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理财 / 这位居英华人成亿万富翁!Deliveroo伦敦上市,背后是全球金融中心的博弈?

这位居英华人成亿万富翁!Deliveroo伦敦上市,背后是全球金融中心的博弈?


本文为微信公众号“华闻派”(ukwutuobang)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微信公众号后台留言或发邮件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英国时间今早八点,英国外卖平台Deliveroo在伦敦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它的创始人、拥有Deliveroo6.3%股本的威尔·舒(Will Shu,中文名许子祥),也因此一跃成为了亿万富翁。

事实上,Deliveroo伦敦上市前后可谓一波三折。

Deliveroo在上周二宣布,计划以每股3.9镑至4.6镑的价格,至多发售256,456,256股新股,预计融资约10亿镑。

就在上市前一天,由于遭到了多家机构投资者的“唱衰”, Deliveroo将最终的发行价定为每股3.9镑,公司估值为76亿镑,低于之前预期的89亿镑。

Deliveroo表示,下调首次公开募股(IPO)发行价区间,是由于全球IPO市场状况不稳定,因此Deliveroo采取了“负责任的定价措施”。

据路透社报道,在今早伦敦股市开盘一小时内,Deliveroo股价曾一度下跌了30%。

截至发稿时止,Deliveroo股价的下跌已收窄至12.5%左右。


尽管如此,此次Deliveroo的IPO也成为了近10年来,在英国上市规模最大的IPO之一,也是伦敦证交所上市规模最大的科技股。

这对于“脱欧”后的伦敦来说意义重大,今年2月阿姆斯丹取代伦敦成为了欧洲最大的股票交易中心



放弃百万年薪,转行送外卖的投行人

熟悉Deliveroo的人都知道,Deliveroo相当于英国版“饿了么”或者美团。它由美籍华人威尔·舒在伦敦创立。

在转行做外卖之前,舒是国际投行摩根士丹利伦敦办公室的一名分析师。

在当分析师的时候,舒经常一周要工作100个小时以上,加班更是家常便饭。对舒来说,每天生活的亮点就是晚上可以吃一顿外卖。

从美国来英国的舒,却感觉在英国订外卖的选择太少了,食物也不够可口,他往往只能在Tesco买个三明治解决自己的肚子问题。

观察到这一市场缺口后,舒选择了辞职。辞职之后的他,为了熟悉伦敦的物流网络和路线,每天都要花好几个小时,骑着自己的小摩托车在切尔西区附近晃悠,后来他干脆做起了披萨送餐员。

最广为流传的一个关于舒的故事是,有一次,他送餐的客户刚好是他在金融行业任职时的经理,经理看到给自己送外卖的小哥竟是昔日的下属,吓了一跳。



“舒是你吗?你现在做什么工作?你还好吗?”经理带着些许惊讶和同情问他。“送披萨。”舒说,“我挺好的。我还急着送披萨给别的顾客,先走了。”

2013年2月,舒和儿时好友格雷格·奥洛夫斯基(Greg Orlowski)在伦敦共同创办了Deliveroo。


在Deliveroo网站平台上订餐,送餐员会在30分钟内将饭菜从餐厅送抵顾客的家或公司。

与Deliveroo合作的商家有很多,其中不乏Wagamama、Leon等颇受当地人欢迎的餐厅,甚至还包括珍珠奶茶店。Deliveroo依靠从顾客和商家的订单中抽成赚钱,每份订单会抽取约2.5镑的提成。

截至目前,Deliveroo已经拥有了600万客户,与11.5万餐厅签了约,签约骑手有10万人。



为人低调的创始人,公司上市后身家约5亿镑

Deliveroo的创始人舒,为人低调,在公司创立8年时间里,他接受的采访或是发布的照片都寥寥无几。

据英媒报道,在Deliveroo上市后,舒的身家可以达到5亿镑。

在Deliveroo成立的前十个月内,员工只有几个人,在伦敦这样一个国际化都市里,人手显然不够,舒几乎每天都需要亲自送餐。

如今公司规模扩张,我们在伦敦的大街小巷都能看到身着Deliveroo商标的外卖小哥不过,舒还是保留了一些“习惯”。

他有时周末也会出门送餐。”Deliveroo的员工凯拉·马克思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说,“不是每个周末都会送,但隔三差五就要亲自送,一来是为了锻炼身体,但最重要的是他觉得很好玩。” 

舒住在伦敦的菲兹洛维亚区(Fitzrovia),周末偶尔去周边地区诸如梅费尔区送外卖。

此外,舒还以穿着随意而闻名。

一位同事说:“他可能是唯一一个穿着短裤和我们一起工作的创始人。在我和他共事的头四年里,不管天气或场合如何,他都穿短裤。”

