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德哥尔摩:感受人类社会最高阶段
文 李昊 编辑/摄影 林乃绢 部分图片由Stockholm Media Bank提供 发布时间:2016-04-04

征稿启事:

一座城市,同样的风景、熟悉的地标,可审视它时每时每刻每个角度每回心境又都不尽相同,这或许就是一座城市的魅力。听到过那么多爱上一座城的理由,而不爱它也许只需要一个理由。有人说,只有把一件事物的所有丑陋呈现眼前,再去决定爱它与否,这种喜爱与厌恶才会是准确而持久的。《华闻周刊》推出的“城说”系列,旨在分享身于海外的他们对一座城市的爱与恨。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城,如果你对一座城市有感悟,欢迎投稿到我们的邮箱: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邮件请标明“城说投稿”。



▲斯德哥尔摩夜景



如果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或许不会如此广为人知。但事实上,这座城市不但与疾病无太大关联,反而还是城市健康发展的一个典范。

斯德哥尔摩的华人,更喜欢称这座城市为“斯京”。这也难怪,斯德哥尔摩不仅是瑞典的国家中心,也是整个北欧最大的城市。


▲老城区的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代的建筑


近些年北欧风格的设计、文艺作品和流行音乐都在全世界大行其道,斯德哥尔摩作为整个北欧的文化汇聚之地,在旅游和文化界也驰名国际。



让人眼前一亮的“斯京”



刚到斯德哥尔摩时是难得的温暖夏季,一不小心就会陷入城市独特又难以言状的氛围中。如果说刚到欧洲的人,会因为欧洲城市浓郁的文化氛围和风土人情让人眼前一亮,那么从欧洲的其他地方到了斯京,同样会产生这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北欧诸国是国家福利主义的典范,在这里随处可以感受到安定、平和、而又自由轻松的氛围,正如一位朋友所说,这里成为了“人类社会发展最高阶段”的典范。


▲斯德哥尔摩市区的动物园岛(Djurgården)


北欧美女也是这座城市的一张名片。据一位旅行家说,欧洲最帅的男人在意大利,而最美的姑娘在瑞典。最出名的瑞典的美女,就是芭比娃娃了,她那典型的金发碧眼风格,也是西方语境下对美女的一个典型定义。在这里,你能见到最高比例的金发碧眼人种,徜徉在著名的商业街女王大街(Drottninggatan),映入眼帘的尽是身材高挑的北欧美女。尽管据说因为金发是隐性基因,在混血婚恋的大潮中越发稀少,




▲王室狩猎场夜景 (Djurgårdsbron)

但是不少人还是通过染发,以人工手段尽力保持这种人种特色。而在穿衣打扮上,各种风格和潮流一应俱全。你能看到打扮成阿凡达一样的少年,也能看到顶着光头的女白领。在这里,只有非主流才是永恒的主流。平等而包容的社会氛围,让每个人都能倾听自己的内心,活出自我的风格,不必在意大众和世俗的目光。

北欧人享受生活的状态,可用“Fika”这个词展现,这是瑞典文的“来喝咖啡吧!”的意思。英语水平极高的斯京市民会直接说“Let’s fika”来邀请你参加他们的茶点时间。尽管以腼腆和冷淡的外在形象著称,但是在Fika的时候,瑞典人会向你展现他们热爱生活的另一面。遍布城市各个角落的咖啡店就是Fika的绝佳去处,各种北欧特色的咖啡和点心,都点缀着街头巷尾的生活细节。走出咖啡店进入餐馆,本地的特色食物驯鹿肉片和瑞典肉丸,则是游客们不可错过的食物。但基本上,在那里见到的华人朋友,一提起肉丸子,都面露难色:“那玩意可不太好吃哦。”大概是太熟悉了吧,这个食品的确没有太多的特色,基本上吃一次之后就不会再吃了。但是我在北京的宜家,见到排起长队吃瑞典肉丸的人群,可能真的是物以稀为贵吧。



▲青铜雕塑就像远望着整座城市


相比传统的简约,甚至略显单调的北欧风格,作为整个北欧地区的门户枢纽,斯德哥尔摩是五颜六色的,带给人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少有的、更多样化和丰富的感受。很少有人知道,瑞典是继美国、英国之后的世界第三大流行音乐出口大国。从ABBA到Sophie Zelmani、Club 8,瑞典音乐家们以英文流行乐走向了国际。作为文艺重镇,斯德哥尔摩国际电影节和爵士音乐节也令这座城市更具生命力。没有赫尔辛基那么冷峻,没有奥斯陆那么高昂的消费,没有哥本哈根那样的童话风情,斯德哥尔摩以一种更为综合、大气的风格迎接着世界各地的来客。近年来全世界的移民纷纷来到这个城市,开启自己新的人生。特别是地铁上,基本上十个人中总有几个非洲黑人、中东阿拉伯人、印巴人和东亚人的面孔。有一刻你会感觉这里就像纽约,是世界各国人们共同的家乡。




