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是美国社会的特效药还是假药?
文 Carmen 发布时间:2016-11-21


尽管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看见,但特朗普当选美利坚合众国第45任总统都已经成为既成事实。整个世界也都在密切关注着这位当选总统(President-select)将怎样实现自己竞选诺言。然而,在竞选成功之后的首次电视访谈栏目中,特朗普却几次修改竞选时的言论,令吃瓜群众大跌眼镜,才当选总统一个礼拜的特朗普已经开始“变卦”了?

当被问到是否真的要在墨西哥边境砌墙的时候,特朗普表示在某些地区他会接受用栅栏代替(以下微博截图来自空耳同传君)……



几个星期前还扬言要把希拉里关进监狱的特朗普,当被问到是否会任命一位检查官调查希拉里邮件的时候,他回答说不想伤害克林顿夫妇,他们是很好的人。嗯。


好像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曾经宣称要清理体制,排干腐败的沼泽,杜绝官商勾结恶行的特朗普。

如今却在自己的过渡团队里启用企业顾问和说客,并美其名曰“大家都是为政府工作”。

很多媒体借此批判特朗普表里不一,有更多人指出,特朗普就是一个虚假的“反精英主义者”。不要忘了,特朗普本身就是“社会精英”的一员。



有人把他看成是弥合美国社会分裂的特效药,希望这位“不走寻常路”的总统上台之后,能为美国带来一些改变。但对比他竞选期间和之后的言论,已经有人开始怀疑他是一付起不了作用的假药。

那么特朗普到底是否能为中下层阶级谋福利,解决社会撕裂的难题,让美国再次强大呢?其实关于美国在每次总统大选时造成的社会分裂,在很多分析和评论中都已经讲得很透彻,但是却很少有人从美国城市规划上去对这一事件进行解读。

20世纪40年代到90年代是美国城市化飞速发展的时期,特朗普正是借着这股东风发家致富。在这接近50年的城市发展史中,可能连特朗普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所从事的房地产业是如何一步一步为阶级分化埋下隐患。



早在大量工人和外来移民涌入城市的时候,精英阶层的人们就开始担心自己的生活环境被破坏。

他们担忧自己居住的高档小区门口突然会出现很多卖瓜子糖果的小贩,每天出门都有小孩追着你问要不要擦鞋,晚上回家时总会看见无业游民在小区附近徘徊。一方面,他们怕这些穷人和移民的出现会严重影响自己的生活环境和质量甚至威胁到人身财产的安全;但从另一方面说,城市的工业发展又需要这样廉价的劳动力。


于是这些精英们制定了一套分区法令来限制外来移民,将他们与自己的生活区域隔离开来。法令对土地资源利用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如果一块地被划为住宅用地,那么该区域不可以出现任何工商业。住宅的建筑面积、高度和层数,房间的数量及附属设施都会被作出具体的规定,以此保护大型独栋住宅的发展,谨防涌入城市的移民与当地居民争抢土地资源。当时的美国中产阶级也声势浩大地对外来人口与有色人种表现出强烈的排斥与反抗。

“我们只要白人租客住在我们的社区里↓↓



“日本人搬走!这是白人社区”↓↓



我们不要和黑人一起上学” ↓↓


当时的开发商为了迎合业主对种族与社会阶级隔离的愿望,在建筑用地的契约中加入限制性条款,不允许将这一地块上的房屋财产出租出售给任何“黑人、犹太人或者其他任何可能破坏当地种族同质性的族群”。因为业主们不希望自己的房产因为邻居的“存在”和“行为”贬值。此时的土地使用管制并没有为公共利益服务,而是很大程度上成为高收入群体维护自身利益的手段,确保自己可以享受优美的环境并拥有增值的房产。

住房的隔离进而导致教育的隔离与不公,“学区房”的意义大家都懂。然而当时的移民却丝毫没有意识到政府分配的”廉租房”带有阶级隔离的意味,反而为终于拥有了自己的住宅感到高兴。

分区制作为风行整个20世纪后半叶的规划潮流,对美国社会的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参考2011-12年美国小学生入学注册率的统计。同一种族孩子的入学率依然呈现高度区域集中现象。

对比一下白人居住区和白人小孩就读的学校中白人的比例就可以看出,白人小孩还是入读以白人为主的学校↓↓



黑人小孩就读非白人学校↓↓

拉丁美洲裔小孩就读非白人学校↓↓

与此同时,政府却在城市化的进程中大大受益——在财政税收上取得了开源节流效果。由于郊区住宅低密度发展导致成本增加,市场房价也会随之上涨,在税率一定的前提下,地方政府的税收也会增加。另一方面,高昂的郊区住宅价格限制了低收入家庭的迁入,从而减少了政府在郊区增加公共设施和社会保障的支出。“不良人群”被排除在郊区外,郊区良好的环境更容易吸引高级企业投资。政府大力推行的分区制可谓是一箭三雕。

可见美国社会并不像政治家描绘的那么美好,对于移民与种族歧视,政府嘴上说着“不要,“政策”却很诚实地做了区隔。

特朗普所宣扬的排斥外来移民政策与房地产开发中的隔离行为如出一辙,更深层面上地反映了美国政府“保护白人阶级利益优先”的政策。这种政策更会加剧种族、阶级的对立与分化。在此次美国大选中,白人选民占70%,45岁及以上的选民占56%,其中大部分的人都将选票投给了特朗普。

美国选民种族分布情况↓↓

美国不同种族选民投票情况↓↓



美国不同年龄选民投票情况↓↓


按这些支持者的年纪来算,他们很可能就是当年举着牌子把外来移民与少数族裔赶出自己居住区的那群人。特朗普的言论成功地唤起了这些人对“外来者”深深的敌对情绪。再看特朗普一家,虽然他的妻子梅拉尼娅在20年前也是移民,但是他们家人都是清一色的白皮肤,典型美国白人家庭形象,自然也就代表着白人社会群体的利益。


直到现在,种族分离依然是形成美国城市空间结构的基本因素之一。罗马不是一天建成,也不能在一天之内拆毁。美国的社会撕裂问题已经渗透到了生活、住房与教育的方方面面,积重难返。特朗普上台似乎更要加重这种社会与种族分裂的势头。

不说规划体制的尾大不掉,单从政治方面特朗普也很难完成缓解社会阶级分裂的任务。美国是州际票选总统制度,如果无法保证一个区域内阶级、种族的同质性,又怎样动员选民拉拢选票呢?就算特朗普真的在边境砌墙,也把移民赶出了美国,那国内的廉价劳动力由谁充当呢?底层人民似乎依然难以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

所以那些寄希望于特朗普来减小社会阶级差距的选民是非常冒险的。虽然他声称要清理体制,整治腐败,然而在过去的半个世纪自己一直是“官商合作”的典型受益者。



看看特朗普当选总统以后的表现就可以看得出,他依然保持一贯的思维模式,在自己的过渡团队任用企业顾问和家人,而且没有任何不适感。现在特朗普不仅是一位成功的商人,也是世界大国的政府首脑,一方面来看或许他可以少受利益集团操控,单纯为民为政;而另一方面,当商人的“私”以人民的“公共”利益面貌出现的时候是最不易察觉也是最可怕的。

特朗普到底行不行,我们还要“走着瞧”。


本文为“英伦依邦”(微信公众号ID:ukwutuobang)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内容合作请发邮件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