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时尚 / 葡萄牙人里贝罗: 我们爱抱怨,可也爱生活

葡萄牙人里贝罗: 我们爱抱怨,可也爱生活


与曼努埃拉·尼扎·里贝罗(Manuela Niza Ribeiro)见面,约在了波尔图地标性的马佳斯蒂咖啡馆(Majestic Cafe)。当天下着绵绵细雨,她大约晚到了半个小时,戴着黑色毛边帽,裹着一件绒毛浅色大衣向我走来。她一边脱下外衣和手套,一边连连说抱歉。

坐定后,里贝罗向服务生要了一杯浓缩咖啡,这才长舒一口气,睁大眼睛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她眼中的波尔图 是忧郁的

里贝罗生于里斯本,25年前随着家人移居到葡萄牙第二大城市波尔图。她的阅历听起来很丰富:里贝罗目前在SINSEF(葡萄牙移民局工会)担任主席,同时也是大学老师,教授民意与犯罪学。她出过3本书,其中一本关于葡萄牙难民问题,书名叫《离开阿勒颇》( L e a v i n g A l e p p o ) 。她自谦地说道:“我不知道该不该称自己为作家。”

里贝罗觉得葡萄牙是一个非常友好的国家,他们欢迎难民。“然而,在自身经济都不足以保障本国就业难题的情况下,救助来自叙利亚等国的难民,无疑是引火上身。”里贝罗说话的口气谨慎,似乎也不想多谈。不过她补充说:“葡萄牙人,其实没有太多共通的国民属性。”

要说葡萄牙人最大的问题,里贝罗一字一句地说,“大多数人都不快乐。”

她表示: “ 葡萄牙人非常喜欢抱怨,抱怨天气,抱怨政府,抱怨作……”归根结底,因为社会经济不好,葡萄牙人赚不到钱。她向我列出更加具体的数据:“最低收入人群每个月580欧,普通毕业大学生一个月才不过1000欧。”

里贝罗口中的葡萄牙及葡萄牙人,图,充满青春活力,生活怡然自得。然而里贝罗却觉得,这座城市自带忧伤的滤镜。虽然城市建筑色彩丰富,但住房密度很高,房间内的照明不够。正因为这里的游客很多,使得本地居民需要应对房价、餐饮价格等的上涨,不得不离开老城,往城外搬。“谁让葡萄牙的支柱产业是旅游呢?”里贝罗像是嗔怪也像是自我调解,“目前,我们还没有太多抗议。”

不过里贝罗也说,她喜欢漫步在波尔图老城。明明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还会常常发现“有些小街小巷很漂亮,怎么好像从没来过。”

“我们与西班牙亦敌亦友”

熟知欧洲历史的人都知道,葡萄牙与西班牙在历史上的关系是“相爱相杀的”。两牙同属伊比利亚半岛,葡萄牙国王单方面宣布独立,而西班牙却不予承认,导致两国之间爆发了长达300多年的战争。直到1640年,在英法的支持下,葡萄牙才真正独立。虽然独立了,可是西班牙的国际地位还是高于葡萄牙,经济发展也比葡萄牙快,连葡萄牙引以为傲的美食,都不如西班牙美食那么知名。

与里贝罗的见面约在了马佳斯蒂咖啡馆

“我的外婆就是西班牙人。”里贝罗讪笑道,“我们与西班牙的关系,亦敌亦友吧。”她笑称,家里的老太太一辈子都很骄傲自己是一个西班牙人。然而,大多葡萄牙人不想承认西班牙的厉害,可又不得不正视其邻居的国际影响力。即使走在街头,不少游客都会热情的对当地人说“Gracias”(西语中的“谢谢”),可是葡语的“谢谢”明明是“Obrigado”啊。

里贝罗认为,比起与西班牙的关系来说,葡萄牙更亲近英国,毕竟英国曾经在政治、经济上给予过葡萄牙很长远的帮助。现在波尔图知名的波特酒事业也是当年的英国商人发展起来的。

美食、家庭是葡国文化中最重要的部分

葡萄牙人的家庭观念很重。里贝罗表示,在她家,每周日一定是家庭日,全家人都要聚在一起聊天,共享丰盛的大餐。即便是欧洲人眼里最潦草的午餐,葡萄牙人也要吃得热乎乎的。“三明治也叫食物?”里贝罗瞪大双眼,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她告诉我,走进葡萄牙餐厅,很少会看见一个人独自吃饭。她笑,“因为葡萄牙的饮食文化,就是要一群人齐齐整整、热热闹闹地享用美味。”葡萄牙虽然不大,但有着辽阔的海岸线,海鲜、肉类都很新鲜,随便烹饪就很美味。里贝罗骄傲地说:“葡萄牙的美食是数一数二的。”不过,葡萄牙人吃饭也是出了名的晚。许多餐厅晚上7点45才开门,9点则是入座的高峰期。即使在家吃饭,通常也是8点才用餐,11、12点又睡觉了。尽管这样的饮食和作息在我们看来并不健康,可视线所及,葡萄牙的胖子并不多。

波尔图街景

里贝罗告诉我,葡萄牙人非常恋家——即使本国经济形势不好,本国的年轻人仍然不愿意出国工作。里贝罗说,历史上葡萄牙有过三次移民潮,都是因为经济大萧条。一次是40年代,许多人移去阿根廷、巴西和委内瑞拉等地;第二次是70年代,许多人移到法国、德国;第三次则是2010年时,许多人移居去了美国。里贝罗说,这或许是葡萄牙骨子里的传承吧,但凡能在家过得安逸,葡萄牙人是不会想要“移民”的。

里贝罗提醒我:“走在路上,你是不是看不到什么葡萄牙的小孩?”里贝罗直言,很多年轻一代没有钱,买不起房,也无法负担一个新家庭,相对延迟了婚姻、育儿的时间。再加上政府配套设施不发达,没有推行实际的鼓励出生率的政策。年轻人只得继续与父母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以找回生活的安全感。

她在谈话中提及,她的两个儿子都在波尔图的公立医院工作。周末时,她也会与丈夫、孩子一同外出,在离波尔图市区开车不到10分钟的亚特兰大海边,喝喝咖啡看看书。采访完,里贝罗看看手表说,“我约了父母一起吃午饭,时间刚刚好。”听完之前里贝罗对国民属性的吐槽,再得知她与家庭之间的亲密互动,我禁不住有一种错觉:葡萄牙人抱怨归抱怨,日子其实美着呢?

本文出自《华闻周刊》第215期杂志,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内容合作,请发送电邮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扫描二维码下载“今日华闻”手机客户端,在线阅读或下载《华闻周刊》精装杂志。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刘肉丸: https://washingtondc.adlist24.com/massagespa 查看原文 11月25日 12:24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0.217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