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创新 / 没有女朋友?英国华人创业公司给你一个疼你的机器人

没有女朋友?英国华人创业公司给你一个疼你的机器人


家里有亚马逊智能音响的人注意了,近日有网友曝出,自家音箱会莫名传来人工智能助手Alexa的突然大笑,半夜发出这样的诡异笑声,无比之吓人。

大笑什么时候会发生,没有人知道。当你给它“关灯”的指令后,Alexa可能会安静2秒,然后送你一个莫名的笑声。亚马逊官方回复,这是因为Alexa被某些词语唤醒,错误理解了用户的指令。

人工智能的突飞猛进,已经让人们开始下意识地把它当成假想敌。“人工智能焦虑症”重度患者们害怕,当机器人变得越来越聪明,越来越难以控制,是不是会危害到身为“创造者”的我们?

尽管人工智能威胁论仍在被热议,但难以阻挡创业者们对这一全新领域的向往。在英国伦敦学成后创业的华人小伙庄宏斌就是这样一名创业者,他不仅看好人机交互,并且希望能通过团队的努力,带给人们一款稍微特别的人工智能产品。↓

你们都不知道,其实华闻君是一个隐藏的科技控。去年9月,一家英国初创公司Emotech的产品展演会吸引了华闻君的注意,因为他们家的一款智能家庭机器人声称和谷歌的Home和亚马逊的Alexa都不一样,是款“有个性的机器人”。

纳尼?机器人有个性?怎么个有个性法?


第一次与Olly的亲密接触,被转粉了


第一眼见到这款机器人Olly的时候,华闻君就被这个有着可爱小男孩名字,还有着甜甜圈一样俏皮外形的机器人所吸引。就像是Engadget文章中写道的一样:“现在所有公司都在开发智能个人助理,但很少有哪个像Olly一样惹人喜爱。”

原本以为创造它的人肯定是个萌妹子,结果见到公司创始人庄宏斌才发现,他原来是个英国名校毕业的高材生。



第一次与Olly的亲密接触,是庄宏斌打开了展演厅的门,Olly立刻“站”了起来,对华闻君身边的联合创始人Chelsea说:“Hello!Chelsea.” 人脸识别还是做得蛮不错的嘛。

庄宏斌带华闻君走到演示人脸识别的电脑前,在屏幕上,人的五官都被电脑分析了,皱眉头代表你有些心烦,咧嘴笑代表你很开心。原来在机器人眼里,人类这么容易被看透。

不仅是面部表情,就连你的语气语调以及表达方式都会被它注意到。这么贴心的机器人,你是不是很想要一款像这样的男(女)朋友?

庄宏斌说,Olly的独特之处在于它能通过深度学习技术,不断“进化”,熟知并掌握“主人”的喜好和个性。通俗点来讲,说它“见人下菜碟”可谓是非常准确了。

看过电影《普罗米修斯》的小伙伴应该知道,未来辅助人类的生化人中既有忠诚的Walter,也有阴暗狡诈的David。每一个Olly也能根据主人而被“培养”成不同个性,或者风趣幽默,或者爱心泛滥,或者极具责任感,或者乐观自信。

与其他人工智能系统被动接收指令不同,Olly更加主动,与它磨合久了,它就会像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不用你说就能帮你选出你最爱的音乐,把灯光调成你最舒适的亮度,在你每天该起床的时间不厌其烦地叫你起床。(这莫不是老板最爱的员工类型?)

这也是Olly与其他人工智能助手最大的不同,“AI不该是冷冰冰的,被动的,而应该是自然的,有情感的。”庄宏斌说。

如果你前一天早上问过Olly“今天天气如何?”隔天起床,它会自觉向你汇报当天的天气。


如果你上周看书的时候,让Olly播放了爵士乐,下次你再在沙发上“葛优瘫”的时候,Olly就会主动问你要不要来点music?甚至连歌单都帮你选好了。



当华闻君问到,现代人的生活时刻对着电脑屏幕,对着手机,人工智能是否会让人与人之间变得更加隔绝?庄宏斌说:“恰恰相反,如果加强机器人的拟人化特性,你反而会重新找回与人交流的感觉,甚至有时,它能够加入到家庭成员之间的对话。另外一点,有了Olly作为你的私人助理,你不再需要经常查看手机,因为如果有重要的邮件和信息Olly都会提醒你。”

