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耳他很小,但有小国优势
文 薛章 发布时间:2016-12-09

《华闻周刊》206期封面专题对地处欧洲和地中海十字路口的“小国”马耳他进行了解读。本文为《华闻周刊》对马耳他大学欧洲研究教授罗德利克 · 佩斯(Prof. Roderick Pace)的采访,在采访中他谈到了马耳他在欧盟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罗德利克 · 佩斯(Prof. Roderick Pace),马耳他大学欧洲研究教授。


《华闻周刊》:马耳他与英国颇有渊源,同时又是欧盟成员国和下任轮值主席国,英国脱欧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马耳他与英国、欧盟之间的关系?在欧盟与英国之间,马耳他会是怎样的角色?

佩斯教授:明年上半年,马耳他将担任欧盟的轮值主席国。到明年3月底之前,英国预计将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正式开启脱离欧盟的程序。马耳他既是欧盟成员国,又是当时的轮值主席国,必须真心实意且大力地去推进欧盟各国领导人决定的事情。

现在让我们来梳理一下,多年以来马耳他人与英国有着非常良好的关系,很多马耳他公民与英国之间有着大量且积极的个人联系。不过,马耳他人整体上是支持欧盟的,但自英国加入欧盟以来,英国人除了抨击指责这个组织以外,并没有做什么事情。现在英国选择离开,马耳他当然尊重其决定,并且将会帮助它实现其目标。但英国不能指望得到任何的照顾或特殊待遇。

英国脱欧将会对马耳他-英国关系带来影响。但将会如何影响以及影响到什么程度,在英国脱欧相关条件更加明朗些的时候,我们将会知道。但同时要记住,并不存在所谓英国“硬脱欧”还是“软脱欧”的问题,这是英国人自己的臆想。

当英国走出这扇门,它将必须去适应作为一个“外人”与欧盟之间的关系。因此,我认为马耳他和英国将会在未来数年中走向非常不一样的道路,并且将分属两个不同的阵营。

从双边关系的层面来看,这两个国家政府将试着尽力去维护不受脱欧影响的那部分关系。但是,这还要看英国脱欧之后的副作用。如果英国仍想留在欧盟内部市场里,它将得接受劳动力可自由流动和英国须对欧盟预算作出贡献等条件(正如米尔顿·弗里德曼那句名言所说,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是这样,英国与马耳他的关系就能继续保持,几乎不会有太大变化。

我们还必须得看英镑走势,看它是否会失去强势地位,因为这将可能会对从英国到马耳他的旅游业产生影响,而旅游业是马耳他非常重要的经济领域。

接下来,我们来看下英国的金融中心和银行牌照。英国还能继续保有它们吗?如果企业和机构因此离开伦敦,马耳他或将从中受益。同时,英国是马耳他学生的一个热门的留学目的地,很多人在英国读书,这些年轻人可能会被收取更高的学费,这可能会导致不少人去寻找新的出路。

你可以看到,将可能会有大量未知因素对英国和马耳他关系带来影响,但我必须要强调的是,现在不是马耳他在让这个关系摆动,而是英国已经做出和将要做出的选择在影响两国关系。

《华闻周刊》:在应对地中海和欧洲地区的一些棘手问题上,比如地区发展和安保、移民、自由贸易和欧盟改革方面,马耳他做过哪些事儿?未来还可以做什么?

佩斯教授:由于其地理位置,马耳他文化被来自地中海沿岸各方的影响所塑造。它较小的地理规模,让它的政治影响力相对微弱,但也赋予了它在国际关系中非常珍贵的特质——值得信赖(Trustworthiness)。

马耳他没有宏大构想,也不在政治力量中博弈。就地中海地区来说,它的问题长期存在,也很难解决,所以对于马耳他这样的一个小国来说,它在解决这些问题方面几乎也做不了什么。但马耳他在欧盟中关于地中海两岸经济和社会发展以及在联合国宪章框架下和平解决冲突的声音,却将会继续回响。

马耳他赞成并支持自由贸易,因为微小的国内市场让它别无选择。移民问题不会立刻消失,这要求欧盟和周围邻国、萨赫勒地带及更大范围地区的发展中国家一起合作。在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马耳他致力于重建欧盟内部团结,以更好地应对挑战。在加深一体化之前,欧盟改革必须给那些处于弱势地位的欧盟公民们带来更好的成果。

《华闻周刊》:在欧洲-地中海区域一直存在着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大国力量的博弈。特朗普当选,对马耳他意味着什么?

佩斯教授:美国当选总统特唐纳德·特朗普现在说的话与候选人时期已有些微差异。我们还需要观察一下,看他是不是在做表面文章。

如果特朗普继续坚持他反穆斯林的言论,他将在地中海地区遇到麻烦。如果他继续坚持他在气候变化上的说法,那么这些问题将会变得更为严重。如果《巴黎协议》的目标没有实现,那么世界将受到伤害,尤其是将对地中海地区带来毁灭性的影响。如果地中海地区的不确定性增大,马耳他就将更大程度上被迫去欧盟那里寻求庇护。

《华闻周刊》:考虑到欧洲最近的一些变化,马耳他未来是否会将与中国的合作看得更重?最有机会合作的领域是哪些?

佩斯教授:自1972年(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的第二年)以来,中国与马耳他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密切。最近,中国在马耳他的投资出现了增长,很多集中于能源领域,这是一个积极信号。过去几十年中,中国航运企业一直在使用马耳他的自由港口设施。中国还在此修建了防波堤和瓦莱塔主要港口的一个码头。

与中国的大部分经济往来,马耳他必须通过欧盟来进行。同时,欧盟与中国的关系还有很多待开发领域,尤其是在贸易与投资、教育与研发方面。我认为,马耳他未来将在增进欧盟与中国关系和推动欧盟与中国对话方面,扮演重要角色。

当然,在中国与欧盟关系中,还有很多会让欧洲感到担忧的事务,比如气候变化、国家在经济中的角色、知识产权和WTO规则的执行方面。这方面的议题范围非常广,马耳他的眼光应该放在那些还未被充分发掘但会给双方带来益处的合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