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司帮英国人管西南铁路!火车“鼻祖”反向后辈取经?
文 林卉卉 发布时间:2017-03-28

昨天,小编看到一条和中国有关的新闻,英国交通大臣克里斯·葛瑞林(Chris Grayling)宣布,香港铁路有限公司(MTR,以下简称“港铁”)赢得英国西南铁路(SWT)的部分运营权。

这宣告着经营这条铁路长达20年的英国捷达(Stagecoach)公司被踢出了经营团队。港铁将持有西南铁路30%的股份,并从今年8月起,将与英国第一集团(First Group)一起运营这条铁路,合同长达7年。



不过细心的小编告诉你哦,其实这已经是港铁在英国运营的第三条地铁/火车线。前两条分别是2007年开始运营的英国地上铁路(London Overground),及2015年5月开始负责运营,横贯伦敦的伊丽莎白线(Crossrail,原名为“城际铁路”)从Liverpool Street到Shenfield这部分的地铁(下图红线部分)。

伦敦的地铁系统号称是世界地铁系统的“鼻祖”,伦敦也是全世界最早运行地铁的城市。同时,英国也是世界上最早出现铁路的国家。

但是在近两百年后的今天,昔日的“师傅”,怎么会沦落到把自己的地铁和火车线路交给一家来自香港的公司来运营?港式服务又是如何走向世界的呢?小编今天来说一说。


频频掉链子的英国西南铁路


很多近期关注英国铁路的小伙伴都知道,西南铁路在过去这一年多里,虽然上演罢工次数不敌“罢王”——英国南部铁路(Southern Rail),但经常掉链子的作风,每次都能引起大混乱,堪称“掉链王”。



据《每日邮报》统计,光是在其中的一周内,西南铁路在各种社交网络上对于火车取消和晚点的道歉就多达650次。



这样一条运营得如此糟糕的铁路线确实得好好管管了。去年9月,政府就西南铁路的运营权进行招标,尽管老东家捷达就提交了“强有力的标书”,但最终不敌港铁。



与英国悠久的地铁和火车历史相比,香港的地铁历史并不长。香港地铁最早可以追溯到1964年,由于人口的急剧增加,当时的香港政府邀请了来自英国的道路研究部门——伦敦运输委员会及道路研究实验室(London Transport Board and the Road Research Laboratory),就香港交通未来发展进行研究。

1967年9月,英国的费尔文霍士顾问工程公司(Freeman,Fox, Wilbur Smith & Associates) 发表了《香港集体运输研究》,提议香港兴建地底集体运输城市轨道交通系统,也就是我们说的地铁。

1975年,港铁才成立,负责监督、统筹及营运地铁;同年,地下铁路正式兴建。直到1979年,香港第一条地铁,从观塘至石硖尾才开通。

港铁原来是一家私营企业,在2007年与香港政府全资拥有的九广铁路合并,成为一家公营机构。所以昨天一些英媒,以中国国有企业运营西南铁路为标题。

英国铁路工会(RMT)对于这次运营权的移交相当不满,他们认为港铁将以牺牲英国纳税人利益为代价来谋取暴利。



他们还认为,英国75%的铁路都由外国公司控制,并列举了目前由外国公司运营的英国铁路线。



走向世界的港铁到底有多牛?



在宣告港铁参与西南铁路运营时,英国交通大臣葛瑞林曾提到,港铁的高效令人相当满意。“香港铁路公司在香港运营着世界上最繁忙的铁路线路,但其班次的准时率却高达99.9%。

到底,港铁有多牛?

在香港,港铁运营了有93个车站和68个轻铁站,每天要负责550万人的出行。

在每天这么繁忙的运营中,在2014年至2015年,港铁基本保障了乘客无伤亡纪录。

港铁不仅在香港本地运营,从2009年开始,港铁还负责了包括中国内地在内的北京地铁四号线、北京四号线大兴线、深圳地铁四号线和杭州地铁一号线的运营服务这四条线。

加上除了之前提到的在英国运营的两条线路外,港铁还在瑞典运营的斯德哥尔摩地铁和澳洲墨尔本地铁等地参与运营,据统计,在香港外的运营人数加起来也有500万人。也就是说,每天全世界有1000万的地球人,在搭乘港铁运营的交通工具出行。

其中,港铁对瑞典两条地铁及火车线路的运营堪称“经典”。

瑞典斯德哥尔摩地铁站号称“世界最长艺术长廊”,一站一景,可以说已经成为了斯德哥尔摩的名片。除了政府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陆续对地铁站进行的改造之外。近年来,港铁的成功运营也功不可没。

