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昕璇:客制化我的C式人生
文 林乃绢 图片由受访人提供 发布时间:2015-04-08


“我从未觉得自己是个平凡人,但也从未想过自己可以过得如此不平凡。”谢昕璇这句话才刚落下,我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那是对“C式人生”的由衷佩服,更是一种跃跃欲试的激动感受。谢昕璇是台湾人口中的“七年级后段班”,也是常被戏称为抗压性低的“草莓族”、“85后”,这一代的年轻人,夹在白手起家的上一代和养尊处优的下一代之间,尴尬地和现实拉扯,和理想碰撞,谢昕璇却在踏出台湾这座小岛后,突破了那些隐形的框架,勇敢地用自己喜欢的方式享受生活。

2013年6月,一名台湾女孩在角逐“全世界最棒工作”(The Best Job in the World)竞赛中击败全球33万人,挤进决赛成为世界前三强,立刻吸引了国际媒体的追逐报导,她正是CC(谢昕璇)。这是澳洲旅游局推出的梦幻工作,提供半年约6万英镑(约60万人民币)的酬劳在全世界招聘南澳野生动物看护员,“参加比赛的过程,每一件事都很梦幻。我没有预期自己可以走到最后,就像买乐透一样。”谢昕璇回想起那段被她称为“人生转折点”的旅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全世界最棒工作”的台湾女孩


谢昕璇参赛其实是个意外,“第一届全世界最棒工作是甄选大堡礁的岛主,当时知道这个工作就觉得很有趣。所以,当第二次机会来临时,我抱着‘试看看’的心情参加,当时准备初赛的时间很紧凑,没想到就这么改变了自己的未来。”她用一部影片掳获了评审和观众的心,影片中,攀岩、登山、跳伞,甚至是滑水运动,谢昕璇无不勇敢尝试,阳光般的笑容是她的招牌,无所畏惧是她的特色,迅速在网路上累积起超高人气,就这样经过初赛和复赛,谢昕璇和其他17名参赛者一路过关斩将,获得了到澳洲参加决赛的机会。

“出发到澳大利亚当天,我正搭着去机场的公车,接到朋友从机场打来的电话,着急地说没有看到我的航班,我当时很镇定,因为我以为是比赛的一部分,要考验我的危机处理能力,我还开始寻找隐藏式摄影机。”她打趣地说。结果,原来主办单位弄错了“桃园中正机场”的英文拼音,订成从中国“太原机场”飞往澳洲的机票,当天恰逢澳洲国庆日,各单位都公休放假,谢昕璇笑说还没出发就弄出大乌龙,让她哭笑不得,好在最后她总算绕过半个地球来到澳大利亚。

“从下飞机那一刻起就感觉自己在天堂!”谢昕璇透露着藏不住的欣喜,她说在机场迎接她的是豪华轿车,载着她入住一间很高级的饭店,“当我走进双人房时,我直觉地问了我的室友是谁,没想到工作人员回答是一人一间房,我简直难以置信,因为在台湾生活久了,习惯拥挤的生活,你都忘了拥有一个偌大的独立空间是什么感觉。”原来,谢昕璇惊讶的不是主办单位的高规格服务,而是一个在城市生活久了之后遗忘的舒适空间。

坐直升机遨游袋鼠岛。


接下来的日子,她和其他决赛参赛者行程满档,他们在阿德雷德(Adelaide)抱考拉,和野生动物亲密接触,搭直升机到一片草原上喝下午茶,“每一天都像活在梦里。”谢昕璇笑着说,第一次记者会在一个保育中心举行,工作人员将一个大圆桶搬上台,一揭开幕布,一条近两公尺长的蟒蛇就蜷伏在里面,没想到,谢昕璇面对这个突来的“惊喜”没有任何害怕,反而非常兴奋,“我觉得蛇很可爱,一点都不可怕。把它缠绕在身上好重,我很开心终于有机会把蟒蛇当腰带。”她手舞足蹈地说着,这份勇气让我十分佩服。另一次让谢昕璇印象深刻的是在林肯港(Port Lincoln),那是一块很纯净的海域,她跳进海里和海狮游泳,“海狮就在你身边,可以碰触得到它们,你会感觉自己是水中生物的一份子,我在那一刻觉得格外感动。”在澳洲的一个月,谢昕璇尝试各种新奇活动,更重要的是,她从当地人的身上得到不一样的视野,“很多朋友都羡慕我在澳洲的生活,但我认识的当地居民里,没有任何人羡慕我,因为他们都认为自己在做的事是最棒的,即使是农夫、潜水夫或者活动工作人员,都热爱他们拥有的生活。”她说看到别人的生活态度,会打从心底佩服,因为很多人不懂得用心享受生活,常常以为只有用钱才能换得好的生活品质,但其实只要多用心体会,就能有不同的生活感受。

