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石:明知不易而为之的“Deep Dive深潜”营
文 林乃绢 摄影 王潇珏 发布时间:2015-09-17

图:王石在法国里昂接受《华闻周刊》专访

96日,早上八点的里昂还有些凉意,《华闻周刊》采访团队来到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王石下榻的酒店,清晨的阳光洒进酒店的咖啡厅,带来些许暖意。刚刚架设好摄影器材,王石正巧到来,身穿黑色中山装的他,显得精瘦而意气风发。采访伊始,王石的言谈还略有些拘谨,但随着采访的深入,他却是越聊越放得开,让我们不仅仅看到了一个作为成功企业家的王石,更看到了一个热爱赛艇运动并全身心去推广这项运动的王石。

由王石发起的“Deep Dive深潜训练营到现在已经举办了第三期,深受中国企业家好评,在95日至96日这个周末,学员们从剑桥来到法国里昂,同王石一起观看世界赛艇锦标赛(World Rowing Championships)。

为什么这个训练营会取名为“Deep dive”呢?王石笑道:这和潜水没有关系,所谓的‘Deep dive’,就是要学习如何思考,是要对西方文化深入了解。他接着解释说,很多中国留学生在国外多年,虽然语言已经不成问题,有的甚至还拿到了学位或找到了好工作,但却并不一定就了解西方文化,比如说饮食习惯,如果你人在海外,却连当地的料理都不能习惯,怎么接受当地文化?人家说位置决定思考,同样胃口也决定大脑。王石说,基于这个考量,来到“Deep dive深潜训练营的学员们,首先人要生活在当地,第二要吃当地料理,然后再加上学习西方传统的赛艇运动。在这样有悠久历史的剑桥校园里,一个月的时间中改变会很深,会对他们的未来产生影响。


图:9月6日,王石来到法国里昂,与“Deep Dive深潜”训练营第三期的学员一起观看世界赛艇锦标赛。

要组织这样一个针对企业家群体的训练营并不容易,王石谈起了该训练营举办三期以来,所面临的困难:一个企业家拿出一个礼拜或者两个礼拜来参加训练营,他可能还可以接受,但如果要他拿出四个礼拜来,这就很不容易。我自己的感受是,他们会愿意自主组团到哈佛或剑桥来找我见一下面,但是当我真的设计出这样一个长达一个月的训练营时,90%的人都会说我非常想去,但我下一期吧,或者我明年吧。所以当时我们的组织者也很困惑,因为表示有兴趣的有上百人,但真正落实出发的却只有十一二人。语毕,王石沉吟片刻,又补充道,深潜训练营的理想人数是16人,刚好是8人赛艇的两队人数,而舵手则是要找有经验的志愿者,但这三期都没有达到预期人数。尽管各种安排非常非常难,但我不会缩短训练营的时间。王石用了两个非常,用以表现训练营组织困难有多大,但是他的语气却显得坚定而执着,因为一个月之后回头看,效果是非常好的,可以让一些非常成功的企业家,重新来思考人生,给自己的职业生涯重新定位。王石说。

我们了解到,很多企业家此次来参加“Deep Dive深潜训练营,其实是慕王石之名而来。而王石此趟法国行,不仅要与企业家学员们一起观看世界赛艇锦标赛,也将和他们进行充分的交流。他打算与学员们交流什么?王石把它分成了三部分:第一个部分是关于放下很多人可能觉得自己连一个月的时间都放不下。实际上,如果你自己真想去做一件事,别说一个月,就算两个月或三个月都可以拿得出来。;第二个部分则是关于拿起来很多人无法想像王石已经60多岁还要重新去哈佛过语言关,这就是你要重新选择,自己想要拿起什么东西。;而第三讲则是从哲学或宗教层面来谈生与死我从前两期感受到对他们影响最大的是第三讲。王石说。

经过了三期的尝试,深潜班的安排也有了一些调整,考虑到中国现在的状况,剑桥的初级训练营还是维持一个月的时间,而在哈佛我们则开设了两个礼拜的训练营,算是前二期学员的回流中级班,在国内,我们还开设了青少年班。王石说,深潜班正好和他目前在筹备的办大学计划密切结合,这个训练营是一种教学,深潜班算是大学成人教育学院中的一环。

