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轻阅读 / 在北京留学10年, 少有人知道他是瓦国前总理的儿子

在北京留学10年, 少有人知道他是瓦国前总理的儿子


偶遇克里斯·利尼(Chris Lini),是在机场。我从伦敦坐着30多个小时飞机,辗转了两趟,昏昏沉沉抵达了瓦努阿图。招呼我的本地人告诉我,汉姆·利尼是前总理(于2004-2008任职瓦国总理),是现任瓦努阿图气候变化部部长,他儿子克里斯·利尼则在北京念书。适逢汉姆·利尼出差,克里斯便前来送别。一切都是这么巧,不然也就没有机会认识这位会说中文的瓦国人了。

受访者克里斯·利尼

“我爸问我,为什么都没有哭一下。”

克里斯·利尼是2007年去中国留学的首批瓦国人。当时中国政府向瓦国学生提供全额留学奖学金。那一年,克里斯19岁,刚好是上大学的年龄,便争取到了一个名额,踏上了留学北京之路。

克里斯的父母陪着他,一路坐了20多个小时飞机,抵达北京。离别时,父亲汉姆本以为从未离开过家乡的儿子会有一丝留恋,甚至会哭,没想到克里斯潇洒转身,就开始奔向自己的新生活了。“我爸问我,为什么都没有哭一下。”克里斯解释说,自己不是真的没心没肺,只是从小就没有和父母一起生活在首都维拉港,而是在彭特科斯特岛(Pentecost)上被爷爷奶奶一手带大的。于他来说,到北京也好,去别的地方也好,都是没有与父母在一起,落差感不大。不过,没过多久克里斯就开始想家了。

在北京,想家的时候就去瓦努阿图驻中国大使馆。“与我同时期留学的还有17个瓦国人,我们经常一起在大使馆聚会。”克里斯说,来中国留学的瓦国同学大多家境普通,他们只要能通过瓦国“高考”就可以来中国留学,因为所有人都拿到了全额奖学金(含学费、生活费和往返机票)来读书。

平日喜欢和其他同学一起踢球

和其他人一样,我只是名普通的留学生

在北京的日子,与瓦努阿图着实大不同。克里斯说,北京生活便利,吃的选择也多,24小时都有7-11便利店、还有麦当劳、肯德基和随叫随到的出租车司机。瓦努阿图是没有这些的,克里斯很快就喜欢上了这里。

同学们大多并不了解他的家庭背景,因为克里斯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同寻常,既没有保镖傍身,穿着也简单,浑身上下一个奢侈品牌的logo都没有。只有一位与他走得很近的澳门同学,因为知晓了利尼姓氏和其在瓦努阿图的地位,才发现克里斯的父亲,原来就是当时的瓦努阿图总理。不过克里斯说,他与那位澳门同学的关系也没有因为了解到“他的爸爸是谁”而产生什么变化。 

“这没什么的,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在没有取得像我父亲那样的成就之前,我什么也不是。和所有同学一样,我只是一名留学生。”克里斯耸耸肩。

克里斯就读的北京语言大学

说起来,克里斯在北京度过了最为丰富又漫长的留学生涯,一晃10年。他起初想,中文学不会也没关系,因为母语是英文,混一年后用英文修一个专业就行,结果学校不肯。

他先后去了天津电大、清华、北京工业大学,都被劝转学。克里斯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说出实情,乐呵呵地说,“他们说我的中文太差了。”最后,他到了北京语言大学。前前后后读了四年中文,学校终于同意他开始修读经济贸易专业,今年克里斯读到了大四。

克里斯最早只能用简单的中文沟通,常常走进商店说“我要这个”,然后买了单就走。“平时没课时就在宿舍看电视,或出去泡吧”。为此,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中国政府提供的全额奖学金被取消了。

在中国打过工,泡过夜店

对外国留学生来说,北京语言大学的经济贸易专业收取的学费是11600元一年,这个数字于大多瓦国人来说,是天价。好在克里斯家对他的留学很支持,克里斯直言,“学费是合理的,不过房租太高了。哪怕只是住学校宿舍也不便宜,每学期就要9400元。”他回忆起2007年刚到北京的时候,物价很便宜,“真的很便宜”,大约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什么都开始贵了。