在澳大利亚与其他参赛者一起潜水和野生海狮游泳。

        谢昕璇在澳大利亚阿德雷德与考拉亲密接触。



当然,一路走来,谢昕璇身边有一群全力支持她的好朋友,我常说“当你真的想做一件事时,全宇宙都会帮你。”因为每当我想起自己从初赛走到决赛的舞台,总是想起那群义无反顾支持我的人,她回忆起当初复赛结束后,根本没有多想闯入决赛的可能,所以她开始到处旅行放松心情,这段时间收到主办单位的英文邮件也没有仔细阅读,一直到朋友焦急地打来电话告知她已经入围决赛,她才急忙开始为决赛做准备,短短几天,一群好朋友很有默契地分工合作,帮忙谢昕璇宣传、公关、翻译、还有处理杂事,一个后援团队就这么一路支持着她,“我到澳洲见到每一个新鲜的事物,第一时间就想和他们分享。”谢昕璇话语之中满是感激。

18名决赛参赛者来自12个不同国家,虽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却有共通特点──执行力,“即使只有20多岁,但他们各个身怀绝技,为了筑梦经历大大小小的挑战,有默剧魔术师、深潜导游、北极探险队向导,真的让我刮目相看!”她认为许多人习惯跟着别人的脚步走,很少有人愿意开创自己的路,谢昕璇看到其他参赛者思路清晰,向前的每一步格外稳健,让她在这一趟旅程中发现自己的渺小,“因为看到自己的不足,所以未来的我不能停下脚步。”谢昕璇如是说,在澳洲决赛铩羽而归之后,她的生活变得更丰富,“比赛落败当然失落,但我的生活从此变得不一样。”她告诉我,在决赛止步于三强后,她的心情喜忧参半,开心的是终于可以卸下压力,把所见所闻跟朋友分享;难过的是她离“全世界最棒工作”只有一步之遥。 

全世界最棒工作”18名决赛参赛者来到澳大利亚,角逐南澳野生动物看护员工作。




毕生难忘的生日礼物


因为这份“全世界最棒工作”,谢昕璇让世界看见了她的存在,但在这之前,她还是个连将英文单字串成一句话都有障碍的“梦想家”。在她大学二年级的暑假,她踏上美国东岸,想用打工度假来一圆“美国梦”,       “我从小就期待出国,但我英文非常烂!根本没想过能去到地球另一端。”她笑着说,当初只是陪朋友参加打工度假说明会,结果一听代办人员说美国打工度假花费很便宜,“我立马报名付订金,这趟美国行就这么‘荒唐地’开始了!”谢昕璇在宾州一个小城里的麦当劳工作,第一天上岗就让她有些错愕,同样在麦当劳打工的台湾朋友们英文程度好,被分配担任柜台收银员,“我英文太差,所以我的工作是负责煎汉堡肉,不需要讲话。”谢昕璇好气又好笑,我似乎能想像她站在炉台前拿着煎肉铲的复杂表情。

她的打工生活就这样揭开序幕,早班常常凌晨四点起床,在麦当劳煎汉堡,几乎和其他人没有互动,偶尔听同事聊天,听不懂就跟着笑,“我这么爱讲话的人,很快就对这种生活腻了!所以一个月后,我争取换个岗位。为此,我每天都戴着点餐耳机,听客人点餐顺便练习英文。”后来,谢昕璇被安排到“麦当劳得来速”(Drive Thru),专门负责汽车餐厅的供餐视窗,“为了和客人打招呼,我第一次把英文单字串成一句话‘Have a nice day.’我当时觉得好high喔!感觉自己好像活在电影里面,我每天为了讲这句话都很期待上班。”她的兴奋都写在脸上,音调也不自觉提高起来。第一次的美国行,没有太多旅游,谢昕璇在美国学习新的生活,“你出去看到的世界,会为自己带来很大的冲击。在美国不论做什么都很理所当然,我们会在煎汉堡的时候边唱歌边跳舞;在台湾,行为太疯狂会被笑,你总不能在便利商店打工时,突然对客人唱歌吧?”她说,那是自己第一次质疑过去的生活模式,“在台湾的生活是保守的,总认为考进好学校,毕业后进一间好公司,那就是台湾社会为每个人画出的人生蓝图。但我出国后开始怀疑‘为什么学到的跟看到的不一样?’”两年后,第二次的美国打工度假成行了。


