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过渡期:中英关系往何处去?
文 薛章 插画 Beibei Nie 发布时间:2016-09-12

6月24日,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出炉,主张英国脱离欧盟一方获得了胜利。对很多人来说,英国“脱欧”对国际关系和力量平衡带来的不仅是直接影响,更有许多目前还难以预计的间接效应。

英国“脱欧”背后是否传递出了 “反一体化”和“反全球化”的讯号?这将如何影响国际关系和中英关系呢?近日,就英国“脱欧”公投后英中关系走向和新政府对华政策变化,《华闻周刊》采访了相关学者与研究者。

受访者简介:

左:凯瑞 · 布朗教授(Professor Kerry Brown),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所主任 

右:蒂姆 · 萨默斯博士(Dr. Tim Summers),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高级咨询研究员,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助理教授



《华闻周刊》:英国“脱欧”公投后,新上台的首相特蕾莎·梅决定对中方参与投资的欣克利角C核电站项目进行复审。以你之见,英国新政府在核电站项目上的态度变化,是否传递出了某种特殊的讯号?这是否意味着英国对华政策方向有所变化?

布朗教授:事实上,这个项目(欣克利角C核电站项目),是唯一一个需要在英国“脱欧”公投后马上审核的大型项目。该项目能否最终通过,现在还难以断言,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英国政府只是需要更多时间来考虑和作出最终决定。

但这个事件显示出了一点,那就是在特蕾莎·梅领导下的英国政府,在对待中国的态度上,要比卡梅伦和奥斯本时期相对谨慎一些。不过,我认为我们并不能把这种谨慎解读为英国对华政策方向的巨大改变。

萨默斯博士:我认为,现在要判断英国政府的对华政策是否发生了变化还太早。英国新政府想要花更多的时间来考虑是否最终通过欣克利角核电项目,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确实有很多需要考虑的因素。我们可能要等到最后决定出来时,才能知道英国政府在做出有关这个项目的决定时,有多少与中国有关的因素。


《华闻周刊》:英国新政府近期在对华问题上的这些调整,背后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布朗教授:英国“脱欧”公投,最后的结果是“脱欧”一方胜出。这带来了巨大的混乱,也引起了大规模的反思。自那以后,英国对待整个世界的方式和政策都在发生变化,这也体现在了英国外交政策的各个方面。

现阶段,英国政府可以说正在经历困惑期。所以,与其说这是一种政策调整,不如说是一种政策混乱。它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找到一个具有连贯性的、周全的对华立场。

萨默斯博士:在我看来,英国政府每个时期对华政策的制订,总是有一定的政治语境,这包括英国国内政治争论焦点、各界如何理解中国的发展及其含义以及各界如何评估中国发展对英国利益的意义等。

要处理好这些问题,英国政府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一方面要能从中国日益增加的经济和商业影响力中获益,另一方面又要兼顾英国国内政治以及英国与其他重要国家的关系。但这个平衡很难把握,英国需要去建立起一个可持续性的、坚定的战略性对华方针。


《华闻周刊》:据你预测,在走向脱欧的大环境下,英国新政府对华政策未来的走势会是什么?从短期和长期来看,“脱欧”会让中英关系去往何方?

布朗教授:如果英国政府想要寻求新类型的贸易关系,并与新的贸易伙伴开启新的自由贸易协定的洽谈,那么,中国将是其中最重要的伙伴之一。然而,在这些洽谈和谈判中,英国并不是强有力的一方。现在,英国需要中国,远多过中国需要英国。英国需要中国的投资、中国的市场和与中国的伙伴关系,才能谋求发展。

特蕾莎·梅的顾问们看上去希望她能达成上面提到的这点,同时又希望她保持英国传统的对华政治态度,这看上去几乎不可能做到。这是一个需要妥协的时代。英国要不找到处理这个问题的好办法,要不就只能失去从中英关系中获利的可能。

“脱欧”将会给英国带来紧迫感,让其想要与中国建立比之前更紧密的关系。一个简单的事实是,如果英国不能很快地建立起新的伙伴关系和找到新的运行模式,“脱欧”将给英国经济带来非常负面的影响。如果英国能继续保持创新和开放,保持其在金融、科技方面的优势与良好的投资环境,那么至少它能维持现状。但如果它无法做到上面提及的这些,它将很难与其他想要受到中国企业和投资者青睐的竞争者竞争。

萨默斯博士:尽管我主张建立一种平衡的、战略性的对华方式,但我并不确定这能否在近期实现。处理“脱欧”相关事务将会耗费英国政府大量的精力,在一段时间之内,英国的对华政策极有可能都会是碎片化的、“基于问题”(Issue based)式的。

从短期来看,“脱欧”带来的主要影响,将会是英国国际地位和权力方面的不确定性。除非脱欧谈判彻底完成,否则这种不确定性将难以消除。但从长期来看,脱欧后的英国,将可能在有关对华政策等方面获得更大的灵活性,比如在达成自由贸易协议方面更加灵活,尽管达成的这类协议在一开始可能会比较表面。但是离开欧盟同时也将使得英国参与和中国有关的多层外交的能力下降,同时也可能让英国政府不得不去面对一些棘手的问题,比如人权。


《华闻周刊》:“脱欧”会在多大程度上重塑国际秩序?它对国际力量间的平衡意味着什么?

布朗教授:如果英国最终脱离欧盟,我认为它将开创一个不好的先例,尤其是传递出一种拒绝全球化的讯号。而我认为全球化对于创造繁荣与财富是有帮助的。而这个世界接下来面临的局面可能会更糟——如果特朗普当上美国总统,勒庞在法国得势,那么将可能筑起保护主义的高墙。从全球范围来看,最主要的挑战是如何面对各国社会中日益增多的不平等和分化,这也是英国社会作出“脱欧”选择背后的部分原因。如果我们能够去正视这些问题,那么前景还是乐观的。否则,我们将进入一个长期不确定和不稳定的时期。

萨默斯博士:这个问题的答案主要取决于英国“脱欧”对欧盟的影响。如果,也很有可能,欧盟因为英国“脱欧”而处于这个国际力量平衡的弱端,那么欧洲在全球的影响力将变得更微弱。但脱不脱欧其实区别并不是那么显著,而且这种影响可能需要许多年才会被明显的感觉到,在此期间,全球范围内国际事务肯定还会出现大量的变化。从现阶段来看,英国“脱欧”只是导致全球不稳定诸多因素中的一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