另一位客户说:“我看到他在公司里做过各种工作,从送餐的骑手,到为客户服务,再到与餐厅签约。他的工作日程非常紧张,但他总是沉迷在工作中,做起事来让人觉得很踏实,他还很爱笑。”




新冠疫情成转折点

近几年来,Deliveroo成为了英国在线订餐平台的“明星企业”,并一度把触角伸向了欧洲其他国家。但其实Deliveroo从创立以来,一直在亏钱。



直到去年,Deliveroo总算迎来了转折点。由于英国政府实行的疫情封锁政策,餐馆和咖啡馆只能关门谢客,英国民众掀起了在家点餐的热潮,这给包括Deliveroo在内的在线订餐平台带来了巨大商机。

Deliveroo的一位发言人表示,2020年,Deliveroo的净收入(主要包括向餐厅和消费者收取的费用)为12亿英镑,同比增长了54%。其中,Deliveroo去年在英国和爱尔兰的净收入增长了65%,至5.99亿英镑。

这表明,Deliveroo在本土市场的份额增长速度超过了竞争对手——欧洲领先的外卖公司Just Eat。

Deliveroo表示,收入增长是由客户数量增加和更频繁的平台使用率推动的。即便在封锁措施解除、人们可以到餐馆就餐的那段时间里,Deliveroo“仍可看到非常高的用户参与度和点餐频率”。

到2020年,Deliveroo的亏损同比收窄了29%,至2.237亿英镑。

据天空新闻网站报道,今年Deliveroo还要继续扩张,将业务扩展至英国超过100个城镇。


谋划上市,商业模式受质疑

今年3月8日, Deliveroo公布了在伦敦上市的计划。

舒在一封致骑手、餐馆和杂货商的公开信中表示:“我们打算设立一个基金,支持我们的数千家合作餐厅和杂货店在疫情后重建他们的业务,并获得更多的顾客,使他们继续成为我们社区的基石。而那些服务时间最长、工作最勤奋的骑手,是他们帮助我们建立起了这项业务。因此,我们打算向最勤勉的骑手,每个人发放高达1万英镑的奖励金。”

Deliveroo还计划利用首次公开募股的收益来支持其“Editions”共享厨房的扩张,这种厨房只面向外卖客户,不允许堂食者使用。

Deliveroo将通过与英国大型高档连锁超市Waitrose、德国连锁超市Aldi和消费合作社超市Co-op合作,推出食品杂货按需配送服务。

此外,Deliveroo还向客户提供购买价值高达5000万镑股票的机会。无论是新客户还是老客户,只要拥有Deliveroo帐户并在Deliveroo上成功下过一个订单,就可以通过其合作伙伴PrimaryBid来申请购买Deliveroo的股票。

▲3月10日,Deliveroo在其官方微信上发布了该消息

客户可以申请价值250镑、500镑、750镑或1000镑的股票。

尽管Deliveroo在上市前进行了上述操作,对它商业模式的质疑之声仍未消除。几家英国大型机构投资者公开也表示,他们不会参与Deliveroo的IPO。

管理着超过1.3万亿英镑资产的英国最大基金管理公司Legal and General Investment Management表示,它可能不会参与其中。该公司提到了对Deliveroo运营的“零工经济”和公司股权结构的担忧,“双重股权”结构赋予了创始人兼CEO的舒超过50%的投票权。

英国另外两家大型资产管理公司Aberdeen Standard和Aviva也表示,他们对Deliveroo如何对待“骑手”的问题感到担忧。

Aberdeen Standard一位发言人称:“作为长期投资者,我们不仅希望投资是有利可图的,而且希望所投资的业务是可持续的,员工权利和员工参与度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

Aberdeen Standard英国股票主管安德鲁·米灵顿(Andrew Millington)表示,Deliveroo对骑手提供的工作条件就是一个“危险信号”。

Aviva股票首席投资官大卫·卡明(David Cumming)也认为,Deliveroo的骑手得不到基本的权利。他说:“我们不会投资Deliveroo,原因有很多,但这是其中之一。”

目前Deliveroo将其外卖配送员归类为独立合同工,按这个标准向他们支付酬劳,但这一做法存在着隐患。

如果所在地的劳动法给予配送人员新的权益和福利,那么该外卖平台将更难实现损益平衡。去年新冠疫情期间,消费者的外卖需求创下了纪录新高,然而即便是这样,2020年Deliveroo仍亏损了2.24亿镑。

