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设计 / 安德里亚:我想成为最懂中国的塞尔维亚人

安德里亚:我想成为最懂中国的塞尔维亚人


无意中选择了学习中文,就这样一学就是6年。如今坐在我面前的安德里亚,全名是Andrija Maticevic。他已是复旦大学博士二年级的学生了。采访时正巧他回到塞尔维亚过暑假。于是,我们的采访就约在了贝尔格莱德共和国广场附近的咖啡店里。

在一个世纪前,土耳其人统治了塞尔维亚多年,后来土耳其人走了,土耳其咖啡却留了下来。因此,塞尔维亚人已经习惯了早上冲上一杯咖啡开始一天的生活。塞尔维亚人不仅喜欢喝咖啡,更喜欢把咖啡馆当作会面和社交的场所。

按这样说来,安德里亚绝不能称为地道的塞尔维亚人,而更像中国人。因为他几乎从不喝咖啡,只喜欢喝茶。他是我见到的第一位不喜欢喝咖啡的欧洲年轻人。

在去复旦大学之前,安德里亚是贝尔格莱德大学语言学院中文系的学生。最初,安德里亚与中文接触也很偶然。

“上高中时,我一心想要成为一名职业篮球运动员。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练习打篮球。所以,我高中的成绩并不太好。但是,我的球技还是没有那么好,成为篮球运动员的梦想破灭后,我决定要学习一门能够为我以后的职业生涯开辟道路的语言,中文成为了首选。”安德里亚说起中文来很标准,儿化音用得恰到好处。

这远比我想象得要好得多。对这一点,安德里亚也毫不谦虚,他说:“我敢肯定地说,我们贝尔格莱德大学教出来的中文系学生,比其他国家的留学生都要好。这是我在复旦大学的一年里,跟其他国家留学生接触后感觉到的。”


塞尔维亚的中文教学已有百余年

据研究汉语在塞尔维亚发展情况的文献资料记载,塞尔维亚的汉语教学可追溯到十九世纪。汉语教学也随着两国之间的密切往来不断发展,从最初的公共课发展到汉语专业本科,随后又招收了研究生和博士生。

1974年,由中国国家教育部选派的中国对外汉语界资深学者刘珣等三人前往贝尔格莱德任教,并成立了汉语教研室。课程设置有精读、口语、现代汉语语法、现代文学、当代汉语概论、古代汉语、古代文学、中国文化、中国历史和中国哲学等。贝尔格莱德大学语言学院随后开设了汉语选修课。

1985年,语言学院东方语言系正式开设汉语本科专业,学制四年。除了汉语本科专业外,还设有硕士和博士培养点。截至2006年2月,共有四十余名中国公派汉语教师先后到该大学中文专业任教。

贝尔格莱德大学语言学院自开设汉语专业起,至2014年共培养了412名本科毕业生,研究生30多人,博士生3人。除了贝尔格莱德大学外,现在,塞尔维亚还有四所大学开设了汉语课程,包括了诺维萨德大学(University of Novi Sad)、梅加特伦德大学(Megatrend University)、辛吉杜努姆大学(Singidunum University)和尼什大学(Nis University)。

2016年年初,两所孔子学院分别在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大学和诺维萨德大学开设。塞尔维亚全国共有100多所中小学启动了汉语教学试点工作。 


兴趣和不服输的劲儿让他成长

可以说,安德里亚是误打误撞进了中文学习的课堂,但学习困难随之而来。“我是零基础进入大学中文课堂的。对于中文的学习没有技巧、没有方法,只有努力学,死记硬背。”说到这里,安德里亚笑了一下。

跟所有的外国人学中文一样,安德里亚觉得学习中文最难的就是写汉字。他说:“由于高中的成绩不理想,我本科第一年是自费生,刚接触中文学习的时候,曾经一度觉得写汉字特别痛苦。”

在此期间,安德里亚的朋友和曾经学习过中文的“前辈们”给过他很多  “告诫”:“中文真的太难学了,无论你多么努力都无法将中文学好。”对安德里亚说这些话的朋友们,最后都放弃了继续学习中文。

或许是因为这些话的刺激,也或许就是因为安德里亚有着不服输的精神,他最终坚持了下来,并有了一个好的结果。“打小起,我对语言学习就很有兴趣。可能我不服输,想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把中文学好。”于是,安德里亚决定更加努力地学习汉语。

“上大学后,我的老师每天都会给我们布置作业,就像中国的小学生一样。根据每天学习的课文,挑出生词来,让我们回家练习。每次会给我们一些生字,让我们在田字格里每个字写十遍。每次的考试也都是手写考卷。到本科毕业时,我已经可以写三、四千个汉字了。除了塞尔维亚语,我已经熟练地掌握了中文和英语,也能说些德语。”安德里亚回忆道。