▲从空中俯瞰市政厅


斯德哥尔摩的世界之最



说到地铁,斯德哥尔摩的地铁系统并不复杂,只有三条主要线路。但是其地铁站的独特设计则使其驰名海外,并成为游客津津乐道的地方。不同的艺术家们,对不同的地铁站进行了精心的设计。各种多元的、后现代的元素融入了地铁站的设计之中。有些地铁站像富丽堂皇的宫殿,而有些则像游乐园,还有一些则像天然的洞穴。各种艺术作品的陈列,也使得这里像现代艺术区而非交通枢纽。因为这九十余座不同风格的地铁站,斯德哥尔摩的地铁被称为“世界最长的艺术长廊。”


▲斯德哥尔摩色彩斑斓的地铁站



综合和多样,或许是追寻斯德哥尔摩城市特色的一条主线。在瑞典语中,斯德哥尔摩(Stockholm)的字面意思是“木头小岛”:Stock是“木头”而Holm指“小岛”。城市正式的历史只有七百多年:在北欧海盗肆虐的十三世纪,当地居民在瑞典第三大湖梅拉伦湖(Malaren)入海处的小岛上,以木材为建筑材料修筑了城堡,成为这座城市最早的雏形,即日后的老城区。随后城市由此不断扩展,最终建成遍布这一区域的14座岛屿和一个半岛。




▲城市中的河道里船舶来往如织


岛屿和桥梁也为这座高纬度的水城带来了“北方威尼斯”的美誉。特别是数十座桥梁将岛屿连为一体,形成了城市鲜明的特色,老城也因此常年被称为“桥间之城”。

作为经济文化的后起之秀,北欧历史的积淀没有南欧那么深厚,所以在斯德哥尔摩的空间格局反映出了不断发展的特色。城市中部是老城区格姆拉斯坦(Gamla Stan),完整保留了中世纪的北欧风格古典建筑群。东部的埃斯特尔玛尔姆(Ostermalm)是较为昂贵的富人居住区,据当地的朋友说,斯德哥尔摩有一种说法,人们能从衣着猜出一个人来自于那个区域。城市南部的索德玛尔姆街(Sodermalm)则是年轻人的天地,汇聚了大量的文艺青年和艺术家,许多艺术品商铺集中于此,滨水的很多船上酒吧也是年轻人夜生活的中心。作为诺贝尔的故乡和诺贝尔奖的颁奖地,斯德哥尔摩北部云集了斯德哥尔摩大学、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皇家音乐学院之类的院校和科研院所,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学生们也给这里带来了青春的活力。




▲女性塑像吸引了众多摄影爱好者


北欧国家在可持续发展领域一直是领跑者,瑞典作为北欧最大的国家,在城市可持续发展领域的实践具有世界影响力,斯德哥尔摩被公认为“全世界最清洁的首都”之一。2010年,更被评为首个欧洲绿色之都(European Green Capital)。尽管瑞典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后工业国家,但是斯京及其所在的大都市区,由于人口不断集聚和增长,也面临一系列生态环境的约束。

在这一背景下,斯京近些年出台了《斯德哥尔摩环境计划》(The Stockholm Environment Programme 2012-2015),坚持以市民为核心,以优化城市宜居宜业宜发展的环境为核心目标,持续提升本地居民的生活质量和归属感。



▲斯德哥尔摩是世界上少数允许热气球穿行的城市


风景如画的皇后岛是皇家领地,岛上的宫殿被称为“瑞典的凡尔赛”。作为瑞典首个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经典,皇宫集合了法国和俄罗斯皇家园林的特点,醒目的轴线和规整的景观塑造,都让人印象深刻。如今的皇宫也走入平常百姓家,皇后岛成为市民们消夏避暑的胜地,人们带着孩子在草坪上嬉戏,尽情地享受难得的夏日。皇后岛上还有一座“中国宫”,并不宏伟,但却体现了18世纪时欧洲皇室对于当时中国文化的推崇。而清朝末年,康有为也曾流落至此,并在斯京外的一个小岛建了一个北海草堂。如今来这里的国内游客,看到这些和中国历史密切相关的风物景致,也难免感慨一番。

初秋的斯京开始阴雨密布,逐渐向寒冷而又漫长的冬季过渡。我想起香港乐队My Little Airport的歌曲《北欧是我们的死亡终站》里唱到“二十九岁,让我们一起到北欧去”。他们用后现代的形式把北欧演绎成了一个极乐世界。那首音乐或许过于另类,但斯德哥尔摩这座城市,着实是在这个不完美的世界中,相对完美的一个城市。北欧是寒冷的,而这座城则注定会带给你一些别样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