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设计 / 史上首位重金属音乐博士竟是暖男大叔?认准的事就“死扛到底”

史上首位重金属音乐博士竟是暖男大叔?认准的事就“死扛到底”


重金属音乐兴起于1970年代的英国,在全球拥有众多的粉丝和追随者,其中尤其以北欧为首。只有560万人口的北欧国家芬兰,已经成为世界上人均拥有重金属乐队最多的国家。

虽然拥有成千上万粉丝,但学院派的古典乐相比,重金属音乐领域的学术研究几乎是一片空白。而正是这个空白,成为了芬兰人Esa Lilja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当我喜欢一件事,我喜欢自己亲手试试看,我会参与进去,去建造这个领域里属于我自己的那部分。”

 

前无古人的重金属音乐博士

 

Esa生在一个芬兰音乐世家,六岁就开始去芬兰的音乐学校学习音乐。Esa第一次接触到重金属音乐是在一间他常去的柔道俱乐部,那年他12岁。

“在金属乐爆发的年代,我常去的柔道俱乐部也会放重金属乐,我一下就喜欢上了,觉得重金属里面有种触动人心的深刻力量。”

有句宣传语说:All in or nothing,这句话很适合用来形容Esa做事专注投入的态度。

从一个小粉丝,到组建自己的乐队并且担任鼓手,再到创作自己的音乐,带乐队各地巡演。Esa心无旁骛沉浸在重金属乐的世界里,职业音乐人一做就是十多年。

image.png

 图:Esa带乐队演出现场,Esa(后排)担任鼓手

 

“后有天我女友对我说,Hey Esa,如果你确定要在音乐路上一直走下去,就去认真地去学习关于音乐的一切吧。”

女友的提醒(现在已经是Esa的太太了)给了Esa新的灵感。“因为那时候我开始写更复杂的音乐,确实需要充电,我希望能了解各个音乐流派的知识,从而创作出更复杂的音乐。”1997年,20出头的Esa申请了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的古典、爵士和音乐理论课程,开始为自己充电。

“意外的是,在我着手写一篇关于金属乐的论文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这个领域的文献几乎是零,我一共只找到一本书里的一个章节。”

虽然最初走进校园只是想给自己充充电,但“写完那篇论文之后,我总觉得还有事情没做完。我看到这个领域有太多空白等着有人去填补,我没办法就这么停下来。“于是,Esa就此开始了自己的学术生涯,从本科、研究生到业内的第一个博士,再到指导两个重金属乐专业博士生的赫尔辛基大学客座教授,Esa一头扎进学术里,到今年已经是Esa做学术的第二十个年头了。

image.png

图:Esa参加博士论文答辩前,在赫尔辛基大学校园留影

 

世界上第一本重金属音乐著作的诞生

进入一个空白的领域,没有任何前人的研究可借鉴,Esa几乎是给自己选择了一个Hard模式,连研究用的方法论Esa都要自己从头建立。

“最困难的部分是以前完全没有关于这个主题的研究,我需要开发自己的工具来分析重金属的和声。我改进了西方古典音乐的和声理论,作为重金属和声理论来做分析。而且因为这个研究领域是全新的。我的教授Alfonso Padilla虽然对在一般事项上给我很大帮助,但就研究内容来说,没有人能帮助我,所有工作都要我一个人完成。”

image.png

 图:关于世界重金属音乐的第一本书籍

 

2009年,Esa终于完成并出版了他的第一本重金属乐的学术书籍:经典重金属乐和声(Classic Heavy Metal Harmony),虽然进度并不快,但是Esa很满足,“我觉得我的书是世界上关于重金属和声的最好的书,因为它是唯一的。“

 

从聚光灯下到书桌前

和带乐队巡演不同的是,做研究是一个孤独的工作。

Esa开始做研究以后,每天的生活以听音乐、阅读、思考和创作为主。但是Esa觉得和以前的巡演生活相比本质上没有转变:因为都是和重金属音乐相关的。

“做研究确实有很多案头工作,但是我很喜欢去思考然后和学生们讨论音乐,关于重金属我有很多想法想分享,所以我也很享受做研究的状态。”

