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设计 / 华人女生半路出家做陶,作品被意大利当红米其林餐厅奉若珍宝

华人女生半路出家做陶,作品被意大利当红米其林餐厅奉若珍宝


本文为微信公众号“华闻派”(ukwutuobang)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微信公众号后台留言或发邮件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Contraste是意大利米兰人气最高的米其林餐厅之一,且有当红大厨Matias坐镇,想要一饱口福的客人需要提前至少两个月预定。而这家超人气餐厅除了采用来自知名大品牌的盘子外,还有一些盘子出自一位半路出家的小陶匠之手。

image.png

这位收到Contraste合作邀请的小陶匠是一位名叫渍的中国女生,剪一席错落刘海的Bobo短发,眼神清澈笃定。

image.png

▲初到景德镇学陶的渍


接触到陶艺之前,和每个人的学生时代一样,渍也在不断尝试和摸索自己真正想走的路。

研一那年暑假,在米兰国立美术学院读装饰艺术专业的渍第一次去了景德镇,第一次接触到陶艺,也就此“入坑”。



遇到人生中的“大Boss”



“走艺术这条路有点像漫画故事,主角带着自己的作品误打误撞勇往直前,中间会遇到很多关键的大Boss出手赏识。Boss指点后,就通关成功了,经常会有这种感觉。”渍说。

Contraste的大厨Matias就是渍提到的“大boss”之一。

 “我自己超爱美食,尤其爱精致料理。Matias是意大利厨艺界爆红的大厨,我就加了他的Ins。没想到他不但回关注我,还发信息问我说你的盘子可以买吗?”

做陶和研究美食之余,渍也是个勤奋的博主,经常把自己的作品和美食心得跟网友分享。在Ins上,渍也Po了很多自己的得意之作。

收到Matias发来的Ins消息的时候,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

但刚开始,渍并没有答应Matias的邀请。

因为那时候正值考试季,而且考试都以意大利语进行,渍忙得昏天黑地,只好把这份难得的邀请婉拒掉。

谁知这位被渍的作品打动的大厨,对艺术的执着程度丝毫不亚于厨艺,过几个月就会再问渍一次,直到一年后渍同意接下这个订单。

试过Contraste的菜式之后,渍和Matias沟通设计风格,得到的答复是:不用考虑去配合菜式,你尽管做,我来配合你的盘子。

被如此地认可和信任着,渍有些忐忑的按自己的想法设计了盘子,交给Matias。

结果Matias当场表示:“盘子太美了,我舍不得拿它装食物,应该把它们挂在墙上做装饰。“ 他改变了把渍的作品当餐盘的计划,直接作为艺术品挂在了Contraste的墙壁上。

image.png



image.png

▲渍为Contraste餐厅制作的作品


image.png

▲Matias大厨


“Matias的订单启发了我,“渍说,”收到这个邀请之前,我正面临在纯艺术和实用艺术之间做选择,这个订单让我找到了一个二者完美结合的点,而且还跟我爱的美食有关。”

