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肖天存:科学家不怕谈钱
文 张雪 摄影 王潇珏 发布时间:2015-09-11


站在牛津大学化学系“雅宝厨房”(Abbot’s Kitchen)的中央,肖天存打了个比方:“我们做化学实验,与做饭挺像,这个放一点,那个加一点,同样的素材,最后出来的东西好不好,全看‘大厨’的手艺,所以名叫‘厨房’也挺恰当。”

“雅宝厨房”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正规化学实验室,它见证了牛津大学化学系逾百年的历史变迁与成就。牛津大学化学系一直以来的传统就是重视基础的“大科学”研究。到目前为止,这里已经出了4位诺贝尔奖得主,现在人们用的锂电池、血糖仪最早都是在这个实验室里发明出来的。

这种厚重的传统,仅仅是置身其间,就已能感受到。但在这里担任高级研究员的肖天存却是一个例外,一方面他对牛津这种宁静致远的科研传统充满敬佩与欣赏之情,另一方面他也不回避产业化、现实与钱的话题。

在他看来,科学家也不妨去了解一下如何把一个科研成果转化为产品,如何从各处吸引来投资,如何让工业界和普通人尽快享受到最新的科研成果所带来的好处。


| “我更清楚工业界要什么” |


1999年以前,肖天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出国,更没有想到自己会来到牛津。在肖天存看来,他人生中的很多转折点都源于机缘巧合。

那时候,他正在山东大学环境工程系从事科研工作,主攻的方向是催化剂和环境科学,先是被破格晋升为副教授,还成为了山东大学青年学术带头人,后来又任环境工程系副主任,工作和生活都还不错。

1999年,因为英国皇家学会的一个中英交流项目,他被派到了牛津大学奥富森催化研究中心,与格林教授(Malcolm Green)一起从事为期一年的合作研究。

“这个项目是英国皇家学会资助的,由中国科协每年向各个地方分配名额。山东省科协有几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去,浪费了名额。到了1999年,山东省觉得,如果再派不出人去,这个名额以后可能会被取消,找来找去,发现我最合适,就这样,我来了英国。”肖天存回忆说。

到了英国之后,他发现自己此前在山东工作的经历非常“有用”,“博士毕业后,我在中国从事科研工作。也通过山东省世界银行环保项目,和山东省省政府、工业企业等合作,进行污染源调查、环境治理和环境评估,跟石化厂、炼油厂、造纸厂等工业界打交道比较多。”

相比于英国大学里只是在实验室里做做试验、写写论文的研究者,我更清楚工业界要什么。”他说。

一年的合同到期后,因为这个项目还没做完,格林教授希望肖天存能继续帮忙“照看”这个实验室,于是又为他续了一年半的工作合同。

在此期间,肖天存拥有了自己的专利技术。他先是发明了利用高分散的铂金作为催化剂,在常温下使过氧化氢与甲醇产生反应生产氢气的技术。之后他又进一步改进了这个技术,通过改变过氧化氢与甲醇的反应比例,将生产氢气转化为了生产超高温蒸汽。


| 来英前四年,一直在为续工签而犯愁 |


再后来,一年半的合同也到期了,格林教授此时却不打算再为肖天存续工作合同。“格林教授本身以做基础科学研究和获诺贝尔奖为自己的终极目标,而我在催化剂方面的专利技术却偏向于工业应用,他不感兴趣”,对当年那段不稳定的生活,肖天存至今仍然记忆犹新:“这样一来,我的工签就断了,必须要回国。好在这个时候,牛津大学出面为我续了合同。”

肖天存说,这一切都得益于牛津大学专利转化公司的专利保护机制,与中国高校和很多英国高校不同,牛津大学实行的是专利“学校保护制”,“如果你跟的教授不愿意交钱来保护你的专利,学校在认为你的专利有价值的情况下,也可以来帮你保护。”肖天存的催化剂专利技术被牛津大学认定为很有工业应用的价值,于是就帮他申请了专利保护,并帮他续了工作合同。

