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斯洛文尼亚医疗访谈 专业医术与暖心关怀并重

斯洛文尼亚医疗访谈 专业医术与暖心关怀并重


本文首发于《华闻周刊》208期“‘重新发现’斯洛文尼亚”专刊。


斯洛文尼亚是一个注重公民健康的国家。据世界卫生组织2016年公布的数据,2015年斯洛文尼亚人均寿命为79.3岁,位列世界第30位。其中,男性平均寿命为76.93岁,女性平均寿命为83.13岁。到2030年,斯洛文尼亚的女性将成为预期寿命增长最多的群体之一。

根据斯洛文尼亚政府于2015年10月公布的《健康系统开支报告》显示,2014年斯洛文尼亚全国医疗卫生总支出占GDP比例为8.6%。在2007-2013年的六年间,平均每1万个人中就有医生25人、护理和助产人员85人、牙医6人和药剂师6人。

“有一次,我感冒生病被送去了急诊,虽然也等了一段时间,但当医生为我接诊时,检查非常细致,而且去医院看病我不用带一分钱。”刚到斯洛文尼亚生活的张小慧回忆起第一次去公立医院看病的经历,那次看病让她感受到了医疗体系的健全和医生对病人负责的态度。


每个人都要有医疗保险


如今,张小慧已经在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生活了七年。据她介绍,斯洛文尼亚采取强制性医保体系,“据我所知,税收缴纳的费用折算下来大概每个月有128欧元作为医保。”由于医疗保险包含了医生诊断和处方药的费用,所以无需再额外付钱。强制性医保

涵盖了专家问诊、住院治疗、处方和孕期检查及分娩等。

斯洛文尼亚的医疗保险主要由当地的医疗保险机构运营,为所有公民提供强制性的健康保险服务。它的主要任务是提供有效的医疗资金的分配。每一个纳税人都会有一张电子健康保险卡,他们每次去医院就医时只要出示这张卡就可以免费就医了。

强制性医保的系统相当规范和完善。雇主必须在雇员一开始工作时,就向健康保险协会为其登记注册。医疗保险费由雇员和雇主双方共同承担。其中,雇员将收入的6.36%用于医疗保险,同时雇主也需要为雇员按其收入的6.56%缴纳保险。此外,雇主还需要额外支付0.53%的工资用来应对工伤和疾病。个体经营者也必须按照其税后收入的固定比例缴费。

同时,失业者、退休人员、长期生病的人以及休产假的妇女必须自行支付固定金额的医保费用才能免费看病。例如,退休人员每年要支付养老金的5.65%用于医疗。另外,在没有工作的情况下,想要到斯洛文尼亚生活的外国人,必须出示私人健康保险的证明,才能获得居住权。


在治疗上,他们争分夺秒


5月19日,英国《独立报》刊登了一篇报道,据著名医疗期刊《柳叶刀》发布的报告显示,斯洛文尼亚医疗水平在全球192个国家中,得分87,排名第18位,远超过了欧洲大国德国和有着享誉全球的国民医疗体系(NHS)的英国。

专家将过去25年每个国家的死亡率数据作为参考,根据设定的医疗准入和质量(Healthcare Access and Quality,简称HAQ)指数进行了排名。HAQ指数基于分析32个死亡原因对世界各国进行考核,其中就包括了病人是否“及时、有效”地获得治疗,从而分析每个国家的医疗护理表现。从评分可以看出,斯洛文尼亚医院接诊病人普遍医术高明,治疗也相对及时。

土生土长的斯洛文尼亚人纳迪尔(Nardil  Mihailic)跟记者分享了一段他的经历。他的家人在英国工作,因为生病不得不进行手术,可在英国医院排队等待需要花上几周甚至几个月的时间。由于担心病情被耽误,纳迪尔的家人选择回到斯洛文尼亚看病。在当地医生诊断之后,立即办理了住院手续,并被医院告知如果再晚一些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现代医疗的鼻祖