“第二趟去美国的心态是主动的,我知道要更积极旅行,多看、多听、多体验。”谢昕璇在大学毕业的那个夏天到加州海边的游乐园打工,“我申请工作时表现积极,虽然我英文还是不好,但真的争取到收银员工作,我可以跟客人互动,虽然常常讲错闹笑话。”她接着笑说英文从来不是出国的限制,所以短短几个月,她认识很多当地朋友,跟着他们上山下海,“我们背着重装登山5、6小时,在山区露营,那是我梦寐以求的旅行方式之一。”她说,当时还因为美国朋友的邀约学了冰上曲棍球,“我们三个亚洲女生跟着他学冰上曲棍球,连练球场的教练都变好朋友,最后连租用球场的费用都免了。认识当地人是最划算的旅游。”谢昕璇分享道。在去美国的半年里,谢昕璇得到了一份毕生难忘的生日礼物。她说,美国朋友开车带着她到洛杉矶附近露营,辛辛苦苦爬到山顶上,没想到领到的礼物竟是“三个高空弹跳”。得知生日礼物的当下,谢昕璇非常兴奋,“我早就想尝试但苦无机会,我就这样跳下去,回来后又被推下去,连续三次好过瘾!”她回忆起在美国的旅行,眼里尽是笑意。那个暑假是她在步入社会前送给自己的礼物,“我们从小到大每一步都被社会规范着,如果我不把握这个‘Gap Year’(空档年)的机会也许就没有机会了!” 谢昕璇这么说。


客制化的C式人生


现在的谢昕璇具备多重身分,她有一份全职的保险业务员工作,同时,她是个演讲者、作家、插画家,也时常当活动代言人,她对我说,“我不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我每一天的行程都充满变化,让自己变得很忙碌,可以发现自己有能力做很多事。”选择当业务员是因为工作时间有弹性,又能认识各式各样的人,“我不用赚很多钱,但我要有自由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在“全世界最棒工作”比赛结束后,谢昕璇开始在各地演讲,除了分享在澳洲的所见所闻,更传递正能量的生活态度。她也将自己的经验记录成书出版,她的“C式人生”带给很多人前进的动力,“有人写信告诉我,因为我书上或者演讲时的一句话,让他勇敢去做了某一件事,这样的回馈让我觉得自己带给别人正面的影响。”访谈过程中,谢昕璇始终面带笑容,她的乐观与活力感染了身边每一个人。

谢昕璇在“世界最棒工作”比赛后出书,《C式人生》于2013年在台湾出版


“我每一天都很忙碌,是个停不下来的人,但是我很享受这种生活。”谢昕璇说,自己抱着“想做就去做”的心态向前走,因为出了国,她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疯狂地生活,而且很开心厘清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不会把步伐慢下来,因为这就是我应该有的步调。”她坚定地说。“我本来就是勇于尝试,喜欢上山下海的人,只是现在把私底下的我搬到台面上,好像不可否认地变成了‘公众人物’。”她说,原本“做自己”的这件事也开始变得有规范,她一度不适应被贴上“公众人物”标签的压力,经过一段时间的反省和调适,她做出取舍,转移业务员的工作重心,投入更多心思在写书和演讲上,“我想要和更多人分享,因为如果在我小时候就有人能告诉我‘想做就去做’,我或许有更多时间可以投入我热爱的事。”访谈最后,我问她是否有一个效仿的目标或偶像?她回答我:“当一个别人都想要成为的那一个人,所以,自己就是那个目标。”

谢昕璇从来不是个循规蹈矩表现旅行意义的旅人,她告诉我“走旧的路到不了新的地方。”凭着一股傻劲和冲劲,她用尽力气传播热情与活力,投入自己想要的生活,“只要还有体力、有时间,我会马不停蹄地走下去,世界这么大,我不能浪费时间犹豫,更不能停止学习。”这是谢昕璇的“C式人生”,由自己客制化的精采人生。


本文出自《华闻周刊》第192期(2015年4月出版)精装杂志“行者”栏目。订阅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