一年的学习结束时,安德里亚拿到了学校的全额奖学金。他说:“我感觉自己对中文学习很有天赋,所以自己也学得特别努力。一年级第一学期结束前,我第一次参加口语考试时,老师给出的评语是我的发音还行,我的语言能力还是满强的。她鼓励我把中文继续学下去。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每天放学回到家后额外多学习中文4到5个小时。”

每天晚上,安德里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练习写汉字,朗读课文,再把书本合上复述课文。这就是一个与中国没有丝毫关系,但一旦下定决心想要学好中文,就不顾一切的塞尔维亚男孩子。

看到这些,安德里亚的父母有时也会有些心疼,他们会对安德里亚说:  “行了,今天学得够长了,别把自己逼得太狠。早点睡觉吧。”

安德里亚的父亲是一名纪录片导演,有自己的电影公司;母亲在电视台工作,是一名剪辑师,有时也做些电影后期的工作。在塞尔维亚,属于中产阶级的一家人生活得很好,所以安德里亚的父母对他并没有特别的要求,只要他做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找到能够让自己有成就感的事业就可以了。

受到了老师鼓励的安德里亚越发对中文和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本科二年级时,他开始看很多中国的电视节目,最爱看的是凤凰卫视的《锵锵三人行》。“我比较喜欢看有深度、讨论范围很广的电视节目。刚开始,节目里的大部分内容我都听不懂,但是时间长了,慢慢懂得的也就多了。”

除了教授中文,贝尔格莱德大学语言学院还开设了中国历史、中国文学、中国电影、中国哲学等课程。这些课程的设置也都是能够让学生更好地学习并了解中国文化。

除此之外,安德里亚还与在贝尔格莱德读书的中国留学生们交上了朋友。在交谈中,他们也会给安德里亚讲很多中国文化和习俗。

到本科最后一年,原本30人的班级,慢慢地只剩下了20个同学。离开的人都觉得中文太难而自己放弃了。安德里亚是20个同学里中文学得较好的一个。

本科毕业后,安德里亚留在贝尔格莱德大学继续深造。他选择的方向是中国文学,仍与中文有关。不过,所有的授课和论文都是用塞尔维亚语进行的。那时的他有了一定的语言基础,所以他可以通读塞尔维亚语、英语和中文的相关文献资料了。

到复旦大学读博时,安德里亚拿到了全额奖学金。除了学费全免,每年还有一万多欧元的生活补助,他的父母为儿子的成绩感到很骄傲。

那时的安德里亚并没有想那么远,他说:“刚学汉语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能在上海最好的大学读书。当时,就是好奇,想要了解中文到底是门什么样的语言。我也很想知道自己的学习能力如何,能不能把中文学好。”

不知不觉爱上了中国

在上海待的这一年,安德里亚给出了这样的评价:“我对上海以及复旦大学的印象特别好,在我看来它是中国最重要的经济中心,也是很多文化以及文学运动的诞生之地,同时也是一座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的国际化大都市。我本人最喜欢上海的一方面就是它相当丰富的文化生活,作为一个中国文化的爱好者有机会参加那么丰富多彩的活动真的很开心。”

说到上海美食和上海人的热情,安德里亚滔滔不绝地说:“最喜欢吃的是各种各样的海鲜面,跟在欧洲吃的完全不一样,也好吃多了。与塞尔维亚相同的是本地人对外来朋友的好客以及热情。到目前为止,几乎所有我碰到的人都对我特别友好。甭管是在校时遇到的同学,还是走在路上的行人,他们都很乐于助人。当我遇到困难时,我的同学们愿意随时伸出援手。陌生人对我也都很客气。这让我对在上海生活产生了一丝亲切感。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上海比贝尔格莱德以及欧洲很多国家的城市都要大。在到上海之前,我从来没见过这种人山人海的景象。”

在复旦大学,他读的专业是现当代文学。他的同班同学都是中国人,很多同学都是在复旦读了3年硕士后升上来的。对此,安德里亚感觉还是有些压力。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的学习。安德里亚目前正在翻译老舍的短篇小说,那是他最喜欢的中国作家了。

在今年年底放寒假的时候,安德里亚打算去中国其他城市看一看,首站将会是首都北京,看看那里的故宫和长城。

当被问到未来5至10年的人生规划时,安德里亚不假思索地说:“我希望毕了业回到塞尔维亚,成为一位汉学家、翻译家。”

本文出自《华闻周刊》第213期杂志,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内容合作,请发送电邮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扫描二维码下载“今日华闻”手机客户端,在线阅读或下载《华闻周刊》精装杂志。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0.214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