当我问起深潜训练营是否带有重塑中国企业家精神的想法?王石谦虚地笑了笑说:其实没有这么大的命题,海外学习只是我个人的选择,我不认为别人也应该像我一样走这条路。但因为我去做了,很多人都觉得好奇,所以我才提供这样的机会。我不是一个教育家,只是感受到社会上很多人想要探索,所以‘Deep dive’应运而生。

王石接触赛艇已经超过10年,他认为划赛艇和智力、体力都有直接的关系,像我现在64岁了,身材能保持这样的状态,是和划赛艇有密切关系的。他笑着说出这番话,带着一丝藏不住的自豪。王石不仅是自己喜欢划赛艇,也不断在推广赛艇运动,机缘巧合之下,我去年选上了亚洲赛艇联合会主席,所以不仅要在‘Deep dive’深潜训练营中,也不仅仅是在中国,更要在亚洲,进一步促进赛艇运动的成长。他说,这期深潜营正巧碰上世界赛艇锦标赛,也让第三期的学员来学习感受一下,不可能指望他们看一次比赛就能学到什么实际的东西,就是一种体会,好玩就好。他轻松地笑道。

现年64岁的王石曾到哈佛学习,后来到剑桥大学做访问学者,现在更已成为了剑桥大学彭布罗克学院的威廉皮特院士。从今年七月开始,他又在牛津开始了新的学习计划。

那么,何处会是他的海外学习下一站?他透露说,明年秋天计划到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进修。他还告诉我,从1999年辞去万科CEO职务后,他花了12年时间在国际社会上考察、探险,现在更多的时间则花在校园里。而让他的学习计划有所改变的,是去年4月接下亚洲赛艇联合会主席的重担,在校园的时间被打乱了,更多的时间在亚洲赛艇联合会的工作上。因为我接手后发现,这协会本身有相当的局限性,比方说经费来源非常少,如果一个洲际的运动协会没有固定的经费,很难真正推动这项运动,所以筹措经费就会耗费相当的精力。王石说,除了经费之外,如何组织和推广赛艇运动也是一大重要任务,光是要访问33个亚洲赛艇联合会的会员国,即使一个国家访问三天,也要花上将近4个月的时间,还要安排活动和参加会议。他说这是在进入亚洲赛艇联合会之前没有想到的,所以目前他都还在自我调整当中。

此外,他还提到,中国的转型也是他十分关切的问题。深圳作为中国第一批开放的城市之一,在这个转型之中将扮演十分关键的角色,万科本身在深圳很有影响力,所以很多社会活动都需要我们更积极地参与。因为这些原因,我这两年的计划变化非常大,打乱了原来的节奏。不过,面对这些预料之外的变化,他依旧保持着积极态度,虽然有自己的安排,但有时候变化比安排还要快。计划不如变化,当然变化不如不算话。对我来讲,变化还要说话算话,要怎么去平衡,那是痛苦并快乐着。他开怀笑道。

对于赛艇运动的推进,现任亚洲赛艇联合会主席的王石向我透露说,他还有更进一步的计划,在国际的赛艇运动领域,亚洲与北美洲、欧洲和大洋洲之间的差距都非常大。以体格来说,白种人起码在185以上,中国人的体格与之差距很大。所以如何和国际交流是很重要的,我自己也希望可以进入一个更高的平台。王石提到的这个更高的平台,指的是世界赛艇联合会。从万科到深潜训练营,从亚洲赛艇联合会到世界赛艇联合会,王石对赛艇的热爱已经转化为对该运动不遗余力的实际推广行动。访谈接近尾声,王石理了理服装,他接下来将与第三期的学员们共进早餐,这是我第一次和他们互动,我相信他们很期待,毕竟很多人是冲着我来的。王石打趣地说。


图:王石与学员们一起观看世界赛艇锦标赛

图:“Deep Dive深潜”训练营第三期的学员们观看世界赛艇锦标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