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察评论 / 中美开打贸易战?特朗普应该先看看这张图

中美开打贸易战?特朗普应该先看看这张图


美国总统特朗普刚刚结束在达沃斯论坛的首秀,他在演讲中开场就表示,作为美国总统,会一直坚持“美国优先”。

这一表现符合外界的猜测,即使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不是“美国独行”(America Alone),但他仍带有贸易保护主义色彩的立场,和达沃斯今年的主题——“在分化的世界中打造共同命运”并不相容,成为这一全球化嘉年华的不和谐因素。

果然,特朗普成为不受全球主义者们待见的人。据外媒报导,特朗普演讲结束时仅有两三成的听众鼓掌致意,且在问答环节收获了达沃斯精英们的嘘声和呛声(boos and hisses)。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在受访时分析,特朗普之所以要去达沃斯推行“美国优先”,是做给美国人看的,借着达沃斯这个舞台,再次向美国国内很大一部分选民证明,会信守在竞选期间所谓的承诺。

的确,特朗普自参选以来就立了这个flag,而在他表示要扭转的“不公平贸易”关系中,中国首当其中。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成为特朗普挂在嘴边、放在推特上的高频词。他不止在竞选期间语出惊人,声称“不允许中国‘强奸’美国贸易”,并且表示,如果他赢得大选,将带领美国贸易代表在美国和世界贸易组织起诉中国,同时威胁将对中国征收45%惩罚性关税。

上任之后,这一立场基本得到贯彻,除了间歇向中国示好,尤其希望借中国之力解决朝核问题之外,特朗普频频操作“贸易逆差”议题,作为“美国优先”的武器。在去年美国“习特会”前夕,特朗普就下令官员们拿出一项解决美国与中国等主要经济体之间贸易逆差的方案,表示中国逾3000亿美元的对美贸易顺差将受到严格审视。而在回访中国并受到极高规格礼遇之后,回国后的特朗普又突然变脸,拿出一系列贸易相关政策对中国施压。

今年以来,这种势头没有改变,近日特朗普不仅表示不满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自去年以来在对中贸易问题上行动迟缓,未能采取更多措施对付北京。此外还正考虑一项对中国的巨额罚款,这是其政府迄今为止对中国采取报复性贸易行动最明确的迹象。

特朗普对贸易逆差有什么误会?

然而,特朗普是不是对贸易逆差有什么误会?

中美之间有不少分析是这么认为的。

全球化智库(CCG)高级研究员何伟文指出,中美贸易失衡问题的症结不在中国而在于美国,在于特朗普固守已经过时了的19世纪的国与国之间的平衡,现在已经是全球价值链时代,过去的一套行不通了。

《纽约时报》也撰文反驳特朗普的“贸易逆差论”,文章认为,在特朗普的世界里,贸易赤字是最明显证据之一。尤其是他还指责中国是罪魁祸首。但是特朗普对贸易赤字的描述却极大地背离了经济现实。

文章指出,贸易不是零和博弈,历史上,贸易扩张往往会带来经济增长,产生更多收益,供所有人分享。美国工厂的产量多年来一直在增加,部分原因是它们利用全球供应链来获得自己的所需。而特朗普一直执着于对某些“重点国家”进行贸易平衡,这是本末倒置。

比起中国,亚洲盟友们为美国“贡献”了更大的贸易逆差。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CFR)近期的研究也为理解贸易赤字问题提供了新思路,同时是对特朗普渲染对华贸易赤字问题的有力反驳。专精国际经济政策的高级研究员Brad W. Setser表示,外界可能通常认为,美国对亚洲的一种可行的国际经济政策是寻求与其他亚洲经济体合作来向中国施压。然而,有点讽刺的是,美国在亚洲的传统盟友们却为美国“贡献”了比中国方面更大的贸易逆差。

