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时尚 / 他是葡萄牙最大表行的继承人,但觉得自己更像中国人

他是葡萄牙最大表行的继承人,但觉得自己更像中国人


从伦敦坐飞机到里斯本,一下飞机步入航站楼,我就看到葡国表行(Bou- tique dos Relógios)硕大的灯箱广告牌。第二天下午,我见到了这家全葡萄牙最大的连锁手表店的下一代继承人大卫·科林斯基(David Kolinski)。

里斯本自由大道(Av. da Liber- dade)就像纽约的第五大道、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一样,是葡萄牙最具标志性的购物街。在这条大道上拥有一家精品店是每个葡萄牙品牌梦寐以求的。葡国表行一共有42家门店,在自由大道上就拥有两家。我和大卫的采访本来约在其 中一家门店,由于店里的顾客太多,我们又改到了另一家旗舰店。


▲葡国表行位于自由大道上的旗舰店



远道而来的打拼者



初见大卫,完全打破了我此前对他的想象。作为一间连锁表店的少东家, 大卫穿的西装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甚至比他手下的员工还要低调。他的衬衣领口敞着,没系领带;身上没有扑面而来的香水味;头发也并不是那种油光滑面的“大背头”;腰间系的皮带,也并没有显眼的标志。

▲初见大卫,完全打破我对“富三代”的想象


大卫是犹太人,他的爷爷大卫·杰米·科林斯基(David Jaime Kolin- ski)出生在波兰,是一名钟表匠。上世纪30年代,老科林斯基听从朋友的建议到葡萄牙工作,在里斯本的杜克德阿维拉大道(AvenueDuque de Ávila)的 一个楼梯间里,开始了在异国的打拼生涯。与国际制表界接触后,老科林斯基开始造访各种钟表国际展览会。


▲大卫的爷爷——老科林斯基


最开始,老科林斯基销售进口闹钟和挂钟,后来开始卖进口手表。他的第一个办公室设于奥利维拉骑士街,老科林斯基一人同时兼任进口商、销售商、 钟表匠和行政人员四重角色。

老科林斯基去世后,他18岁的儿子 所罗门·科林斯基(Salomão Kolin-ski),也就是大卫的爸爸接管了公司。上世纪80年代,所罗门通过收购一些新的钟表品牌,逐渐成为了市场的领军者。

1995年,葡国表行引进了斯沃琪 (Swatch)集团旗下的众多手表品牌,大举进军国际手表零售市场。在所罗门的带领下,葡国表行迅速扩张。


▲2011年8月22日,David父亲(左)在里斯本哥伦布购物中心的天梭手表首发仪式上

 

2012 年,他们在自由大道的第一家手表店开 张。三年之后,第二家位于自由大道的店铺开张,这间店邀请了葡萄牙国宝级艺术家祖安娜·花康塞洛斯(Joa- na Vasconcelos)和艾迪·弗埃(Add Fuel)进行设计,使得整间店铺呈现出艺术化的设计效果。我的采访就在这间美轮美奂的旗舰店里进行。


▲一进旗舰店的门,抬头就是葡萄牙国宝级艺术家祖安娜·花康塞洛斯(Joa- na Vasconcelos)的作品——流金岁月(Mobile do Tempo)




努力工作是家族文化



犹太人做生意的精明举世皆知,大卫也不例外。12岁的时候,大卫就开始在父亲的手表店里帮忙,他做一些最基本的工作,把手表放回仓库里,复印各种单子。作为家里的独子,大卫从小就被当做家族企业的继承人培养。“在家里,我和我父母亲聊得最多的就是我们的公司。”

大卫和父母有着明确的分工,大卫主要负责公司的发展规划,比如开新店、公司形象和购买新产品。当大卫和父母观点不同时,他们都喜欢用数据说话。“我们会把数字都摆出来,计算各种投入产出比例。比如我想开一家新店,而我父母不同意,那么我就会告诉 他们,这条街每天的人流量有多少,在这里开店会有哪些好处......我们讨论问题时,就像不是一家人一样,都会为公司的最大利益考虑。”


▲大卫正在和老顾客打招呼


中国有这么句古话叫“富不过三 代”。在大卫这样“含着金汤勺出生” 的“富三代”看来,这并不是绝对的,而是与家庭教育有关。

“我的父母亲从来没让我觉得我生在一个富有的家庭里,他们对我要求很严格。一直以来,犹太文化和我们家族文化都倡导努力工作,他们一直给我灌输的思想就是:你想得到的一切都得通过你自己的努力工作才能换来,如果不努力工作,那么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他说。

大卫的父亲从18岁接手公司到现在,已经在集团里工作超过了50年,但他依然没有要退居二线的意思。大卫说他父亲虽然不是24小时都在工作,“但你任何时候都可以联系到他,他也时刻准备着解决任何问题”。