除此之外,家人还会给他寄一些生活费。“我妈每个月给我寄2400元。”对于普通学生来说,这个数字刨去房租在北京也足够生活,但克里斯可是“瓦国前总理的儿子”,2400元会不会显得不够气派?克里斯摆摆手,“够了,再多我就会拿去喝酒,一下子就花光了。”

与同学一起做月饼,过中秋

钱不够的时候,克里斯也会去打工挣点零花,说到这里,他似乎有些难为情,“有时候会去当地人家教小朋友打篮球。时薪挺高的,最多的时候200元每小时。”克里斯还有其他省钱的妙招,

比如“在三里屯的很多酒吧,外国人去是免费的!”“尤其是早上6、7点的时候。”爱玩的克里斯表示,自己在北京最喜欢的夜店是Mix。

因为年少不懂事,克里斯在北京还进过一次警察局。整整5天,克里斯与其他15个不认识的人被关进了一个约莫10平米的房间里,站着的时候并不觉得拥挤,但要都躺下就有些困难了。晚上,他不得不夹紧胳膊,身体挺得笔直地入睡。伙食也非常简单,他回忆道:“每天都是鸡蛋汤,有时上面漂一点猪肉末,就着馒头吃。”苦吗?克里斯再一次云淡风轻,“可以接受”。

克里斯的父亲为此专程到北京来看他。克里斯说,父亲与自己的关系是相互尊重的,他在北京做过的一些“荒唐事”父亲也都知道。他补充道,“他没有骂我,只是给我讲了许多道理。”

一旦回国,最不舍北京“出租车司机”

其实看看克里斯,今年30岁,岁月却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举手投足间仍像孩子一般。提到这些过往,他的表情尤其放松,还会“咯咯咯”地乐。

克里斯虽然尽情描述了自己在中国的“学渣史”,可他真说起中文来还是让人忍不住惊叹——这或许就是那些“自称不怎么念书,却又考了满分”的人,也有可能是因为他在中国真的待挺久了。他的中文发音不仅标准,没什么“外国口音”,语法也很准确。说起中文时,他还喜欢加入更多描述性的细节。

克里斯的中文课本

他提到自己爱旅行,去了上海、广州、珠海、深圳、澳门……“哈尔滨可能是我最喜欢的。还有丹东,也很美。”克里斯还记得第一次看到冰雕时的震撼,他形容道,“很多彩、很漂亮。”

他自认为是一个“开心”,“不怎么生气”的人,与女友在一起,才会偶尔吵吵架。女友也是在北京留学的瓦国人,研究生已经毕业,回到了瓦国工作。如同所有情侣一样,他们有自己的“暗语”:想说悄悄话的时候,就在瓦国讲中文,因为别的当地人就听不懂了。而结婚呢,他一如既往地笑,“我家人都很喜欢她,有时她也会来家里吃饭。不过我还年轻呢,35岁以后再考虑婚姻大事吧。”

今年计划大学毕业就回瓦国的克里斯,并没有想好要不要子承父业,当一名政治家。他认为,“当政治家,要顾虑的意见太多了,责任也太重大了。”作为利尼家族的新一代继承者,他希望自己可以不是只能“从政”,而是拥有更多自由的职业选择。比如,开一个卡瓦吧,或利用中文的语言优势,帮助拓展一下瓦努阿图旅游业。“一切都有可能吧”,他说。

“对北京自然也会有些舍不得了。”克里斯感慨道。不过要问最舍不得什么,他想了想,“出租车司机。”克里斯补充说,因为北京的“的哥”都热情、善良,很能聊,也是他最深刻的北京印象。


本文出自《华闻周刊》第211期杂志,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内容合作,请发送电邮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扫描二维码下载“今日华闻”手机客户端,在线阅读或下载《华闻周刊》精装杂志。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0.222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