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导演的叛逆:骑着摩托去全世界拍片
作者 | 卢鸣 编辑 | 紫兮 发布时间:2015-07-22
作者 | 卢鸣
编辑 | 紫兮
编者按

杨 帆,90后纪录片导演。2012年7月,21岁的杨帆骑着一辆长江720挎斗摩托车,开始了他的环球旅行,一路寻找和他一样生于1990年10月5日的 人。途经13000公里,横跨欧亚大陆,总共找到了23个不同国籍却同日出生的人。经过两年的剪辑,纪录片《世界上的另一个我》于2015年2月在央视记 录频道播出。

新浪微博:@杨帆film

如果大家想对杨帆提问,请在文章末使用“评论”功能。小编将对大家的提问进行选择,并带着你的问题去问杨帆。

85岁的博尔赫斯曾悼念青春。这位阿根廷诗人在《此刻》中写道:“在下一生——我将试着——犯更多的错误,我不再设法做得这样完美”;“我将向着光明旅行,如果我能再活一次——我将赤脚行走,从春天的开端一直走到秋天结束,我将坐更多的马车,我将看更多的黎明,和更多的孩子游戏,如果我还有生命去活着——可是我现在85岁了——我知道我即将死去……”


▲博尔赫斯




在成长过程中,我们很早便学会了小心谨慎地生活,不偏离正道,避免犯错,少做愚事。少年时我曾在深夜做完功课后,悄声关上屋门,把光碟轻轻插入台式机,戴上耳机在电影的光色中寻找梦想和勇气,渴望另一种可能。眼皮打战,冻得手脚冰凉,瞒着爸妈不说,次日还得强打精神上学。


从这层意义上讲,同时期的杨帆是个幸运的少年。在同龄人憧憬着屏幕上的画面时,他已经扛起摄像机去拍摄自己的片子。他的经历听起来或许不可思议,13岁告别课堂,从成都骑行到了拉萨;16岁时拍摄处女作《在黑暗中奔跑》;18岁横渡琼州海峡;20岁受姚明之邀拍摄15集纪录片《赛季》;21岁时,他有了更为惊人的想法:寻找世界上与他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人,以此为目的进行摩托车骑行世界之旅,并把此次青春壮举拍成纪录片《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纪录片封面


2012年7月14日,杨帆带着制作团队一起踏上了追寻之旅。从产生想法到踏上征程,不过短短两个月。我问杨帆,这两个月他都做了哪些准备工作?杨帆笑道,作为一个持中国护照的环球旅行者,最大的准备工作就是申请签证。另外,他在出发前已经开始在国外网站上寻找同生日的人,还在闲暇之余学了修车。一万三千里的骑行之旅,他们行囊里装着摄像机、帐篷,此外还有一些二锅头,过海关时藏在摄制组的房车里,送给沿途的友人。


一路上,杨帆找到了23个“另一个自己”,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虽在时间上起点相同,却有着迥然的人生和命运。这些同日出生的人中,有90后蒙古女汉子兼准妈妈,被父母抛弃着迷于重金属的俄罗斯少年,学校赛车队的工程师,莫斯科“秘密酒吧”的调酒师,失恋的芬兰姑娘,比利时的妥瑞氏综合症患者……


与蒙古90后妈妈芭森扈相处,杨帆感受最深的并非是他们生活的清贫,而是家庭的幸福。在俄罗斯孤儿马克思刚失恋的时候,杨帆和他一起走在街上,当时马克思的心情非常糟糕,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走着走着,突然当街跳起了一段迈克尔·杰克逊的舞蹈。





与这些成长和文化背景不同的年轻人相处,杨帆保持着骑行千里的诚意,他告诉我这些世界上的“另一个他”非常难找,“如果每个人是一块钻石的话,和他们相处就是一个互相打磨碰撞的过程。我们本身有着各自不同的质地和色泽,我在碰撞中去发掘和捕捉他们与众不同的地方,从他们身上感受他们各自的独特力量。”




在我问到杨帆谁是所有的“另一个我”中最潇洒的人时,他给了我一个意料之外答案:“我吧。因为他们也都跟我讲:‘哎呀我也挺想像你这样的。’”





在采访时,他非常喜欢运用比喻,他这样描述了一路上自己的内心变化:“出发时,我的心可能是夜色下的一片海港,是黑色的。我在这一路上慢慢地找到了一个又一个跟我同一天出生的人,他们就像一个个灯塔,在我的港湾上一点点地发光照亮,我经过这半年的寻找跟拍摄,此时此刻我的内心那片海港晚风习习,不时有海鸥飞过,明亮而宁静。”



网上有人称杨帆是90后的标杆,但是杨帆对我说:“标杆是插在地面上的,不太适合我,我可能是滑翔机吧,可以带领大家去感受世界各地不同的自由的风。”






杨帆骑着摩托从二连浩特出境,经过了蒙古、俄罗斯、芬兰、冰岛、爱沙尼亚、比利时和波兰,一路上寻找跟自己同年同月生的人。他遇到了年仅21岁但已经怀孕7个月的蒙古准妈妈,俄罗斯乡村的说唱歌手,在肚子上纹了一条狗的壮汉,刚失恋的芬兰姑娘和热爱生活的东欧居家男人。虽然他们出生在同一天,但彼此的生活却千差万别。杨帆和他们深入交流,并体验“世界上另一个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