说到精湛的医术,纳迪尔非常自豪。据他介绍,“烧伤治疗的鼻祖”佐拉·简泽柯维克就是斯洛文尼亚人。纳迪尔说:“她在20世纪斯洛文尼亚最为动荡的时期,拯救了数以万计的烧伤患者。遗憾的是,简泽柯维克在2015年逝世了。”

简泽柯维克一生都在为挽救烧伤患者的生命而工作。她主张早期切除烧伤区域和皮瓣移植来治疗烧伤,并针对真皮深层烧伤进行治疗。她还为全球的烧伤护理研究设立了全新的标准。可以说,简泽柯维克影响了整个烧伤临床治疗的发展。因此,她被评为“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50位医生”之一。

还有一个例子也证明了斯洛文尼亚医生为全球医疗所做的贡献。世界顶级医学杂志《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曾刊登过一组“水蛭治病”的医学图片,图片上一条水蛭(俗称蚂蟥)趴在患者耳部的伤口上吮吸着血液。这种疗法虽然存在争议,但医疗水蛭还是于2004年获得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现在水蛭已在世界各地的医院中发挥着作用。

尽管在古代,水蛭已被用来治病了,但因为无足够的科学依据,随着近代医学的进步,水蛭逐渐被医学界弃用。但到了1960年代,两位斯洛文尼亚医生让人们重新对医疗水蛭有所认识。他们在皮肤皮瓣移植手术中证实,水蛭可以起到预防淤血的辅助治疗作用。


为了病人的微笑,他们带上了红鼻子


除了医生取得的科研成就,斯洛文尼亚医院的暖心关怀也被人们所称赞。在当地,过去的十几年里,有一群专业表演者组成的“红鼻子”和“小丑医生”医疗团队,他们会走访斯洛文尼亚各地医院,与患者互动做游戏为患者带去快乐,帮助他们早日康复。

“红鼻子”和“小丑医生”真诚、乐观的性格以及滑稽的表演,每年给44,000名病人送去了无限的欢笑。这样既能改善他们住院时的情绪,又给病人们带来了无限的正能量、勇气和信心。

穆尔斯卡索博塔医院的负责人博扬(Bojan Korošec)在接受媒体采访就表示,医院不仅应该提供专业的医疗技术,也应该注重对病人的关怀,尤其是一些年纪小的病人。“红鼻子在我们的病人和医护专业人员中非常受欢迎。他们的到来能有助于病人尽早恢复健康。我很感激他们,因为他们的出现能让病人暂时忘记病痛,这对于他们康复有好处。”

在当地教育机构工作的佐伊(Zoey Levanic)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对斯洛文尼亚的医疗就很满意,尤其是对病人的人文关怀很到位。几年前的一个圣诞节,佐伊的孩子生病了,住在了卢布尔雅那的儿童医院。一天,特警部队成员穿着圣诞老人的服装,身上绑着安全索,从屋顶慢慢下降,向玻璃幕墙里的儿童病患和职员招手。“孩子当时非常开心,他不觉得住院是件痛苦的事。反而很期待惊喜再次出现。”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Chen Money: 今年新出了反洗钱法,这些学生都大胆作死,肯定会被杀鸡儆猴的,如果不没收,那么会被其他案件引用,以后洗钱就更猖獗了,一定会严判。律所的朋友说,钱是不可能退还的,因为这些人根本不可能证明自己没有参与和不知情,更何况一大堆现金存你卡里,肯定多少知道是偷税或者交易毒品的脏钱吧。犯罪记录也是一定会留下的,到时候这些人会在欧洲留下犯罪记录,以后入境英国都难。如果可以还是早点回国吧,至少不会去服刑做义工。大使馆根本不可能为了真的犯罪而和英国执法调查机构撕,人家是人赃俱获。放过你,以后怎么儆效尤。 查看原文 08月23日 18:38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