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英国大学自查“混混文化”?#MeToo的受害者绝不认输

英国大学自查“混混文化”?#MeToo的受害者绝不认输


从好莱坞(前)大佬韦恩·斯坦性丑闻被曝光开始,女性反对性骚扰的#MeToo飓风,已经从好莱坞刮向了全球的各行各业。

在中国,#MeToo 同样势不可挡,其影响力已经从高校界扩展到了媒体圈和公益圈。中国女性的勇气在引爆国内舆论的同时,同样吸引了外媒的关注。

《卫报》在报道中使用了这样的标题:#MeToo 在中国:运动在指控的声浪中聚集了起来。

《华尔街日报》:#MeToo 运动在中国声势日益增强。

在报道中国#Metoo的同时,《卫报》也在持续关注着“英国高校性骚扰”的议题。

就在昨天,《卫报》发表了题为“#Metoo在校园:英国高校自查性骚扰”一文,率先在Facebook和Twitter上掀起了讨论风暴。

《卫报》认为,越来越多的女性公开讲述她们所遭遇的性暴力,英国高校开始严厉打击“混混文化”了。

“英国高校性骚扰”就像一头显而易见、却一直被避而不谈的“房间里的大象”,在如此强烈的舆论争议中,终于不得不现身了。

藏在英国校园中的“小混混文化”

“混混文化”(Lad Culture)是英国亚文化的一种,从热衷参与英国摇滚和体育等活动的年轻男性中延伸而来。

他们中的部分人,会长期暴力和酗酒,同时还有性别歧视和性骚扰的恶习。

这些“混混”,会经常以学生身份光顾高校的学生酒吧,频频向高校女生伸出“咸猪手”,有时甚至会动用暴力实施强奸。

凯蒂亚·鲍登(Katia Baudon)就是英国高校“混混文化”的受害者之一。

2015年9月,她去肯特大学新生聚会的第一天,不幸被同学强奸了。

由于实在难以摆脱巨大的悲愤和羞辱感,她并没有立刻向学校举报这件事。事情发生后的一整个学年,她也被迫在浑浑噩噩中度过。

在2016年2月,她终于鼓起勇气向肯特大学报告了这件事。

然而,肯特大学并没有积极处理学生权利受损的案件,而是把这件事推给了警察。

令人惊诧的是,肯特大学这样的“冷处理”并不算玩忽职守,反而有规章制度支持。

1994年,英国大学校长委员会(UUK)起草了一份“泽利克报告”,认为“学校无权自查发生在校园内的性骚扰事件”。

换句话说,英国高校可以根据一份20年前的报告,对权利受到损害的学生袖手旁观。

而警察的反应对鲍登来讲,更无异于雪上加霜。

他们认为,强奸事件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证据不足,无法展开调查。案件被搁置了。

鲍登并不是高校和警方互踢皮球时,唯一一个受到二次伤害的人。

更糟糕的是,“混混”也不是高校所生的性骚扰中,唯一将女性尊严踩在脚下的人。

去年,英国学生联盟(NUS)和1752小组(1752 Group)针对“高校性骚扰”议题,对近2000名英国学生进行了长达一年的调查。

调查显示,41%的受访者曾遭遇、甚至正在遭遇来自大学工作人员的性骚扰和性攻击。

而在这些的受害者中,向学校和警察寻求帮助的人,不到1/10。

《卫报》去年底的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二的大学承认,他们没有性骚扰或性暴力事件的专项负责人,也没有对学校工作人员进行防止性骚扰方面的任何培训。

学校越隔岸观火,学生越处于弱势,也越不相信机构,“英国高校性骚扰”似乎就这样进入了恶性循环。

在调查中,有的学生表示:“我不得不改变我的专业方向,来避免碰到我的导师。”

有的人说:“我害怕和他接触,所有和他有关的学术或社团活动,我绝不会去参加。”

有的人说:“我的考试分数,科研前途,工作机会,都握在老师手里。我几乎没有反抗的筹码。”

在庞大强势的性权力,以及盘根错节的性政治面前,学生被迫成为了牺牲品。

半岛电视台直言,英国高校性骚扰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

《卫报》甚至认为,高校在面对如此频繁的性骚扰案件时,甚至有自满情绪。

学生+学校 & 预防+阻止

英国高校性骚扰的受害者,虽然在性权力的较量中处于弱势,却并不是温顺待宰的羔羊。

肯特大学的鲍登,在遭到男同学强奸,案件又遭校方和警方的消极处置后,一度陷入消沉。然而当她的朋友在遭遇几乎和她一模一样的事情后,她终于感到忍无可忍。

鲍登现在积极在肯特大学开展活动,阻止性骚扰,并鼓励曾遭受性骚扰的受害者发声。而她认为,阻止性骚扰的第一步,就是要在英国高校消灭“混混文化”。

她认为,在这种“混混文化”的笼罩下,年轻男性的攻击力会增加,而女性会越发处于弱势。

肯特大学的学生会主席露丝·威尔金森说:“我们曾告诉过学校保卫处,但他们只是耸耸肩。只有彻底消灭‘混混文化’,性骚扰才不会被默许。”

为了消灭“混混文化”,防止高校性骚扰,除了学生社团外,校方也在持续发力。

面对已发生的性骚扰案件,剑桥大学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针对受害者,专门设立了匿名举报性骚扰的线上平台。另外,学生可以参加线上课程的方式,随时获得预防和阻止性骚扰的帮助和建议。

为了预防更多的高校性骚扰案件,剑桥大学和伦敦大学学院还对在校教职工专门进行了反性骚扰的“师生个人关系政策”,强制规定教职工有责任避免和与自己有专业联系的学生发生性关系或其他亲密关系。否则,教职工需接受校方的工作调动。

作为首批明确公布对性骚扰“零容忍”政策的大学之一,伦敦亚非学院(SOAS)为所有学生和各级教职工提供强制的反性骚扰培训,并对学生在学校、学生宿舍和校外三种环境下遭遇性骚扰的情况进行了详细研究,同时讨论了旁观者如何帮助受害者应对性骚扰的议题。

除了学生和校方外,更有能力阻止性骚扰的,就是处于现场的“旁观者”。

在英国伍斯特大学,橄榄球队被要求加入心理学系的“旁观者课程”(Bystander),学习如何预防和阻止性骚扰。

“旁观者课程”的主要内容是进行情景模拟。假设在酒吧,A对B试图进行性骚扰,那么作为旁观者的C,则需要知道如何进行策略性的预防或阻止。

例如提醒B,或干脆把B带离也好,向预备实施性骚扰的A不小心“泼酒”也好,突然关掉酒吧的灯光或音乐也好,旁观者有责任用自己的应变能力来阻止性骚扰的发生。

走实用路线的“旁观者课程”已经在欧美高校中流行开来,除伍斯特大学外,美国的新罕布什尔大学和康涅狄格州大学也是该课程的积极开展者,甚至还有大学,比如位于布里斯托的英格兰西部大学(UWE),已经把“旁观者课程”列为了必修课。

从消灭“混混文化”,到把“旁观者课程”列为必修,从设立线上举报平台,到对师生进行反省骚扰培训,从学生到社团,从预防到组织,英国各界力量反对性骚扰的努力从未停止。

虽然,#MeToo上升到真正的权力机构,或下沉到个体社交圈(继父、表哥、叔叔、爷爷)的前景仍然不容乐观,但女性的声音现在还并没有被巨大的阻力吞没。

发声,即使声音颤抖。

反抗,即使道阻且长。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0.384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