这位“意大利厨艺界的大Boss“ 不但帮渍意外打通了眼前这一关,还为她的下一关开了个好头——他把渍的作品在粉丝众多的Ins账户上Po了出来。

image.png

▲Matias在Ins上Po出渍的作品


很多餐厅看了Matias的推荐纷纷慕名来订渍的盘子。其中不乏曾在米其林排名第一的Noma餐厅工作过的,或是拿奖拿到手软的明星大厨。

渍陆续接下了一些订单,她最近刚试完一位曾在Noma工作的大厨的菜式,开始着手设计和制作,预计在九月完工。

“比如他的一款汤,从表面到底部是由清澈到厚重渐变的。我给这个汤设计了有层叠的梯度的盘子。在这个层层叠叠中可以看到汤由浅变深的过渡。“

image.png


进入一个可以无止境吹毛求疵的世界

回想起来,Matias并不是渍遇到的第一个“大Boss“,最初带渍入坑的,是她一位名叫宝塔糖的豆瓣好友。

2014年暑假,渍看到宝塔糖在豆瓣上发消息说自己有一间景德镇陶艺工作室会空出一个月,她抱着体验一下的心情直奔过去。

陶艺作品看来优雅不羁,但渍到景德镇亲自一试才发现,真正的陶艺制作不但比想象中步骤更繁杂,而且是个重・体力活。

像渍为Contraste做的那批盘子属于步骤比较简单的:要经过揉泥、造型、晾三天、800°C素烧、上釉、再晾一天、1280°C高温烧等等。

每个步骤的时间、火候,甚至用哪个窑,摆在窑的哪个位置都会影响成品的效果。

每烧一窑作品,渍都要做出密密麻麻的跨度半个月,精确到小时的时间表。

image.png

“我这个人很吹毛求疵。我爱陶艺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个过程中我可以充分地吹毛求疵。别人不但不觉得我过分要求,反而觉得理所应当,这让我特别享受。”


image.png

专注于这些苛刻繁琐的细节中,渍体验到从现实世界扯脱,完全沉浸式创作的那种纯粹的愉悦。



image.png

但也有让渍觉得头疼的地方——就是制陶要求的体力强度。

有一次渍搬十几个坯胎去窑炉,边走边眼看着自己手和胳膊都开始剧烈地颤抖。

“当时脑子就一个念头:不能放手!千万不能放手!就用意念咬牙硬走到一个路口,终于看到有个地方可以放下。放下那一刻我抬头望天,心想我为什么要做陶艺不做纸雕呢?!”

虽然也会开玩笑地谈论制陶辛苦,如果再选一次,渍说她还是会走做陶这条路,而且希望能更早一些,从大学就开始。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渍初期的作品


在美与危险之间游走的创作者


和其他爱美的女孩子不同的是,说起这些辛苦,甚至高温作业可能带来的危险,渍显得很是云淡风轻。在她眼里,这和做陶的享受和成就感比起来,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渍最近开始练习制作玻璃,要在近在咫尺的高温明火上烧,稍不小心就会在眼前炸裂。


“因为玻璃很脆,如果一开始没有用火苗轻扫它,玻璃突然遇到高温就会炸,有一次我走了一下神儿,烧得猛了,直接就玻璃星子乱飞。等我以后有了自己的工作室,我可能要在墙上刷一排大字:安全生产要记牢!”渍笑道。



做出“写着自己名字”的作品



虽然是半路出家,金牛座的渍和陶艺一拍即合,很快有了自己的创作风格。渍偏爱从自然中汲取创作灵感,比如长在砖墙上的苔藓。

“我用放大镜拉得很近去看,一毫米一毫米地去看。会看到苔藓里面有针尖儿大的红色的小蜘蛛爬来爬去,而且看到苔藓会开花,美极了。”

渍把从苔藓深深浅浅的绿,与砖墙质感和颜色的对比中所发掘出的美感,都赋予了自己的作品。

“我爱用哑光釉,也用金色的釉,金色釉是闪耀的效果,哑光釉会有丝绒或者沙一样的质

感。这种对比我很喜欢。”

image.png

▲渍汲取自然灵感的作品


渍最近的尝试是打算做出不同材质和陶艺组合在一起的作品,去体现冲突与融合的美感。



爱一件事,就把生命放进去


学陶以来,每年几个月在景德镇的日子,渍天天做陶做得灰头土脸,但是能真切的感觉到从心里源源不断流淌出的能量和灵感。

 “每天脑子里想的全是做陶,梦里都在计算着,不行!这个到时间了!要烧了!一下就醒了。”


说起自己和米其林餐厅的合作,渍直言不讳地说主要是运气好。但言谈间,能感受到她对陶艺与美食发自内心的喜爱。也许她的运气也根源于此。

 “Matias找我合作之前,我也一直在尝试各种菜式,也做记录,写菜谱。只是从没想过会和高级餐厅合作,没想过把这件事变成事业,就是因为真心喜欢才去做的。”

image.png

image.png

渍的手艺


image.png▲日料店里,渍做的小清酒杯

把陶艺、美食这些自己喜欢的事都集中在一点,变成自己的事业,是出于偶然。但只要你舍得付出时间和精力,努力去寻找方向,然后多坚持一下,总会找到一个自恰的点,渍说。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0.199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