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设计 / Kirpilan私人美术馆:赴一场与芬兰老友的旧时光之约

Kirpilan私人美术馆:赴一场与芬兰老友的旧时光之约


“我是你太太少年时的朋友,你可能还记得,我们曾经在Paavo的酒会上见过,在Savonlinna歌剧节上也见过一次。这次和您联系其实是有些工作上的事。我最近一直有个念头——我想把我的艺术收藏捐出来。”

这是芬兰收藏家Juhani Kirpilan在1976年写给芬兰文化艺术基金总监的信中的一段。

“一些权威的专家,比如阿黛农美术馆的Leena Peltola,都觉得我的收藏应该被完整和专业的保管。于是我突然间想到,贵基金对接受和运营我的博物馆会不会感兴趣呢,在我百年之后。”

我行我素的芬兰医生/收藏家/专栏作家

Kirpilan生于一个医生世家,家境殷实。纳入第一件藏品的时候,Kirpilan只有二十三岁。

image.png

 Kirpilan收藏的第一幅作品

或是因为年纪尚轻又或是性格使然,Kirpilan在收藏画作时出手大方果断,主题多样,常常一次购买大量同一主题的作品。在给文化基金写信的时候,Kirpilan和他的伴侣生活的公寓里,已有250多件藏品的陪伴。在他去世的时候,藏品已经超过了500幅。

 image.png

Kirpilan1982年的收藏记录


除了投身于医生工作和收藏,Kirpilan还曾为杂志撰写专栏。

 image.png

▲载有Kirpilan文章的杂志

作为医生,Kirpilan清楚地知道自己不会长寿,由于取向特殊,也难有继承人,但是他内心仍然希望在世上留下自己存在过的痕迹。另外一个让他下决心将此事托付与文化基金的考虑是文化基金对同性恋群体的友好态度,这在那个年代并不多见。 

延续主人灵魂的旧时公寓博物馆

Kirpilan博物馆在1990年8月正式开放,依照“延续主人和公寓的灵魂”的理念,博物馆就位于Kirpilan生前的公寓里。

这间300多平米的公寓位于一处幽静古老的居民区的六层,访客需要在楼前按门铃,工作人员在公寓内按下开门键,访客即可进入这栋建筑。一进公寓,左手边是宽敞的衣帽间,按照芬兰的习俗,客人通常要脱掉鞋子光脚进入公寓,以示对主人的尊重。

 image.png

客厅一侧

当你光脚走在公寓的木地板上,你会发现这位芬兰主人的旧时生活风貌保留如初:窗边电话还是用食指拨动转盘号码的样式,书房里的打字机上方还放着一份未完成的专栏稿子,书桌上的便签有着简单数语的记录,让人感觉正在赴一场与芬兰旧时光中的老友之约。

image.png

Kirpilan写作用的打字机

image.png

桌上的便签

当你仰坐在客厅正中柔软的墨绿色丝绒沙发上,不紧不慢的翻看大理石茶几上的书籍,或端详挂满墙壁的画作、窗台和壁炉上摆放的雕塑,旧时芬兰中产阶级的生活格调就这样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image.png

在这间博物馆,每位来客都能得到顾问的陪同,为你介绍藏品的背景,书房、餐厅各个房间的用途。如果放任自己的思绪穿越,会觉得自己回到了Kirpilan的年代,Kirpilan出门未归,你一则边等他,一边与同伴一起欣赏评论他的收藏。

 image.png

靠窗的餐桌,似乎晚餐即将开始,只等主人回来

Kirpilan的收藏有着大量黄金时代的作品。芬兰艺术的黄金时代恰逢1880 - 1910年间的民族觉醒。在1890-1900年间,芬兰还属于俄罗斯帝国治内的自治大公国,那一时期的艺术创作融入了芬兰人的国家认同感和对俄罗斯政治压力的反叛意见。荒凉的冬季景观,野生丛林,神话和民间故事,这些芬兰国家和民族的象征,都是当时的主要创作来源。

画作陈列空间的氛围会赋予画作不同的表现力。这间芬兰收藏家的幽静住所给了造访者一个机会,一个从人来人往的拥挤大型博物馆中区别出来的,专注的将感知能量临在于芬兰黄金时代艺术的机会。它所营造出的挂满画作的家庭氛围和遐想空间,让人得以以灵魂与那个年代芬兰人的精神和理想去触碰,去交流。

image.png

客厅另一侧

收藏的意义在于和自己喜欢的一切生活在一起

除了黄金时代的画作,Kirpilan也收藏了大量肖像和人体,博物馆最初的选择是将黄金时代的作品作为陈列主题。

image.png

在艺术期刊《Taide》的一篇文章中,评论家Juha-Heikki Tihinen将博物馆在1998年的展品描述为“美妙却保守”,他在文章中说道,“K被他的博物馆入柜了”。但其实,作为严谨的文化基金会,这是那个年代很自然的选择。

博物馆的现任馆长Johanna Ruohonen也来自芬兰文化基金,我到访博物馆的时候,这位干练的女士正在安排工匠对博物馆客厅进行维护。Ruohonen带我参观了这家博物馆中的代表作品,寥寥数语,如数家珍。

Kirpilan并未用自己的藏品来炫耀,并未试图以海量藏品赢得芬兰艺术界的声誉和尊重,“他总是从画廊购买画作,而很少和画家们社交,”Ruohonen说,他收藏的目的很简单——和自己喜欢的事物生活在一起。

image.png

书桌上主人的留影


本文为今日华闻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内容合作请发送邮件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0.213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