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人动态 / 留塞14年, 周亮的塞国打工简史

留塞14年, 周亮的塞国打工简史


周亮属于相对较早的一批留学塞浦路斯的中国学生,他老家在辽宁鞍山,2003年来塞国留学,一呆就是14年。从一位青葱的少年,长成了180斤的大叔,乡音未改,笑容不变。他是典型的“自来熟”,第一次见面,我们约在了塞浦路斯帕福斯的一间咖啡馆,一见面,他连连抱歉“来晚了来晚了”,连寒暄都省略,像是许久不见的熟人。

周亮与当地好友乔治

作为东北汉子,他一张嘴就像在说脱口秀,洋洋洒洒能说好几百字。可是,对于在塞国留学吃的苦,他试图轻描淡写地讲述,“苦是尽了,甘还不算来。目前正在创业,赚了一点钱,但生意也很难做,革命仍需努力啊。”

为了适应塞国,倾尽了所有努力

周亮笑,之所以会选择来塞浦路斯,一方面是因为老家鞍山有人来过塞浦路斯,进行了一些积极的宣传,另一方面是因为塞浦路斯的签证确实比其他国家容易。

“我当时还申请了英国,不过那会儿去英国比较严格,所以被拒了。塞浦路斯就很容易,交好材料和中介费就能通过。”周亮满心欢喜地跋山涉水,来到了塞浦路斯的利马索。然而,初来乍到,周亮说,“还是挺不适应的。”

2003年的利马索尔,对国人来说还是相对小众的出境地。这是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也是塞国第二大城市,可是要说人口,却不足10万,晚上5点基本什么店都关了,别说出去宵夜了,打鬼都不见鬼。周亮说到此处默默叹了口气,“国内怎么也是热热闹闹、灯红酒绿的。”

另一种不适应, 是经济上的压力。“出国的第一笔钱,包括中介费和学费都是家里给的,一共5000美金”。当时周亮就读的是尼科西亚大学的酒店管理专业,学费是4000美金一年,也就是说,学费一交,只剩1000美金当生活费,其余都要靠自己。“选酒店管理这个专业,也不是因为这个专业出名,而是,只有酒店管理专业可以打工啊。”周亮窃笑。

利马索尔

最苦的日子,大约是来塞国的第一年。年仅22岁的周亮给自己的计划是,10塞镑花一个礼拜。10塞镑是什么概念?当时塞浦路斯使用的货币是塞浦路斯镑,2003年的1塞镑,相当于17元人民币。他直言,“镑难挣。”当时,学生在酒店或餐饮业打工,每小时只能挣2镑,也就是说,周亮一个礼拜的花费,大约是打工5小时的钱。那段时间有多苦?周亮犹豫了一秒,答:“很少吃饭。只有去餐厅打工时才吃餐厅包的饭,回家就不吃了。饿的时候就买点水喝。”别的进步不说,至少那阵子周亮的演技是飙升的,他跟家里人电话时都说,塞国这好那好,自己过得很好,让他们不用担心。实在馋肉了,周亮就跑去当地超市问人家要骨头、鸡爪,这些都是当地人不吃的东西,超市的人就免费送他。

找到兼职之后,生活费稍稍宽裕一些了。最多的时候,周亮同时打4-5份工,每周兼职4天,端盘子、送宣传单、送报纸、打扫卫生、清理花园,所有力所能及的体力活儿周亮都干过。那会儿工资基数低,“2004至2005年的时候,400镑/月算高的了。”

两次金融大事件,都遇到了

2008年塞浦路斯加入欧元区,货币从塞浦路斯镑变身欧元几乎是一夜之间的事。周亮提到这次经济变动仍然记忆犹新,“银行户头里的所有存储,都被按当时塞浦路斯镑兑欧元的汇率换成了欧元。不管你付的钱是什么,找回的都是欧元。我记得当时塞浦路斯镑兑欧元的汇率是1:1.71。”

最受影响的还有周亮的打工工资,原来一小时2塞镑的工钱,变成了3.42欧,而老板通常会四舍五入,拿到手就变成了3欧/时。就这么,周亮经历了他打工生涯的第一次“经济缩水”。2008年对于中国来说,也是重要的一年——奥运会让更多人认识了中国,知道了北京。周亮身边的许多中国同学决心回国当北漂,大家都怀揣着对美好中国的憧憬,认为酒店管理专业回国还是很好找工作的。周亮也一度心痒痒想回国,毕竟还是想家,还是家乡好。可马上就有同学反映,国际五星级酒店很难进,副经理级别的岗位收入才5000元,最重要的是,服务行业在2008年的国内依然是一个社会地位较低的行业,得不到应有的职业尊重。周亮庆幸自己没有脑门一热就回国,要知道,哪怕只是端盘子,“塞浦路斯一个月也可以拿到1300欧呢”。