统计结果显示,以占GDP的比重来算,韩国、台湾、新加坡和泰国对美国的顺差都出奇的大。同时,日本对美国同样有较大比例的顺差。尤其是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占GDP比例不断下降,近年已被日本赶超。而韩、台、新等经济体的这一比例已明显大于中、日两国。


统计结果说明,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占GDP比重不如日本以及亚洲新兴经济体

Setser指出,在后金融危机时期,中国相对宽松的财政政策和国内信贷的攀升,再加上巨额的投资消化了大量的国内储蓄,使其保持对外盈余的整体下降趋势。与此同时,其他亚洲国家虽然在保护国内市场的政策倾斜方面做得不如中国,却也通过更紧缩的财政政策等手段限制进口。同时,这些国家还善于通过维持低汇率水平来抬升出口。

在Setser看来,比起中国在部分行业设置的一些贸易壁垒,这些来自美国亚洲伙伴的政策,更是亚太乃至全球贸易不平衡的主因。同时,这也有助于解释为何美国过去和这些盟友们之间签订的自由贸易协议很难达成目的。


数据显示,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对外顺差同样巨大,而中国的数字正在下降

其中,美韩自由贸易协定(KORUS)作为美国在亚洲的唯一双边FTA,被特别举例。Setser在文章中说到,这一协定显然并未对降低韩国的贸易顺差发挥有效的作用。而不论KORUS还是其他FTA都并未松动韩国紧绷的财政政策,使其放弃通过对韩币汇率的介入而获得出口优势。这一近期的例子说明:贸易壁垒对贸易平衡的影响不像宏观经济和外汇政策那么显著。

Setser总结到,在理想情况下,美国的亚洲盟友应该形成更好的经济联盟,为巩固军事伙伴关系的经济面向作出努力。然而,只要美国的贸易对象不发生实质改变,他认为不管中国做什么,美国依旧很难达成更平衡的贸易结构。因此,Setser称他不同意特朗普将焦点放在双边贸易平衡上,并对其执政团队始终未能抓住贸易平衡问题的重点感到惊讶。

全球价值链提供贸易关系新视角

“全球价值链”(Global Value Chain,GVC)的视角对支撑Setser文章的论点大有帮助。文中提到,如果以增加值来衡量(on a value-added basis),美国与整个亚洲的贸易数字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但美国对亚洲各经济体的双边贸易逆差数字会发生变化:对中国的赤字会下降,但对台湾、韩国、日本的则会上升。一个重要的例子即韩国和台湾对美国输出了数量庞大的半导体,但这些半导体大部分会先进入中国而非美国,最终成为那些从中国再出口(re-exported)到美国的电子产品的零件。

事实上,近年来GVC已经成为国际贸易领域的前沿议题。世界银行、OECD、亚洲经济研究所及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全球价值链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全球价值链发展报告》,是中外合作的代表性研究成果。不少经济学家认为,传统的贸易计算已经无法把握目前的经济全球化程度之下的全球生产、分工体系的特征,例如用进出口总额数据观察全球贸易时,我们根本看不到复杂的价值链活动、多元化的参与者,以及隐含于中间产品贸易流中的各种生产要素往返多次的跨国流动。而这已经是全球贸易越来越显著的特点,尤其在高附加值的制造业和服务业中。


WTO官网对2017年全球价值链发展报告发布的报导

其中,学者Johnson和Noguera利用GTAP数据库计算了增加值出口与总出口的比例,作为衡量国家和地区间生产分享的指标。他们对美国与多个国家和地区间双边贸易差额规模的影响进行了广泛讨论,研究显示,以增加值计算与传统的贸易统计数据相比,美国对中国的逆差下降了30%-40%。二人的研究也印证了前述Setser文章的观察:按增加值计算,除中国对美贸易逆差显著下降之外,日、韩、台等经济体的数字则明显上升。可见,GVC的视角为中美贸易平衡问题提供了更接近贸易活动本质的解释,因而这一研究成果的推广被普遍认为有利于缓和美方在这一问题上的情绪。


