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格陵兰岛闹独立,中国人买单?

格陵兰岛闹独立,中国人买单?


据德国媒体报道,在世界上最大的岛屿——格陵兰岛的冰层下,蕴藏着大量有价值的矿产资源,近年来吸引了大批中国企业来此投资。在这之前,格陵兰岛的主要经济支持来源于丹麦,而中国投资企业的注入,为格陵兰岛的独立经济发展注入了一脉新鲜的血液。

格林兰岛人想要去看医生,甚至还经常需要一名口译,不是因为他们不会说格陵兰语,而是在个巨大的北极岛屿上,不管是看医生还是去政府机构办事,官方语言都是丹麦语。

格陵兰岛的主权虽然属于丹麦,但是近十年来,丹麦人只负责格陵兰的外交和国防事务。格陵兰人在日常生活中仍感觉不到拥有真正的自主权,因此,他们当中大多数人认为,格陵兰岛是时候必须要独立了。

在这个世界最大岛屿之上将选出新一届的议会。此次选举的结果将间接决定格陵兰寻求独立的速度。岛上所有有影响力的政党都支持独立,问题在于,什么时候以什么代价实现独立。但是众所周知的是,没有有效的支持,格陵兰岛无法自行完成独立。这里生活着5.6万人口,只相当于德国一个小镇的人口数量,各个居民区之间没有道路交通连接,岛上也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城市。 

目前,格陵兰岛经济的主要来源是渔业。该岛财政预算的一半,相当于5亿欧元都来自于丹麦政府的拨款。丹麦首相拉尔斯·勒克·拉斯穆森(Lars Løkke Rasmussen)曾强调,如果格陵兰岛想从丹麦独立出去,那么这笔拨款自然就不会再有了。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全球变暖给格陵兰人带来了希望,随着气温逐渐上升,北极的冰川逐渐融化,这座80%土地都被冰川覆盖的岛屿所具有的地缘政治地位也随之逐渐上升,因为在广阔的冰川之下,蕴藏着丰富的自然资源:石油,铀矿和稀土。

这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可能会给格陵兰岛的独体提供强劲的推动力。丹麦奥尔格保大学的格陵兰问题专家,前格陵兰政府部门负责人乌尔里克·普拉姆·加德(Ulrik Pram Gad)表示:“目前大多数的勘探项目还处于初级阶段,但他们可能为在国民经济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大型采矿项目铺平道路,想要做成这些,还需要中国投资者前来披荆斩棘。

其实中国投资方早已整装待发:中国的原材料行业巨头盛和资源已经认购了澳大利亚“格陵兰矿物能源公司”(GME)的股份,获得了在格陵兰岛南部开采稀土和铀矿的授权。据悉,一旦位于科瓦内湾(Kuannersuisut)的矿山开始盈利,中国投资方将的得到GME公司60%以上的股份。而在格陵兰岛北部的希特伦峡湾(Zitronenfjord)计划开发的锌矿,也有中国投资方参股。另有一家中国企业拥有在西部拟建的铁矿的所有权。

在丹麦,许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中国投资者在格陵兰岛如此受欢迎?人们关心的是,格陵兰与美国的关系是否会因此而受到影响,因为对于美国来说,格陵兰岛因为临近俄罗斯而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之前美国在该岛部署过核武器,目前美国仍然将反导弹预警系统的一部分设置在格陵兰岛上。

对此格陵兰人没有过多的顾虑,加德说:“中国投资者与其他国家的投资者无异,丹麦人对矿山并不感兴趣。”去年,格陵兰的总理金·基尔森(Kim Kielsen)甚至亲自到访中国招商引资。目前,一家中国财团是格陵兰机场扩建项目的最终候选人之一。不过加德强调,格陵兰政府并不是想摆脱丹麦而从此依赖另一个国家。

加德还说:“理想的状态是得到不同国家的支持,这样我们可以与美国保持和平安全的关系,同丹麦与冰岛也保持一定的联系,我们可以向挪威学习规范采矿业,与我们在加拿大的因纽特人朋友有更多的合作,当然,来自中国的投资我们也很期待。”

然而,迄今为止,凭借中国投资开采项目的巨大期望尚未实现。目前只有一个项目已经启动,其他许多项目还在筹备当中。格林兰大学的政治学副教授玛丽亚·阿克伦(Maria Ackren)坦言:“该行业的发展并不像预期的那样强劲,目前世界市场上的原材料价格不尽人意。”

尽管如此,格陵兰的纳雷拉克党(Partii Naleraq)为独立仍设立了明确的日程,该党的一位候选人说:“我们想要摆脱受害者的角色,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希望在2019年进行一次投票,看看是否大多数人都支持独立,在2021年我们将作出最终的决定。”

格陵兰其他的大多数政党则更偏向十年计划来完成独立。这可能是因为冰川融化还需要一些时间,届时冰川下的矿藏更容易被开采。尤其是中国对稀土几乎占有垄断地位,而稀土也是智能手机和其他技术设备不可或缺的原材料,随着科技的发展,对稀土的需求量会日益增长。

格陵兰政府驻丹麦代表处的玛蒂娜·林德·科勒普斯(Martine Lind Krebs)指出,对于即将举行的选举来说,首要关注的还是教育,住房建设和捕鱼份额等问题,语言也是很重要的问提,据研究调查,只有一半的格陵兰人会一点甚至完全不懂丹麦语。艺术家朱莉·哈登伯格(Julie Hardenberg)刚刚完成一个试验:在半年的时间里,她在格陵兰岛只说格陵兰语。“这太难了”,她表示。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0.467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