配送人员权益带来的影响很难估量。据了解送餐行业的人士透露,目前欧洲的情况是,送餐员从合同工转为员工身份后,其人力开销可能平均增加30%。但Deliveroo对自身人力开销成本是否如外界估计的这么高,曾提出过异议。

Deliveroo上市前,还有一个对其“不利的消息传出。打车平台Uber本月在一项关于是否给网约车司机提供额外福利的诉讼中败诉,英国最高法院判决Uber必须给网约车司机提供假日津贴等额外福利。

尽管适用于送餐员的法律细节与网约车司机存在着区别,但这一消息也同样使投资人对Deliveroo的盈利模式产生了进一步的质疑。

这也使得Deliveroo在上市前的48小时宣布将最终发行价定为每股3.9英镑,公司估值比最高估值低了14%。

一些保守的英国投资机构之所以不愿参与此次IPO,也可能出于文化方面的考虑。诸如双重股权结构此类形式在美国已是司空见惯,但在伦敦上市的公司中并不常见。

这也是许多发展迅速的欧洲科技公司舍近求远,选择去纽约上市的原因。比如2018年成立于伦敦的线上汽车零售商Cazoo,该公司在本周一宣布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AJAX合并,并将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Deliveroo上市背后是国际金融中心的博弈?

虽然一些英国投资者瞧不上Deliveroo,但该公司并不缺乏重量级外部投资者。

2019年,亚马逊牵头对Deliveroo进行了投资。此外,包括Index Ventures、DST Global和Accel Partners在内的风投公司都拥有Deliveroo的股份。

一些人还把Deliveroo的上市,与去年9月成功上市的英国电商公司THG相比(关于THG,华闻君曾写过一篇文章:疫情年,英国却现“最豪气老板”!发员工10亿镑股票,16次收购成美妆电商巨头)。在Deliveroo上市前,英国科技公司 IPO的最高纪录就是由THG保持的,THG在英国上市之后股价一度上涨了40%。

不过THG与Deliveroo不同,THG已经证明了自己的盈利能力,而Deliveroo还在烧钱。

即便如此,英国竞争与市场局(Competition and Markets Authority)还是批准了Deliveroo的上市交易。

此前,英国财政大臣苏纳克也在发布春季财政预算时称,为了增强伦敦对拟上市公司的吸引力,将考虑放宽与上市审查相关的一些限制。

昨天,英国自主研发的DNA测序公司Oxford Nanopore Technologies Ltd.也宣布计划今年在伦敦上市。

根据彭博社的数据,今年在伦敦上市的IPO已筹集了70亿镑,创下了伦敦证券交易所有史以来最好的第一季度IPO业绩。

据彭博社分析,Deliveroo的上市对伦敦金融市场来说具有重要意义。目前,伦敦正在努力提升自己作为科技公司上市地的形象,并努力在国际金融中心的激烈竞争中,与纽约、上海等竞争对手相抗衡。

▲3月17日,英国伦敦Z/Yen集团与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联合发布第29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 29)中,伦敦排名全球第二,但与第三位的上海和第四位的香港差距已经缩小

也有分析指出,在食品配送行业,盈利能力似乎并不重要。

比如德国公司Delivery Hero、美国公司DoorDash的估值都很高。这些公司与Deliveroo的共同特点是,他们都有一套概念性计划,但离把计划变成利润还有一段距离。在此之前,他们所要做的第一步是要打败竞争对手。

这些食品配送行业的公司似乎都遵循同样的策略:要么成为市场领导者,要么退出。


文 彭琳

图片为网络图片


如果您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也有自己的看法、思考和分析,欢迎投稿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了解全球抗疫的最新前沿动态,请点击链接,进入“新冠疫情下的中国与世界”专题主页:


华闻派

《华闻周刊》官方微信公众号——华闻派(ID:ukwutuobang)。读华闻,看世界可以更直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dengbao20190516_126_com: twitter上有个人说去年十月美国已经有疫情了。https://twitter.com/_fuckyournorm/status/1241029757761982464 查看原文 06月12日 17:02
dengbao20190516_126_com: 《人在温哥华》报道称“死亡人数逼近9万 美卫生部长开始甩锅有色人种”https://info.vanpeople.com/?action-viewnews-catid-50-itemid-1075907 查看原文 06月12日 16:55
dengbao20190516_126_com: Infotagion媒体写了一篇关于“事实检查:COVID-19是由美国军事实验室制造的吗?”大家来看看吧https://infotagion.com/factcheck-was-covid-19-created-by-a-us-military-lab/ 查看原文 06月12日 16:47
amp13319216570_163_com: dfewfew 查看原文 04月17日 16:50
amp13319216570_163_com: 大国风范qqq 查看原文 04月16日 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