会联想到一望无际的绿野、壮丽的湖光山色与恬静的乡村景致。然而,由于多山多河谷的地形、国家历史进程和施行地方自治等因素,瑞士二十六个州保留了强烈的地方色彩,居民的语言、性格和风俗之间的差异更是显而易见。



瑞士有德语、法语、意语及罗曼什语四种官方语言,使用者占总人口的比例分别为63%、22%、8%和0.5%,但由于罗曼什人人数甚少,讨论瑞士政治和文化议题时通常以三大语区为主。他们以代表性食物,把德语区和法语区之间的文化界线称做“马铃薯煎饼鸿沟”,而意语区和德语区之间的界线叫做“玉米粥鸿沟”。



对于许多观光客或瑞士当地外国居民而言,做跨语区旅行犹如穿越了国界,气氛迥然不同。其实,就某些不谙其它国家语言的瑞士人来说,造访其它语区也并非易事。

由于四个语区的路标通常会以对应的语言标示,假使你是德语使用者,你前往法语区旅游就如同去了趟法国,面临沟通的难题。

某次在法语区的家庭聚会,我们谈论到深受观光客喜爱的城市卢塞恩。我先生的舅舅表示他至今尚未拜访这座德语区城市。我问他为什么,他回答:“因为我不会说德语”。



三种典型的瑞士人

虽然三大语区皆归属瑞士,但三地文化却分别接近德国、法国及意大利。以当地人性格来说,德语区人严谨务实,讲究秩序,做事一板一眼,反面说法就是有点无趣。法语区人大都是自由派,更懂得品味生活。意语区人则个性乐天,做事有点儿散漫,较不遵守交通规则。

虽然法语和意语区人做事不如德语区人般谨慎,但和法国人和意大利人相较之下,却多了份瑞士人特有的严谨。尤其在工作场合让心性差异更加立体化,我便曾听闻德语区人抱怨法语区人的工作态度,反之亦然。



生活文化大不同

由于语言及地缘关系,三大语区人的旅游首选地也倾向于邻国。因为瑞士收入高,物价也高,所以当地人时兴跨国购物,至邻国采买价格实惠的民生用品。就我认识的德语区居民,他们偏好至波登湖畔的康士坦茨(Konstanz)购物。我的婆婆住法语区,她固定一年两次去法国蓬塔尔利耶(Pontarlier)消费。我来自意语区提契诺州的朋友常回老家探亲,如有需要,他便会去意大利科摩(Como)购物。这个模式也适用于度假旅行,三大语区人分别偏爱德国、法国及意大利。

饮食方面,除了起司火锅等国菜之外,瑞士料理深受德国、法国和意大利菜系影响,三大语区的特色食物也分别带着三个国家的影子。当我分别去不同语区的亲友家做客,便能品尝到口味截然不同的菜肴。德语区亲友偏好制作大肉料理。当地不少传统餐厅供应炸猪排和猪脚,并把面疙瘩(Spätzli)、酸菜(Sauerkraut)和马铃薯煎饼等当配菜。我的法语区婆婆常做奶焗类菜肴(Gratin),在那儿的餐厅,马肉和蜗牛肉比其它语区常见。意语区人则食用整套意大利菜:意大利面、玉米粥、披萨和炖饭等。我的提契诺朋友的拿手菜就是牛肝菌菰炖饭。酒类方面,德语区人如同德国人喝比较多啤酒,而身在重要的产酒区,法语区及意语区人饮用大量的葡萄酒。




天差地别的政治意识

三大语区人的政治意识也有所不同。大致上来说,德语区人是保守派,尤其中瑞士和内阿彭策尔州为右派大本营。法语区人较为左倾,是为自由主义者。意语区人对于外国人议题反应较为极端。每每瑞士举行全民公投,电视报章媒体便会制作各个邦州的赞成比例地图,地图往往呈现明显的“马铃薯煎饼鸿沟”。例如:2014年2月瑞士举行“反大规模移民”公投,德语区普遍投下赞成票,法语区的反对声音较多,而提契诺州以68.3%,全国最高赞成率通过。每每旁听熟识的法语区人和德语区人讨论外国人问题,我总觉得那是来自天秤两端的想法,两条没有交集的平行线。



四个语区的瑞士人操着相异的语言,德语、法语和意语区人的想法也不太一样。然而,如果你问他们是哪国人,他们会告诉你自己是瑞士人,并以身为瑞士人为荣。

纵看瑞士历史,各个邦州大都以主动加入联盟的方式来抵抗四面八方的政治强权。长久以来,它们以地方自主的型态结合,实行直接民主与中立主义。因此,对于瑞士人来说,中立主义、联邦制度与直接民主都是不可抹灭的共同价值,进而产生国家认同感。这犹如他们的国菜“起司火锅”所呈现的精神,纵使各区菜系相异,但操着四种语言的人们都吃同一道菜肴,一种瑞士最具代表性的佳馔。


本文出自《华闻周刊》第207期精装杂志

瑰娜

定居苏黎世,熟英法德文,研读欧洲研究所。现为台湾《换日线》专栏作家,著有《瑞士不简单》一书。经营脸书专页:瑞士。瑰娜 All About Switzerla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