如果人工智能越来越聪明,终有一天将“取代人类毁灭地球”可如何是好?这样的话,作为这一领域的开发者,他们早就耳朵听出茧了,但Emotech的工程师笑着“安慰”华闻君,“放心吧,现在的技术离机器人反超人类还差得远呢。”


庄宏斌接着解释道:“用户还是对机器人有完全的控制,你可以限制摄像头开关的时段,可以关闭它读取你情绪的功能,用户可以自主决定互动的程度,如何互动。”

“偷窥”这群创业者的办公室

2018年年初,带着对Olly的极大兴趣以及对庄宏斌在英国创业历程的好奇,华闻君去到了这个位于伦敦的塞满“程序猿”的办公室。


一进门就看到数不清的电脑屏幕,上面飞速地跑着代码,大家既轻松又颇有兴趣地进行着焦灼的讨论。

在这样的环境里,华闻君再一次见到了庄宏斌。产品即将量产,他比上次见面的时候明显忙碌了很多。刚刚完成了一个电话会议,接下来他还要去面试新的员工。

从2014年创业到现在,他经历了海外创业能想到的各种挑战。

在人人网工作了十年,庄宏斌一直在研究人与人的社会网络,而2014年,他决定带着研究人与技术的想法来英国读研。他选择的专业是伦敦大学学院的人机交互,这个专业算得上全世界在脑神经科学领域的领头羊,培养出了谷歌旗下DeepMind的众多团队骨干。

即便带领团队赢得了众多创业大赛的奖项,即便有很让人激动的创新概念,但作为一名外国留学生,他首先要面临的现实问题竟然是如何解决签证。

从中国来到英国,“十年来在国内积累的人脉与资源也不能带过来,相当于重新开始,心态上肯定有落差。甚至这些都谈不上,你就连怎么留在英国都是一个挑战。听起来蛮细节的,但这真的就是海外创业要面对的。”庄宏斌说。


万事开头难,“首先找到一个你很Passionate的事情,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坚持。任何的创业者都会面临好的时候和坏的时候,这是客观规律,就看你有没有足够的信念能一直支持你实现你的初衷。还蛮难的。”

2016年9月,创业整整2年后,第一个Olly原型能够“被唤醒”了。这对整个团队来说,都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他认为另外一个创业的关键因素是“人”,“很多事情单打独斗是做不了的,看你怎么样团结一群人,在你身边,一起为了你的愿景去努力。”团队最开始只有三个人,庄宏斌要亲自去说服各方面的人才加入他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团队。



因为Olly是融合多学科的一次尝试,Emotech的团队成员来自不同背景和专业,“我的团队里有来自脑神经科学、计算机视觉、机械工程、动画设计、硬件以及语音等各领域的人才,他们聚在一起也会相互交流,碰撞出很多火花。”

“我花在招人上面的时间远远多于管理员工。”庄宏斌说,“在前期将标准订得高一些可以让你管理团队事半功倍,后期也很少出现‘八字不合’或者理念分歧。”


“创业嘛,在于一个创字。”庄宏斌说。创造之后,如何成功地将它推销出去,成功融资,这是庄宏斌认为同样重要的带有“商人”性质的一面。

早在两年前,Emotech就宣布完成了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两家机构上海澜亭(Lightning Capital)和深圳盈合(Alliance Capital)均来自中国。

在Indiegogo上众筹,一方面是为了做产品宣传,另一方面也是要发展第一批对人工智能很感兴趣的用户。


下个月,最早在Indiegogo上预订的用户就将收到第一批Olly了,庄宏斌对Olly的未来前景还是充满了期待的,“目前我们还专注于让Olly在一个家庭环境中发挥它的作用,接下来,我们可以让它在其他环境中被人使用,例如办公室、汽车里等等。”

“那未来会不会让Olly学会讲中文呢?”华闻君满怀期待地问,“当然了,等到现在这个版本成熟,多语言系统的Olly将会是我们的开发方向之一。”庄宏斌笑着说。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0.500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