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察评论 / 克罗地亚:重返欧洲,还是拥抱世界

克罗地亚:重返欧洲,还是拥抱世界


克罗地亚的国土,形状如一弯新月,在塞尔维亚、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黑山、匈牙利和斯洛文尼亚的缝隙中延展开来。这样的边境线和国土形状,天然决定了它的疆土易攻而难守,地缘政治关系复杂、变动性大。

▲ 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

“历史上,克罗地亚与匈牙利曾多次拥有同一个君主,它也曾是威尼斯共和国的一部分,并先后归属于哈布斯堡王朝、奥斯曼帝国、南斯拉夫王国和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曾经身处多种族国家中的经验,给了克罗地亚与各方建立联盟和发现彼此共同利益的坚实基础。”在接受《华闻周刊》采访时,克罗地亚国际关系和发展研究所(IRMO)的经济与政治关系部门负责人安娜-玛利亚·博罗米萨(Ana-Maria Boromisa)表示。

▲ 克罗地亚国际关系和发展研究所(IRMO)经济与政治关系部门负责人安娜-玛利亚·博罗米萨

克罗地亚把欧洲西部与东部、潘诺尼亚平原和地中海区域联系起来,因此也是各种政治与经济力量的必争之地。而它的地缘政治特征以及与邻国的关系,也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克罗地亚的民族性格与文化身份认同。

被复杂“邻里关系”塑造的国度

“每个国家都在很大程度上由其邻国所塑造。”莎比娜·拉米(Sabrina P. Ramet)教授对《华闻周刊》表示。

莎比娜·拉米出生于伦敦,后来移居美国,现为挪威科技大学(NTNU)的社会学与政治学系教授,同时也是东欧历史、政治及前南斯拉夫研究领域的专家。

▲ 挪威科技大学(NTNU)社会学与政治学系教授莎比娜·拉米

克罗地亚今天的疆域在政治和地理意义上的形成,最早开始于罗马统治时期。在1527年至1918年之间,克罗地亚曾是哈布斯堡帝国的一部分,但它后来被拿破仑纳入了伊利里亚省。

莎比娜·拉米教授认为,这段历史改变了克罗地亚人的政治心理。“在这个短暂存在的伊利利亚省里,南斯拉夫运动和其他的各种思潮一起发展了起来,这促成了克罗地亚人与塞尔维亚人的联合,并因此成立了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人与斯洛文尼亚人王国(1929年10月该王国更名为南斯拉夫王国)。”莎比娜·拉米教授说。

当然,复杂的“邻里关系”与微妙的地理、历史与文化纠葛,也在另一方面使得克罗地亚的自然景观立体丰富、文化层次丰富,是一个值得探索与发现之地。

安娜-玛利亚·博罗米萨认为,由于克罗地亚与西欧文化的关联性,加上“巴尔干国家”常常被外界认为是偏远、腐败、不稳定和混乱的代名词。因此,作为欧盟成员国的克罗地亚虽然在地理上被认为是巴尔干国家,但却往往想要将自己与这种“巴尔干国家”的形象区别开来。

▲ 英国独立国际政策顾问、“国家品牌”专家及“好国家指数”(The Good Country)创建人

但在英国学者、“国家品牌”专家西蒙·安霍尔特(Simon Anholt)看来,一个国家想要去打造“国家形象”或“国家品牌”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一个国家想要在世界上获得更高级和更积极的形象,我认为,最为重要的不是这个国家的成就有多大,或者多有吸引力,而是这个国家在多大程度被认为是对全球社会有所贡献”,安霍尔特分析说:“换句话说,就是它能为其国界以外的人带来哪些显著的不同。”

在欧盟、巴尔干之外,还有新路?