▲大卫父亲年轻时的照片


大卫告诉我这么一句话:“当你喜欢你的工作时,你的余生都不用工作 了,因为你不会把它当成一个工作。” 他说这句话就是他父亲的真实写照, “他没有其他更多的追求,对他来说,卖表就是他最大的乐趣。”


▲葡国表行旗舰店的柜台


当然,大卫的经验远远比不上父亲,但他常常带来新一代年轻人的想法。他说自己和父亲分别代表着创意和经验,两者相加,才能产生新的火花。



在上海找到归属感



大卫有双重身份,他既是葡萄牙人也是犹太人。在大卫看来,葡萄牙人和犹太人都和中国人有不少相似之处,“在中国人身上,我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因此,他也对中国,对中国文化 产生了浓厚的兴趣。2010年,大学毕业之后,大卫趁着上海开世博会之际,来到这里,开始了长达一年半的游学生活。

70年前,纳粹德国疯狂迫害犹太人,上海是一个“开放港口”,是犹太人理想的避难所和避风港。

在上海,大卫去寻访当年的犹太隔离区,看到了不少当年犹太人修建的犹太会堂、学校和医院。上海与犹太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让他感到亲切, 也有一种归属感。


▲在中国时的大卫


大卫对上海这座传统与现代完美交融的城市十分着迷,“你能在高楼大厦里找到一座寺庙。”大卫一脸兴奋地说。

直到现在,大卫依然会想念中国,想念那里的美食,想念那里的人,想念在那里度过的美好时光。他在上海交了 一帮好友,和大卫一样,他们中有不少人已经离开中国回到自己国家生活,但他们每年仍相约着回中国聚一次。在中国的一年半里,除了学习中文,其他时间大卫也没闲着,他去潍坊看了风筝,去西安看了兵马俑,还去敦煌看了莫高窟。

大卫并不是很习惯于中国的“酒桌文化”,“这和我做生意的方式很不一样,我习惯于专注。”但他也很尊重这 种中国人谈生意的独特方式,“如果一 定要喝酒才能谈成生意,那我就喝。” 他爽朗地说。



做中国人生意



中国巨大的市场潜力令大卫萌生了和中国做生意的想法。2012年,从中国回来之后,大卫就开始琢磨如何拓展中国市场。两个国家相距近万公里,怎么能把中国来的客人吸引到店里去呢?

在那时,葡萄牙对中国人来说还是一个相 对小众的旅游国家,更不用说来葡萄牙消费,购买手表这样的奢侈品。但大卫始终相信中国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市场, 一旦打开,“就会引发像多米诺骨牌一 样的效应”。现在看来,大卫这步棋走对了。


▲大卫主持店里和春节相关的活动


大卫一边关注着中国市场的成长,一边小心翼翼地针对中国市场进行“试水”。2014年开始,大卫开始感受到中国人购买力之强劲。特别是在2017年7月,北京到里斯本直飞航线开通后,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开始对这个坐落在欧洲大陆最西部的国家产生了兴趣,并愿 意去玩一玩,看一看。

大卫与中国旅行社对接,导游可以带团到店里来消费。此外,他们还接待不少来自中国的自由行客人。

“我们有六位中国导购,他们能最直接地给予中国消费者购买指导。”大卫深谙为中国顾客服务之道。除了线下服务,大卫还抓住了线上服务。在葡国表行的官网上有三种语言,中文也位列其中。

目前在葡国表行的42家门店中,虽然只有自由大道上的两家承接接待中国客人的任务。但仅在这两家店中,中国 客人就稳居他们最大的海外消费群体头两名。

每年春节,自由大道上的这两间店铺都张灯结彩,装饰一新。大卫邀请来的葡萄牙各界人士及华人华侨在此欢聚 一堂,共庆中国新年。


葡国表行举行的春节活动异常热闹


▲葡国表行专门为中国新年布置的橱窗


采访临近结束,大卫向我展示了店里的一些“机关设计”和一些价值连城的手表。

在VIP包间,当我问他葡萄牙足球 巨星C罗有没有来过这里买表时,大卫故作神秘地一笑:“我们的工作正好和媒体相反,我们是要替客人保守秘密的。”

从大卫的嘴里“撬”不出更多信息的我,把注意力转向他手上那支腕表, 想知道它背后的故事。


▲大卫手腕上的手表现代又低调


大卫大方地抽起袖管,手腕上一款欧米伽的黑色手表出现在我眼前,看起来有些传统,但设计新颖。“表盘是陶瓷的,表带是橡胶的,就像我一样,既低调又现代。”大卫笑着说。


本文出自《华闻周刊》第215期杂志。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刘肉丸: https://washingtondc.adlist24.com/massagespa 查看原文 11月25日 12:24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0.239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