《全球价值链发展报告(2017)》中文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诚然,从表面上来看,贸易赤字意味着财政收支失衡,本国企业在国际贸易中处于相对劣势。特朗普也多次强调,赤字让美国在全球贸易博弈中成了输家。然而国家贸易并不完全是一场竞争,美国未必是真的输家。事实上,与出口国的产品相比,美国可能赢得了更多重要的东西。正如有评论指出,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不可能不明白,实际上其他国家名义上的巨额贸易顺差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美国跨国公司的利润,这些国家所获得的不过是工人微薄的加工费、不断受到破坏和污染的环境等。这些复杂的流程在传统算法呈现的贸易总额数字上无法窥得全貌。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Michael Spence在《全球价值链发展报告(2017)》就指出:从附加值的角度分析,双边贸易平衡会发生巨大变化。尽管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这种变化并不重要,但它在政治上却有重要影响,明显左右着公众情绪,并影响他们对贸易、贸易协定和贸易公平的态度。

贸易争端的政治逻辑

Spence可是说到点子上了,特朗普玩的正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以政治逻辑打贸易牌。

据《华尔街日报》,特朗普政府在去年2月就已考虑要修改美国贸易赤字的计算方式,即在美国贸易余额中剔除再出口或转口(re-exports),也就是剔除那些先是进口到美国,未经加工制造又从美国出口的货物。这样的计算方式将会导致贸易逆差的数字变大,因为再出口的货物已经计算到进口当中,但却没有在出口中被同等计入。

显然,特朗普很清楚计算方式对贸易数字的影响,并希望算法朝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调整。从这个角度思考,特朗普的行为就很合理了。

首先,他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能够当选,因而必须对那些在选举中支持他的选民有所交代。在全球化的不公平一面中被甩在后面的基层群众并不细究贸易数字究竟如何得出,只求实实在在的改善生活。而特朗普用简单粗暴的方法将美国的经济难题归咎于通俗易懂的“贸易赤字”,并大呼要为美国人夺回失去的利益。如此便可操作反全球化的民意,既有利于巩固民意“基本盘”,又可将民众对国内问题的焦点部分转移到贸易对手身上。

其次,外交是内政的延伸,国内政治情境又反过来赋予特朗普在国际场合上与他国谈判的筹码。从上台初期暗示的用“承认一中”来换取中国在贸易问题上的巨大让步,到后来提出以更优惠的贸易条款来换取中国协助应对朝鲜问题,外交和贸易议题成为特朗普不停切换的手牌,助力他通过“出口转内销”,拉抬自己在国内的声势与民意。

在这方面,特朗普确实连盟友也没有放过,在访问日本、韩国这两大亚洲传统盟友的过程中,其都表达了强硬了贸易立场,要求日、韩削减对美贸易顺差。结果可能是日、韩以购买美国军火的方式实现特朗普政府的要求。

然而,美国主流媒体和智库持续不断地唱衰特朗普的战略,关于美国正把亚洲拱手相让给中国的说法不绝于耳。1月28日的CNN又在首页头版刊出专题,批评特朗普政府对“美国优先”的关注已经深深地撼动了美国在亚洲的地位。


1月28日CNN首页头条

而据盖洛普(Gallup)最新民调显示,美国的全球影响力正在持续下降,尤其亚洲老朋友们对美国的领导力正快速失去信心。

举着“美国优先”大旗的特朗普似乎正与时代的主流赛跑,赌他在输光底牌之前赢得这场冲刺。而世界之所以对这一历史变局仍不习惯,或许只因这次离经叛道的是美国人吧。


本文原载于观察者网,经授权刊发。作者洪鑫诚,研究美国智库及两岸关系。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橡林: 回复22 查看原文 09月14日 11:37
橡林: test 查看原文 09月13日 19:58
0.209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