在中世纪早期,克罗地亚所在地区曾被认为是欧洲的一部分,但此后的漫长岁月中,克罗地亚却游离在传统意义上的欧洲之外。

由于这些复杂的历史和地理原因,克罗地亚国内其实一直存在着两股不同的观点:前一种观点,强调克罗地亚与传统意义上的“欧洲”(基督教文明的西欧)的联系,认为克罗地亚从历史与文化血脉上本就属于欧洲;后一种观点,强调克罗地亚的“巴尔干属性”,认为克罗地亚应更多与巴尔干地区的邻国建立联系,与其“重返欧洲”,不如“重返巴尔干”。

有趣的是,克罗地亚在2013年7月1日正式加入欧盟不仅被认为是外部国际关系的变化,更被视为是其国内身份认同的转变。

2012年1月22日,克罗地亚就是否加入欧盟举行了全民公投,最终的结果显示,有68%的投票者支持克罗地亚加入欧盟。当时克罗地亚受全球经济危机影响,经济低迷,失业率高企,外债达480亿欧元。支持克罗地亚加入欧盟的人认为,克罗地亚经济将因加入欧盟受益,并寄希望于欧盟的投资、广阔市场和援助资金。但除了经济上的原因,在政治上,克罗地亚获得“欧盟成员国”资格也被认为是具有身份认同上的象征意义,即认为克罗地亚人是“欧洲人”和主张去“去巴尔干化”的这一方占了上风。

但加入欧盟之后,克罗地亚在欧盟很多关键议题上仍没有足够的话语权。莎比娜·拉米教授更指出,克罗地亚近年来虽然在很多观念上已经改变了许多,但在某些方面仍然需要进一步发展。她举例说:“比如尽管同性伴侣现在也拥有了一种叫做‘共同生活监护权’的权利,但这根本无法与完整的领养权相提并论。”

克罗地亚将于2020年1月至6月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安娜-玛利亚·博罗米萨认为这可能是该国改变现状、提出想法和为未来发展铺路的机会。 多年来,“加入欧盟”的愿景所带来的吸引力,一直是巴尔干地区民主化进程和和平稳定的推动力。但最近一段时间,欧盟自身开始面临一系列挑战,并出现了不同方面的危机。在某种程度上,英国“脱欧”也进一步推动了“疑欧主义”的发展。

安娜-玛利亚·博罗米萨直言,曾经被欧盟所大力推动的地区合作,现在不再被视为是最重要的事情。由于在巴尔干地区,加入欧盟的“愿景”所带来的吸引力正在减退,这些国家开始寻找新的出路:有的国家开始更多地专注于自身本土的发展,民族主义思潮开始壮大;有的国家则开始将目光投向欧盟以外,比如俄罗斯、美国和中国。

据介绍,自中国在中东欧的“16+1合作”机制提出之时起,中国就已表现出了对克罗地亚交通基建项目的兴趣,这促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克罗地亚共和国经济、中小企业和手工业部关于开展港口和临港产业园区合作的谅解备忘录》的签订。

2017年6月,克罗地亚政府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框架下采用了这个谅解备忘录的内容,并明确了中国和克罗地亚的五大重点合作领域,包括:

·围绕货物运输、海港、铁路和物流中心开展的交通、物流和基础设施建设,并提到可能在两国之间开通直航;

·以木制产品、机器、药品、化妆品、食品和服装为主的贸易与投资合作,包括企业之间的合作;

·对贸易与投资起支持作用的金融合作;

·科学与技术合作,以促进两国企业在高新技术与创新领域的合作;

·在教育、艺术和文化领域的文化与人才交流。

“在2015年,克罗地亚对中国出口额是7700万美元,而从中国的进口额则为5.78亿美元。因此,在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和‘16+1合作’布局下,克罗地亚和中国之间还有很大的互惠合作潜力。”安娜-玛利亚·博罗米萨说。


本文出自《华闻周刊》第209期杂志,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内容合作,请发送电邮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扫描二维码下载“今日华闻”手机客户端,在线阅读或下载《华闻周刊》精装杂志。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0.253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