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轻阅读 / 德国政客开会讲中文,但德国人真的爱学中文吗?我们问了问

德国政客开会讲中文,但德国人真的爱学中文吗?我们问了问


本文为微信公众号“华闻派”(ukwutuobang)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微信公众号后台留言或发邮件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4月26日,在德国自由民主党党代会上,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身后的背景板上赫然写着四个汉字:经济政策,随后他用生硬的中文讲起了开场白:“经济与社会不断变化,我们要与时俱进。”

林德纳之所以说起了中文,是为了呼吁德国儿童尽早学习中文。林德纳这么说:

“未来我们的孩子不仅要学英文,中文也必须要学习。我已经开始尝试学习了,这个语言挺难学的,我建议我们所有人都要这么做。和德语、英语一样,中文也值得我们去学习。”

华闻君在德国采访时发现,中文对德国人而言,似乎格外难。

在德语口语中,有一个短语“chinesisch für jemanden sein“,意思是“像中文一样让人无法理解”,也就是我们的“像听天书一样”。

然而,随着中国经济实力不断增强,中文也比以往受到更多重视。中国在世界各地建立了孔子学院,也有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在孔子学院学习中国语言和文化。

时至今日,全德共有20所孔子学院,在奥地利和瑞士德语区还有3所。

▲孔子学院在德语区的分布图


孔子学院不仅提供各级汉语课程,还组织书法、太极拳等活动。据德语区汉语教学协会统计,在德国,共有29所大学开办了汉语相关专业。

过去20年间,中文在德国中学里的地位也“节节攀升”,从课外小语种,到选修课,再到成为德国部分州的高考科目 (Abiturfach) 之一。

Merics中国研究中心显示,至2018年10月,全德共有86所中小学提供中文科目的学习,其中80所位于柏林和前西德。


▲提供中文课程的德国中小学分布图

虽说中国已牢牢把持住欧盟贸易伙伴的第二把交椅,可每年只有约500名大学新生主修汉学专业。

与邻国法国的高中生相比,德国高中生对中文学习明显动力不足。全德目前有大约5100名高中生选修中文,占德国中学生的0.1%,而法国有大约45000名。

汉语协会主席古德尔(Adreas Guder)指出,德国的学校制度并不利于推广汉语学习:在德国,课程设置由各联邦州教育部制定,而绝大部分教育部官员并没看到把汉语作为正式课程之一的必要性。柏林自由大学的汉学家多宁(Ole Döring) 认为,中国在德国民众心目中的形象也很难激起德国年轻人学习这门本就难学的语言的兴趣。

▲德国中学生的中文作业


中国在大多数德国人心里仍然是模糊的,遥远的,陌生的。

中国与德国不仅地理上相距遥远,历史文化上更是交汇处甚少。德国人出了名的爱旅游,可是到中国的德国游客却一直不多,甚至有减少的趋势。据《南德意志报》报道,2012年有66万人到中国旅游,但到了2017年,到中国旅游的德国游客比2012年少了2.5万人。


华闻君从与德国小伙伴聊天中了解到,不是他们不想去,而是觉得去中国旅游太贵太麻烦,不如去泰国、印尼等东南亚国家便宜简单。

学习外语最原始也最持久的动力,往往是对这门语言所承载的文化的兴趣与热爱。虽然很多德国人学中文是出于实用性的考量,为了简历更出彩或是创造与亚洲人在生意业务往来上的优势,但也不乏出于个人兴趣学习中文的德国人。多米尼克就是这样一个被亚洲文化吸引的年轻德国创业者,他是一名产品管理顾问。

谈到当时为什么选择学对欧洲人来说特别有挑战性的中文,多米尼克笑着用德语说:“大学本科时有一个去别的国家做交换生的机会,法国、西班牙等德国周边国家对我的吸引力不大,于是想来想去,选择了与欧洲很不一样的中国。”

在同济大学学中文期间,多米尼克几乎把中国逛了个遍,青山绿水和热情好客的当地人,都成为了他有趣的回忆。

“当时我还几乎不会说中文,我借宿的当地人不会说英语,也不会说普通话,但她为我准备了很美味的晚餐。我那时筷子用得也不熟练,又偏偏遇到了汤菜,结果一顿晚餐吃得像唐僧取经般艰难。”

如此这般经历,多米尼克还有很多。同时,这些交际困顿,也激发了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用中文与当地人交流。

在中国的大城市,他感受到了一个发展中国家的蒸蒸日上,一种迥然不同于德国小城的动感与活力。

为了继续学习中文,多米尼克又拿出一年时间,住到当地人家里,与他们一起生活。对于那些想学中文的德国人,多米尼克的建议是:一定要到中国来学汉语,自学很难成功。

他认为,一些欧洲的语言,即便发音不标准,往往也能被理解,但中文的声调和发音决定了词义,发音不标准往往就会造成很多误解,所以一定要有适当的语言环境。

多米尼克曾经每周只拿出两个小时学中文,结果他遗憾地发现,他的中文几个月来几乎没有长进,直到他能保证每周20个小时来学习中文,他的中文水平才逐渐有了起色。

回到德国后不久,他开办了自己的咨询公司,并努力把中国的工作效率和对数字化改革的热情用到工作中。他说:“当时选择学中文真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它不仅让我开阔了眼界,认识了不一样的文化,也让我找到了我的职业方向。”

说到中国文化,他笑答:“我可不敢说我完全理解了中国文化,相比没去过中国的欧洲人,我可能知道得要多一些,但中国文化太博大精深了,而且十分多样化;中国历史又十分悠久。我只是见识了其中一部分,还有很多我无法理解的部分。比如‘犬子’这个词,虽然是谦辞,但我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儿子比作狗(笑)。“

徳国自由民主党主席林德纳的中文开场白,和他以身作则地带头学中文,无疑会对德国人学中文的积极性有一定的促进作用。无论如何,作为14亿人口母语的中文,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它的重要性已无法否定。


文 由迪 编辑 林卉卉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华闻派

《华闻周刊》官方微信公众号——华闻派(ID:ukwutuobang)。世事瞬息万变,看华闻,自有一派。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0.197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