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设计 / 从最高自杀率到全球最幸福国家!这十几年间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最高自杀率到全球最幸福国家!这十几年间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今年三月,联合国发布了一份《世界幸福指数报告》,其中排名第一的是北欧国家芬兰,另外北欧四国也都进入前十。

image.png

一时间,关于“芬兰人为什么幸福感世界最强”的文章铺天盖地。但其实很多人并未注意到的是,在十几年前的1990年,芬兰还是一个自杀率高达每十万人中就有三十人的国家,是世界上自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联合国的幸福指数报告之后不久,Eurostat上周发布了最近的全球自杀指数报告,芬兰的自杀率几乎降至欧洲平均水平,与1990年相比下降了一半还多。

image.png

image.png

在这十几年间,这个只有550万人口的小国到底做了什么竟然实现了这样的逆袭呢?

为什么芬兰自杀率曾高居世界第一 

小编一位在芬兰生活了十多年的朋友曾经谈起过他亲历的一件事:他在人口稀少的芬兰北部小镇读书时,曾和另外几个外国留学生一起租住在一幢别墅里。房东是芬兰人,四十岁上下,和太太离异,小孩和太太一起生活,他自己则开了一家小公司跑业务赚钱。

image.png

▲即使在市中心也人口稀少的北部地区

房东离婚后一直孤身一人,没什么走的近的亲人和朋友。但有学生租客们一起生活,周末大家经常一起喝酒聊天,也还算热闹。到他租住在那里的第二年冬天,已经能感觉到房东的心情经常很低落,酒也喝得越来越多。

那一年别墅里的其他租客因为毕业或是其他原因纷纷搬走了,只剩他和房东两个人。一个周五晚上,他参加完朋友聚会回到家,进门时和坐在客厅喝酒的房东打了个招呼,就径自上楼睡了。

第二天早上,他突然被警笛声惊醒,下楼查看才发现,房东就在那个夜晚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邻居清早路过时透过窗子看到里面的情形,赶紧打电话报了警。

当时他心里五味杂陈,除了听到这个消息那一瞬间的震撼,也有一些自责。他在想如果前一天晚上他没有直接上楼睡觉,而是在楼下多和房东聊一聊,会不会让他心情好一些而不至于绝望到离开这个世界。

我对他说即使那天他耐心倾听房东的苦恼,也只是暂时的安慰,并不能改变房东抑郁的根源。

image.png

▲芬兰北部城市的冬夜

朋友房东的遭遇在芬兰可以说是具有一定代表性的:一方面,他生活在芬兰北方小镇,人口相对稀少而固定,人们之间有一定距离感,如果没有家人的陪伴,再加上芬兰冬天长期阴天,很容易陷入抑郁的情绪中;另一方面,冬天的漫长的雨雪阴天导致人们更容易产生对酒精的依赖,醉酒之后也更容易一时冲动做出无法挽回的决定。

赫尔辛基大学精神病学教授Erkki Isometsä认为,芬兰八十年代末期的自杀率达到顶峰主要与抑郁症相关,而且近一半的自杀事件都存在或多或少滥用药物(酒精或毒品)的状况。

逆袭是如何发生的

从古至今,那些演进出更进步文明的国家,都是敢于直面自身问题并寻求对策,而不是试图侥幸的遮掩和逃避。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芬兰意识到自杀率这个并不光彩的问题之后,立刻把问题提到国家层面,出台了全世界第一个建立在研究基础上的国家预防自杀工程,工程周期为10年(1986-1996),全程共分三个阶段:

—研究阶段:“芬兰自杀研究”,一项针对所有自杀事件的全国心理解剖研究。

—实施阶段:“预防自杀”,在研究结果的基础上有目标的战略性的预防自杀(1993年)。

—评估阶段:内部和外部国际评估(1999年)。

image.png

Isometsä教授说,这个举国动员的项目覆盖了八十年代后期芬兰几乎所有的自杀事件,这个过程本身就极大增强了国家精神治疗系统和全体国民对自杀的认知度和警惕性;其后制定的预防战略,包括九十年代改善抑郁症治疗方法、建立更多咨询机构和方便获得治疗抑郁症药物的平台等等措施,都对医护人员和国民从意识到现实有了很大的影响。

此外,芬兰对酒精的管控也格外关注。比如要求生产厂家必须在酒类饮料的包装上标明“酒精有害健康”的警示;禁止对酒类促销;芬兰警察如果怀疑未满18岁的青少年携带酒类饮料,可对其随身包裹及衣物进行搜查等等。 

image.png

以爱喝酒而出名的芬兰人,在2008年人均消耗10.4升纯酒精,居北欧五国之首,议会在2008年、2009年接连两次修订《酒类税收法》以上调酒税。

由于实在是管得严且税高,一些芬兰人甚至坐船去隔壁爱沙尼亚买酒喝,这些政策和法规的执行力度可见一斑。

image.png

芬兰人的幸福感从何而来

对于芬兰登顶世界最幸福国家,经济学人杂志的一篇文章这样写道:芬兰被各种组织评为最稳定、最自由、最安全的国家,这都可以理解。但在一个温度经常在-20°C左右徘徊的国家,北部很多地方一年中大部分时间见不到阳光,到底是什么让当地人那么快乐?

答案显然不是天气。

芬兰有句谚语是这么说的:幸福就是拥有自己的夏日小木屋和一片马铃薯地。

image.png

免费教育、慷慨的育儿假、相对平衡的工作和生活确保了人们有追求快乐的可能性,不管这种快乐有多简单。

排名出炉之后,芬兰本地媒体也就幸福有关的问题做了一些街访,也许普通老百姓口中的答案更能回答《经济学人》提出的问题吧:

—Aleksi Mikkola,主管,40岁,图尔库:“城市文化具有实验性,充满了生机。这里很安全,因为人人遵纪守法,尽管某些法律条款有些滑稽,比如不允许把啤酒从酒吧带出来到街对面的露台上去喝。”

—Katri Nietosjärvi,平面设计师,38岁,宝宝1岁,赫尔辛基:“带宝宝的这一年是我一生中最好的一年。长长的产假让我有了更多的时间与亲人和朋友相伴。”

—Leevi Mäkikalli,应征入伍者,20岁,图尔库:“人人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与财富或家庭背景无关。”

—Teuvo Tikkanen,媒体顾问,70岁,图尔库:“生活井井有条,让人放心。警方和军队都很可靠。芬兰文化中有挺多好的东西,就是有时候忧郁了一点。”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0.206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