又几经周折,到2004年底,由肖天存主持的一个由沙特研究院资助的项目正式启动,同时他也拿到了英国的永居权,一切才算稳定下来,“直到这时,我才算是松了口气。”但对于感受过饥寒、经历过生活动荡的肖天存来说,科技产业化和筹集资金一直都是搞科研必须要面对的现实问题,也是一个不用回避的问题。


| 路演凭借一块“板”,公司市值翻了30倍 |


2004年底,牛津大学以肖天存的三项专利技术为核心,帮助他和格林教授成立了牛津催化剂公司(Oxford Catalysts Ltd),“但这个时候,公司还只是一个空壳,我们就出去到处找钱。”

后来他遇到了大卫·诺伍德,这位牛津大学现代史专业毕业的国际象棋大师也是伦敦金融界和投资界的名人。了解了肖天存的这项专利技术之后,他立即投了50多万英镑,占股约40%,成为了公司的大股东,其余60%的公司股份则由学校和发明人共同拥有,这成为了公司获得的第一笔投资。

2006年初,大卫·诺伍德突然问肖天存:“公司准备上市,你觉得怎么样?”肖天存第一反应是对方在“开玩笑”,公司才成立没多久,怎么可能这么快上市?但大卫·诺伍德却很认真:“能不能上市,不是我说了算,而是市场说了算,我们可以一试。

此时的肖天存对融资、上市一窍不通。就这样,在此后的几个月,他们准备材料,接触各个可能的投资人。肖天存还硬着头皮和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到伦敦30多家投资公司去进行路演,以“说服他们投钱”。

为了更加直观地展示自己的超高温蒸汽生产专利技术,他用塑料板制作了简单的演示道具,“我后来经常开玩笑说,公司能上市,这块‘板’功不可没。”

“CEO讲完了,我就带着这个塑料板上去演示。我按一个按钮,无法燃烧的液体经过催化剂作用后,马上就能发红燃烧,让人一眼就能看到这个技术的效果。演示完,投资者基本上都很振奋,纷纷表示愿意投钱。”他回忆说。

经过这一轮洽谈和路演,牛津催化剂公司一举登上了伦敦二级技术市场,成功上市。它的市值也从上市前的200万英镑,迅速增加到了6500多万英镑。上市后,公司只出让了不到30%的股份,就换回了1500多万英镑的资金。肖天存后来任公司的首席科学家,除了有股份和奖金之外,还有一份不错的薪水。

尽管这次的科技产业化尝试非常成功,但肖天存却并不想完全离开科研,因为他真正感兴趣的并不是商业运作,而是“应用型科学”。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是一大部分时间在公司里处理事务,另一部分时间在牛津大学的实验室里从事研究,为了使得自己的研究和公司的研究不产生冲突,他又在大学里开辟了全新的领域。

2010年,公司决定搬去美国,肖天存不愿离开牛津的科研工作,最终选择卖掉股份,离开了这家公司。


| “失业的时间”里,创了两家公司 |


在那之后,肖天存把40%的时间和精力投在牛津大学-沙特阿拉伯石化能源研究中心的实验室里,主要从事石油化工炼油方面的研究,而剩下的时间,他可以自由支配。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60%的时间处于失业状态”。

在这些“失业的时间”里面,他做了一些事情,其中包括创业。2009年,肖天存申请了广州市的“领军人才计划”的资金支持,创立了广州博能能源科技有限公司;2012年,他又创立了广州博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这两家公司里,他自己都担任总裁职务。

据肖天存介绍,前一家公司做的是清洁能源和环境净化相关的业务,而后一家公司做的则是保健食品,两者都是在把他的专利技术产业化,“创新可以说是无处不在,它们就来自你的生活。比如广州博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现在在做的这个保健食品,它的专利技术灵感最早其实来自我自己。我一直有口腔溃疡,后来我发现英国一种叫做大叶甘蓝的蔬菜含有对口腔溃疡恢复有帮助的物质。我就基于这个蔬菜的提取物,研发出了一种蔬菜片,取名叫‘即膳’。它是天然功能食品,很多人吃了它后,口腔溃疡好了,觉得效果很好。 ” 

后来,他自己也尝试进行了一些投资。多年的公司上市、创业和投资的经历,让肖天存觉得投资和创业都需要沉下心来。

现在创业的公司和项目很多,到底该选哪个投资,怎么投?他的心得很实在:“很难说什么眼光不眼光,很多时候还真就是个运气问题。”


受访者简介:

肖天存,牛津大学化学系高级研究员,牛津大学-沙特阿拉伯石化能源研究中心创始人及主任,广州博能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及总裁,广州博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及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