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察评论 / 观点:加勒比一体化,从保护身份多样性开始

观点:加勒比一体化,从保护身份多样性开始



▲任职于英国兰卡斯特大学历史系的莎拉·巴伯博士

In an interview with The Chinese Weekly, Dr Sarah Barber says she believes the most significant part AAB can play in helping to solve the current major problems in the Caribbean is to make a clear statement of identity; embracing difference and self-determination within its administration and extending this to a greater sense of Caribbean unity.

Dr Sarah Barber specializes in the early-colonial history of the Caribbean and her latest book, The Disputatious Caribbean, was published in 2014. She has written several academic articles on Antigua and Barbuda. Her current focus is on the diversity of the Caribbean region and ways in which identities and their variety can be protected in such small islands.

任职于英国兰卡斯特大学Lancaster University历史系的莎拉·巴伯博士(Dr Sarah Barber),多年前就把加勒比前殖民时期的历史定为了自己的主要研究方向。

2014年,她出版了《充满纷争的加勒比》(The Disputatious Caribbean)一书,在此之前,她发表的多篇学术文章也与安提瓜和巴布达有关。

但现在,她的研究已从历史延伸到了当下,不仅聚焦于探索加勒比地区的多种身份认同,更希望通过这些研究找到保护加勒比小岛上身份认同多样性的途径。

在接受《华闻周刊》采访时,莎拉·巴伯博士谈到了地理特征、气候条件、摆脱英国殖民地身份的运动对安提瓜与巴布达历史、文化及社会产生的影响。

在莎拉·巴伯博士看来,与海洋的关系以及作为群岛组成部分的地理属性,对加勒比海区域的各岛都至关重要,同时也深刻影响着这些岛与相邻大陆上各个社群的关系。这些岛屿相对较小的面积,是塑造其身份认同最重要的因素。

“它们较小的面积,为历史上英国人将这些岛屿组合起来形成联邦(比如背风群岛)提供了基础,同时也为加勒比各国独立后形成几大主权力量提供了依据,因为各个小岛(比如安提瓜岛、巴布达岛和雷东达岛)有继续联合在统一主权之下的需求。”莎拉·巴伯博士对《华闻周刊》说。

她坦言,这些岛屿的“小”,使它们成为了大国角逐的猎物,并带来了生态、气候变化和政治上的问题。

在采访中,她还认为,安提瓜与巴布达目前能够在加勒比地区发挥的最重要作用,就是先明确自身的多样身份认同,并以此为起点,推动加勒比联合成一个整体。

▲安提瓜海滩上展示的五彩纱笼裙,这是岛上居民的传统服饰。

《华闻周刊》:在现代安巴社会中,还能看到前哥伦布时代文化的影响和痕迹吗?

巴伯博士:由于目前安巴的考古发现和相关证据还不是很多,现在很难说前哥伦布时代的社会、历史和文化特性对安巴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此外,由于这里是英国当年在加勒比海控制区域的一部分,英国人曾在早期对背风群岛上的原住民进行清除,因此安巴的原住民及其文化在后来留存下来的不多。

背风群岛(包括安提瓜岛、圣基茨岛、尼维斯岛和蒙塞拉特岛)的首位统治者威廉·斯塔普莱顿爵士(Sir William Stapleton)将群岛上的原住民视为其最大的敌人。原来岛上的卡里纳古人后来被驱逐到多米尼加(Dominica)、圣卢西亚(St Lucia)和圣文森特(St Vincent)的特定区域居住。

《华闻周刊》:英国人将该地变成殖民地后,如何改变了这里的社会结构?

巴伯博士:随着英国殖民者在1632年到来(法国人也曾来到过该岛,英法曾经争夺安提瓜),安提瓜的发展大多与土地使用有关。可能因为其缺乏淡水,加上在地缘政治位置上的脆弱性,安提瓜的发展速度相比于巴布达斯、圣基茨和尼维斯等岛,比较缓慢。

在1 7世纪下半叶和1 8世纪,安提瓜因其行政系统的腐败、派系分化而闻名,也因其种植园主和奴隶主对奴隶的严酷而名声不佳。

因为它是后来发展起来的殖民地,这意味着它与其他英国早期的殖民地不同。早期的以匠人手工制作业为主的白人殖民地,种植的作物与这些地区原住民种植的作物类似。但到后来,殖民地开始转变为英国市场和英国制造商原材料的提供地,变成了获利丰厚的单一商业作物的种植。