但是在港铁运营之前,斯德哥尔摩的车站却并不是像现在这样干净、整洁和充满艺术气息。

不仅服务不尽如人意,而且卫生状况也并不令人满意,一些市民甚至担心他们年幼的子女会在这里出现安全状况。再加上时不时出现的延误现象,让民众颇有微词。

2009年11月,斯德哥尔摩交通公司以合约专营权的方式交由港铁全资拥有的子公司MTR斯德哥尔摩有限公司运作,港铁开始接手运营全长108公里、100个车站的斯德哥尔摩地铁。



造成地铁延误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斯德哥尔摩人太喜欢在地铁车厢上展示他们的“艺术细胞”,地铁饱受涂鸦的困扰,有的列车不得不在被涂鸦后的状态下持续运营数周,有的车站上的涂鸦几个月甚至几年都不能清除。

在港铁接手后,他们请了挪威首屈一指的列车维修公司Mantena负责清理涂鸦,列车如果被涂鸦后会马上停止运行,车站的涂鸦也会在数日之内得以清除。

除了在清理涂鸦表现出色之外,斯德哥尔摩交通公司还称赞港铁的管理和顾客服务令人满意。并称地铁公司现有的3000名员工,也会转到港铁旗下工作。

2013年11月,港铁更进一步,其旗下全资附属公司MTR Nordic又负责营运了运营往来斯德哥尔摩与哥德堡的高速铁路(MTR Express)。

在火车运营上,港铁也采取了诸多措施。之前,往来斯德哥尔摩与哥德堡的高速铁路的火车老旧,速度一直提不上去。为了解决速度缓慢的问题,港铁还从瑞士的Stadler地铁制造商,订购了六辆时速达到200公里每小时的高速列车,一共花费9000万美元。

与此同时,为了实现原有的普通火车和高速列车的在过渡阶段的衔接,在2012年引进的普通火车是挪威国家铁路(NSB)运营的Class 74系列,他们被分为三组进行运营,并保留了一个备用车组。

直到2015年8月,最后一辆高速列车到位后,他们才把原来每天一张统一的火车时刻表,重新分散成8个单独的时刻表,这样使得火车的到站时间更灵活。

接着他们又想办法,对售票的类型进行了改革。他们把新引进的五节、244个座位的高速列车根据购票类型进行了重新划分。他们不划分头等座和次等座的车厢,而应该灵活销售。

第一种是只适用于固定火车班次的预订票,不预留座位,起价为185克朗;第二种可以自由选位的票,票价从395克朗起;第三种是完全灵活的票,595克朗起,还包括服务费和一顿饭。如果旅客使用在线App预订,还能预订邻近的座位以要求更多的座位空间。

所有这些票价都包括免费的Wifi,并且在订购24小时之内退订还能获得全额的退款。这种订购方式在瑞典的火车系统中最先应用,并且之后还推广到了航线上。

往返斯德哥尔摩和哥德堡两地的旅客中,大约有四分之一是商务旅客。而这部分人当中,大约有75%的人会遇到往返两地飞机爆满的情况,针对这种情况,港铁与一些大型集团客户签署协议,让他们把搭乘飞机换为搭乘火车提供优惠。这些公司有一个优惠政策,即鼓励员工换乘5小时以下、更低碳的交通工具。

港铁同时发现,八成的顾客还通过网络来购票,一半的顾客通过手机、iPad等通过随身携带的便携设备进行购票。因此,他们集中精力在网络、手机登设备上购票网络的推广。

与此同时,港铁还与一些如火车站售票窗和旅行社这样的合作伙伴签署了协议,进行票务的销售。他们还通过Resrobot来售票,这是一个集合了包括37条不同的火车线路、巴士和客船的售票平台,同时也在一些国际售票平台进行售票.


港铁还为这条高速铁路提供了包括项目支持、安全性和金融系统等方面的合作。

港铁在经营斯德哥尔摩地铁上的优秀表现,使得他们成为了斯德哥尔摩有纪录以来,列车准时度最高值,准确率达97.7%。并在2014年,获得瑞典服务奖(Swedish Quality Award)。在2015年,港铁对整体乘车体验满意度进行的调查中,满意度超过了80%。

2015年9月8日,斯德哥尔摩省议会宣布,港铁对斯德哥尔摩地铁线的专营权从2017延长至2023年。以后去斯德哥尔摩的小伙伴,还可以继续享受港式服务了。

2016年12月,港铁又拿下了一条瑞典铁路线,他们于去年12月开始对连接斯德哥尔摩和邻近地区的Stockholm Pendeltåg进行运营,这条铁路线全长241公里,共有53个车站,每年接载约8700万旅客。



也许英国正是看到了港铁在邻国瑞典取得如此“骄人”的战绩后,希望借港铁之手让西南线“妙手回春”吧。就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港铁接手后的英国西南线会变身成怎样吧!



本文为“英伦依邦”(微信公众号ID:ukwutuobang)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内容合作请发邮件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