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力,比阿尔法狗更厉害的力量
文 杨小黎 编辑 林乃绢 发布时间:2016-03-14
编者按
“人机围棋大战”中,谷歌智能人工系统AlphaGo大胜人类围棋冠军李世石,让人们忧虑了一把人类的未来。但事实上,在数据分析、理性思辨与推理领域,科技能够战胜人类并不出人意料。

人类目前还无法被科技超越的,其实是那些不按“胜率最优”与利益最大化原则出牌的“感性力量”。而世界上最擅长发挥这种力量的,大概就是她们——拥有超强“女子力”的这样一群女性。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一位身兼主持人、演员、配音员与专栏作家的女性,她想要与《华闻周刊》的读者聊聊她所理解的“女子力”以及这种力量能带给世界的影响。



最近人们都在说科技可能超越人类,但你知道吗,其实我们有一种力量是科技无法取代的?那就是人类的“感性力量”,而它最集中的体现,就是“女子力”。


什么是“女子力”?这个词来自日语,意指女生善于发挥与生俱来的女性长处,比如温婉、感性、善于打扮等等,通过这样的力量展现自主性,从而获得人们青睐,甚至能够超越男性获得成功。





“女人是水做的”,十五岁以前的我,曾以为这句话的意思是“女生为了保持青春美丽,所以要多喝水,所以是水做的”;到了二十岁,我又一度以为这句话是说“女人感性、容易落泪,所以是水做的”;直到过了二十五岁,在职场上有了更多历练,人生中也累积了一些故事,我才深刻地感受到,女人之所以是水做的,是因为我们有着“水”一般的力量。




“女子力”最被人津津乐道的是在时尚消费领域,五花八门的促销策略或者销售人员说得口沫横飞,都不一定能奏效,最重要的是女性顾客灵光一现“我喜欢”的冲动,这笔交易就能轻松完成。又或者,在外交和商业谈判中,比起男性正襟危坐地谈条件,很多时候,女性的感性诉求反而可以达到目的;就连在政治舞台上,很多时候打出“夫人牌”,远远比那些硬梆梆的竞选口号更胜一筹。所以,身为女性,别小看这股以柔克刚的力量。





在感情领域,“女子力”同样也不可或缺。在一段感情中,女人将自己打扮得端庄得宜、温柔地表达个人观点,适当地展现自己的“女子力”,并不是为了讨好或依附于对方,而是为了让自己成为自己,同时给彼此留下一些空间。

爱情被很多女人看成是一辈子的功课,从西洋情人节、白色情人节一直到七夕情人节,一年要过三次情人节但是三年也不一定能遇到一个好的情人。在爱情上的“女子力”,是真正困难的挑战,如何自我疗愈、如何学会爱自己?

那一年我入围了戏剧女主角奖、接拍了两部电视剧、一个节目主持、一个广播节目,每天忙碌但是充实快活,我的他也十分支持我,以我为荣,毕竟一起走过了不少春夏秋冬,感情基础让我很放心地让他飞翔,也让我飞翔,但飞着飞着,我手中的线已有别人接手了我却不知道……

在一个寒冷的深夜,我正在拍戏时发现了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幸好那天我演个蒙面大盗,能够冠冕堂皇地面无表情,拍摄过程中没露出一点蛛丝马迹就顺利收工了(看吧,女性果然很会撑……),之后,我没问原因,也不想口出恶言,我不生气他的离去,只怨他为什么不坦白告诉我,他说离开是为了我好,让我全心发展事业,但我更想听到的是:“因为我不爱你了。”女人呀,其实比你想的还勇敢,快刀斩乱麻,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记得我哭了半个月吧,我给自己半个月时间整理过往的信件、照片、日记、礼物,回想在一起时有没有什么说好要一起去做的事,或是要完成的梦想,我列了一份清单,然后,告诉自己,在达成“告别清单”的那一刻,我什么都要放下。


杨小黎在关岛度假尝试驾驶飞机


这一年的时间,过年时,我一个人去吃了曾经约定好的高级旋转餐厅;情人节,我订了一大束玫瑰,再请自己吃了顿烛光晚餐;我自己前往南半球旅行,夏天时我报名了游泳训练班。圣诞节,我买了圣诞树放在房间,还在床头挂了袜子;跨年夜,我去看了烟火,怎么能因为他不在我就错失机会呢?





       前阵子,我跑到小岛度假,保守的我第一次在沙滩上穿比基尼、怕高的我第一次驾驶飞机、怕打雷的我第一次挑战实弹射击,这些事都不在他的清单里,但我知道,我已经离开那时候的自己了。“迎接”很容易,但“告别”却需要勇气,我把强大的“女子力”用在自己的身上,去遇见另一个更棒的自己,一个真正的拥有“水”一般力量的女人。





当然,这股力量,也可以在感情之外发挥作用。比如“女子力”在外交、政治领域,就发挥着它不可被忽视的力量。很多用男性的“硬碰硬”方法难以解决的问题,通过女外交官一篇感性的文章、一番动之以情的言说,往往立刻获得了回旋的余地,让陷入僵局与“死结”的政治议题,重新有了协商的可能;很多高冷的官方场合,男性们笑谈之间暗自角力,空气中剑拔弩张,夫人们一出现,彼此拉拉家常,聊聊服装发饰,则立刻拉近了距离,气氛也瞬间变得轻松,一些不好聊的话题,也随即找到了聊的契机。


最后,这种“女子力”其实源于我们的可塑性强。作为“水”一样的女性,我们不管被放到哪一种形状的容器里,都可以从容适应;我们平时不愠不火不张扬,但因为我们的“感情用事”与不完全按照“利益最优原则”出牌,这让我们具有了无比的爆发力;我们有着滴水穿石的耐力,善于等待和计划;我们包容力强,柔软但不柔弱。


古今中外,不论在哪一个领域,都有着这样以“水”一般的“女子力”憾动时代的女性。而现在,当人们在科技与人工智能面前感到忧虑与无力之时,我想要说,最后能拯救人类的,说不定就是这样一种感性而柔软的“女子力”。





作者简介
杨小黎:五岁时以台湾童星出道,因电影作品《狗蛋大兵》和郝劭文成为银幕情侣。取得广播电视及外交双学位后,身兼主持人、演员、配音员、专栏作家等多重身份,形象清新。曾为《哈利 ▪ 波特》电影赫敏中文版配音,也曾入围台湾地区电视金钟奖最佳女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