在赫尔辛基大学的重金属乐暑假特训班上,Esa也担任了一部分课程的讲师工作。学生们来自于世界各地,共同点就是大家都是重金属的热爱者。

image.png

image.png图:Esa的课堂

来自中国的同学Li Xiang在听完Esa的讲座之后感慨,原来重金属这么复杂多样的音乐,也可以从乐理的角度去分析解构。这些学术分析为Li Xiang打开了感知金属乐的新维度。“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严肃的重金属研究,虽然我不是学音乐出身的学生,但是金属乐在我生活中有很重要的地位,Esa的讲座给我提供了另外的角度可以参与到这个行业里来。”


创造力的背后

说起来,重金属乐研究并不是Esa开创的唯一事物,在做研究之余,Esa还是一家柔道俱乐部的创始人。

image.png

图:Esa在他的柔道俱乐部

 

Esa从小就练习柔道,他在柔道这项运动里,感受到一种身体和精神合二为一的力量,“柔道和重金属是我人生中最着迷的两件事,某种程度来说,它们很像,”Esa说。 

创立一个事物,需要专注与耐心,需要日复一日的孤独付出。Esa的这间柔道俱乐部是非盈利性的,和他做重金属领域研究一样,并不是为了读取博士学位然后找一份理想的工作,而是为了一份很纯粹的热爱。

 

儿时理想是木匠或警察,反正不是音乐家

“在我七岁的时候很想成为一个木匠,后来又想过做警察,小时候不确定以后要做什么,但是很确定的是,我不想成为一个音乐家,因为我父亲就是一名音乐家。“

和很多家庭一样,父母越是希望儿女做的事,小孩子往往会产生逆反心理而排斥,Esa也是如此。出身音乐世家的他小时候对未来的职业有过很多憧憬,但唯一不想做的就是音乐家。

“后来也没有做过计划,也没有专门去思考这件事。我往往是想做就投入的去做了,不知不觉又走上了音乐这条路。

image.png

图:课堂上的Esa

 

和人们印象中的重金属爱好者的高冷和叛逆不同,45岁的Esa语气温和,笑起来眼睛弯弯地像个孩子,这可能是他做事像孩子一般专注而心无旁骛的心态的一种外露吧。

谈到未来,Esa说他会继续努力去研究重金属音乐理论并创作音乐。“但让我担心的是,芬兰政府一直在削减教育经费。”Esa小时候的音乐学校和柔道课都是免费的,这让Esa能够去尽可能多地去体验他感兴趣的东西,满足他的好奇心,从而找到自己人生中真正想做的事。“芬兰是一个小国,每个人都享有高水平的免费教育是我们建设更美好未来和平等社会的最佳方式,削减教育经费长远来看是件非常危险事。”


华闻Q&A:

Q:你在音乐路上有过muse吗?是如何被她/他启发的?

A:我的妻子和我在一起已经25年了,她是我的muse,一直支持和鼓励我在职业生涯中所做的一切。

Q:最近听最多的音乐是?

A:我经常同时听很多不同风格的音乐。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正在写一篇关于莫扎特,三角洲蓝调(街头蓝调),爵士乐和流行音乐的和声的研究文章,那时候我在听很多莫扎特和爵士乐。

最近在大学讲授和声的历史,我是从莫扎特的安魂曲开始讲起的,这是我的最爱之一。

同时我最近也在写另一篇关于重金属和声的文章。所以最近也很常听20世纪80年代的英国重金属乐队Judas Priest,从和声的角度来看,Judas Priest与莫扎特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Q:你读过得印象最深的书是哪一本?

A:一个是吉川英吉的武藏,书中主角是一个非常固执但谦虚的人,他努力在他的职业中做到最好并且试图去理解日常的琐碎生活,我想我和他有一些共鸣。

一般来说,我更喜欢读历史小说,比如Jan Guillou的“十字军”三部曲。

Q:你最喜欢的电影是哪一本?

A:我最喜欢的导演是Stanley Kubrick和Sergio Leone,因为他们都会在电影中将配乐运用到极致。Leone 1960年代的镖客三部曲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Ennio Morricone令人难忘的配乐烘托了至少一半的电影气氛。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0.228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