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菲律宾南海仲裁案态度背后的历史文化原因
文 常娜 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 发布时间:2016-07-28

太平岛(资料图片)

自7月12日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结果公布以来,中国政府和人民对仲裁结果,尤其是对临时仲裁庭将国际社会公认的太平岛判决为“礁”这种现代版的“指鹿为马”做法,表达了强烈的不满和愤怒。而西方媒体不仅对这种颠倒黑白的做法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反而一边倒地要求中国遵守国际法,敦促中国尊重仲裁结果,履行仲裁案的判决。西方舆论似乎认定中国在仲裁案问题上的态度和行为违背了国际法精神和国际社会的主流民意,认为中国没有诚意融入国际社会,仍未习惯按照国际规则和惯例来处理相关问题。西方舆情所表达出来的这种观点和情绪看似是西方社会逻辑的一个合理反应,但实际上恰恰说明了西方对崛起的中国参与国际问题立场的不适应,从深层次上看也可以说是对中国历史和社会文化的一种“选择性”忽视。

中国一直在试图以更加开放和创新的姿态适应、熟悉和运用国际法律法规。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中国很快适应了在国际组织中运作,遵守和运用贸易和投资相关的国际法,熟练运用争端机制和仲裁机制解决问题。中国在2006年8月25日发表的排除性声明,对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第1款所述的任何争端,其中包括涉及海域划界、历史性海湾或所有权的争端,中国不接受任何国际司法或仲裁管辖。菲律宾把原本不属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调整的领土问题,以及被中国做出的排除性声明排除的海洋划界等争议加以曲解和包装,无疑是对《公约》争端解决机制的滥用。因此,中国在南海仲裁案上采取“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的方式,不仅没有违反《公约》规定,而且还是对其合理、合法的运用,是《公约》签署国一项不可剥夺的权利。

西方社会对中国的批评忽视了背后历史和文化的原因。中国近代史上主权遭破坏,领土被侵占,留给国人的记忆充满屈辱,以至于时至今日提及仲裁判决等概念,联想到的还是清末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因此在主权问题上中国人的心理是抗拒外来势力的干预,对已经主动宣布不参与的国际仲裁更是难以信任。从文化上讲中国人并不是不习惯把问题纠纷交由法庭或仲裁庭裁决,而是不会把它当作解决问题的首选,通常只有在双方谈判破裂撕破脸皮的时候才会上法庭打官司。2013年1月,菲律宾政府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违背了仲裁需要考虑当事国穷尽对话、磋商等外交手段以及仲裁提出国需要履行对他方的沟通义务。因为中菲两国尚未真正举行旨在解决南海有关争议的谈判,更谈不上谈判已经走到了谈不下去的程度,菲方此举显然违背了中国和东盟国家2002年共同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当中就通过谈判协商解决有关争议达成的共识,其做法难以得到中国民众的理解,更不会得到同情和支持。

总的来看,中国不会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妥协和退让,但同时也从未放弃过和平解决南海争端的愿望和努力,而且直到今天都一直在呼吁相关国家回到谈判桌上通过双边对话与合作解决问题。相信中国有足够的善意和诚意同争端国家进行沟通、共同管控危机、共同开发,共同将南海打造成为和平之海、友谊之海和繁荣之海。

(文中所述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