安提瓜几乎直接跳过了早期殖民阶段,直接进入的就是种植单一商业作物的殖民地阶段。

早期在巴巴多斯岛上殖民的科德灵顿家族,后来也来到了安提瓜岛。克里斯多夫·科德灵顿成为了两个岛的统治者。作为安提瓜岛的统治者,他从英国王室手里租下了巴布达岛。至于当时他是否曾用巴布达岛来作为“奴隶繁殖”

的基地,在历史学家中仍存在争议。在巴布达岛上出生的人认为,科德灵顿在其遗嘱中,将该岛的拥有权留给了他的奴隶们,也就是说岛上的奴隶们认为自己共同拥有该岛。后来,安提瓜岛和巴布达岛之间长期存在紧张关系,巴布达人多次试图宣示自己的自治权。

在飓风“艾尔玛”来袭后,巴布达90%的地区被夷为平地,很多人被迁到安提瓜居住,但是现在有巴布达人指责安巴政府借这个机会来夺走他们对巴布达岛的共同所有权,并且开始在巴布达岛上推行新的大型建设。

《华闻周刊》:1834年,安提瓜和巴布达岛上废除了奴隶制。这在当时产生的最直接效应是什么?从那时至今,安提瓜和巴布达民众的身份认同经历过哪几个阶段的变化?

巴伯博士:安提瓜后来发展起来的独特身份认同,与1834年的奴隶自由化及奴隶制的废除关系不大,而是来自另一股希望摆脱英国殖民统治而获得独立主权的运动。该独立运动终于在1981年获得胜利,安提瓜和巴布达在当年成为了拥有独立主权的国家(这在整个英联邦国家中算是比较晚的)。

维尔·康沃尔·伯德(Vere Cornwall Bird)领导的政治运动,成功地通过谈判和协商的方式赢得了国家独立,这也为他所领导的安提瓜工党在该国赢得了主导性的地位,直到今天这种地位仍然保持着。

《华闻周刊》:据你所知,安提瓜与巴布达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是什么?这些问题对当地居民和年轻人的未来有何影响?

巴伯博士:对安提瓜和巴布达人来说,飓风后的重建是当前大事。对加勒比国家来说,靠自己的力量能够做的事有限。这使它们在面对气候性的或地缘政治性的外部力量时,较为脆弱。

对旅游收入的需求,使得过多的土地被用于服务游客,这也使得安提瓜比较依赖邮轮市场,加勒比海邮轮大多停靠在圣约翰的码头,游客们从这里登陆到圣约翰去游览,然后再返回邮轮。安提瓜和加勒比海的很多其他地区一样,主要利用离岸银行等来吸引外资,但这也让它们易受全球的“金融净化”运动的影响。

各个小岛还有一个相同的脆弱性在于,发展旨在提高当地生活水平的各种大型工程项目,容易让这些小岛依赖外国投资,也容易对生态带来破坏,并将进一步导致整个加勒比地区本就脆弱的生态系统的受损。但对于这些处于发展中的经济体而言,这些工程项目是具有极大吸引力的,因为如果你不发展这个方面,就只能依赖旅游业。

《华闻周刊》:加勒比目前面临着几大挑战(比如气候变化、地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问题),安巴在这些方面可做些什么?

巴伯博士:安巴能做的最重要一件事,就是明确自己的身份认同,安提瓜岛、巴布达岛、雷东达岛和所有其他小岛,都是安提瓜与巴布达这个国家的组成部分。这些小岛各不相同,也有着不同的历史、经济发展水平和身份认同。如果安巴能将明确自身身份认同作为一个积极的起点,在统一的行政体系下既承认各岛的差异性和独特性,又将这种自我认同扩展到更大的层面,聚合加勒比各国历史的共同点,推动加勒比国家团结成一个整体,那么就能为当地开辟新的发展道路。


本文出自《华闻周刊》第212期杂志,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内容合作,请发送电邮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想看更多内容,可长按下方二维码或点击图片下载“今日华闻”手机客户端,在线阅读或下载《华闻周刊》精装杂志。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0.230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