毕业后的周亮,进入了利马索尔的大西洋集团五星级酒店。他依然端盘子,可是经常会拿到不错的小费。周亮坦言,“有时小费拿得比工资还多。”而这些小费的给予者大多来自俄罗斯富商,还有来自瑞士、德国和英国的旅行者。“俄罗斯富商给小费都是一百欧、一百欧的给。而欧洲人大多是在最后一顿饭把剩下的欧元花掉,花不掉的就当小费分给所有服务生。”周亮觉得,在塞国当服务生是一种有趣的体验,这里有许多国际游客,与他们交流,能知晓一些人情世故。

另一次金融大事件,是2013年的经济危机。还好,这次的影响对周亮个人不算太大。当时他已拿到塞国工签,刚刚从酒店业转行到了房地产业,不过金融危机还是对他在房地产行业的客户产生了影响。

会聊天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学希腊语也是周亮的塞国必修课,这是当地最主要的沟通语言。“学语言大多是死记硬背,我不是学霸,只学觉得有用的东西。”周亮表示,希腊语语法严谨,不过当地人对外国人语言的包容性也很高。“他们都能听懂我说的。有时工作需要,我也会说一点俄语。”他提到2013年的职业转折,觉得那是一个相对正确的选择,“塞浦路斯很开放、很友好,可还是排斥外国人,在酒店行业一条路走到黑,我也很难升到更高级别。塞浦路斯人把孩子送到瑞士去学酒店管理,回来再让他们从五星级酒店的底层做起,和我们一起端盘子,你信吗?他们会说德语、俄语、希腊语、英语……而我们呢,还是主要靠英语。”

周亮认为,不管做酒店业也好,做房产投资也好,本质是一样的,会聊天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做服务生的经验一直在帮助我,小费挣得多就是要会聊天啊,让人感觉他们受到的待遇是独特的,他们也就会在离开的时候与你握手,把小费直接塞到你手里。”有一位住在德国的中国夫妻还因为在周亮服侍的餐厅用餐,而与周亮成为了朋友。他们留下了在德国的家里电话给他,对他说,“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打电话。”周亮相信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最初的几年,每逢圣诞、新年,他都会与这对夫妻打电话,互相问候。时间久了,有时打过去没人接,也没有微信等联系方式,就淡了。可是这对中国夫妻当时的热忱与善良,还是让周亮温暖了许久。

当地生活?融入or不融入?

周亮曾经交往过塞浦路斯女友。对于塞浦路斯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个性、有怎样的习俗?周亮有自己的理解,“塞浦路斯女生陪嫁要自己带房子,没有房子就要带块地出嫁,这边女性的地位很高。所以,生儿子在塞浦路斯,是看得见的‘收益’。”周亮暗笑。而且,周亮觉得,大多塞浦路斯人很热心肠,见面会说,“我亲爱的朋友,你好吗?”有时候陌生人问个路,有人甚至会直接带着你去。

与周亮最早来塞国打工留学时不同,现在来塞浦路斯的中国人大是新移民,大少人是带着钱来的,在这边投资买房,让子女在当地接受英文环境的教育。不过,许多新移民有问题,还是会咨询周亮这个“老移民”。“我与他们不同,我不是富二代,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很不一样。他们更年轻,小小年纪就有丰富的阅历,同一件事情上,我会考虑可行性,他们会先辨别真伪。”可周亮并不丧气,在他看来,这么多年的苦都吃过来了,还在乎这几年吗?

“已经四年没回家了。”瑞查德低低地说,平日里会与妈妈视频聊天,已经会有分寸地想家了。“读书的时候特别想家,一有机会就回国。现在,想家的时候就自己包饺子。包子、花卷、馒头这些自己都会做。”周亮对吃的要求不多,这边颇具特色的烤肉串与国内撸串挺像,也是瑞查德最爱的当地菜,尽管如此,他也不忘吐槽两句,“不如国内的香,但也能吃。”

塞浦路斯烤肉

在塞国的14年里,周亮为别人打工了12年。2015年,也就是前两年,他正式创建了自己的房地产设计公司,又开始了为自己打工的旅程。“虽然这一行竞争越来越大,也不好做,可还是能盈利的。”周亮谦逊地表示。他的眼神里没有戾气,反而是笑眯眯的。可能是因为语言,也可能是因为文化差异,在塞国14年,周亮始终觉得自己没有融入这个社会,可你要问他适不适应,他却说自己是适应的,甚至有时候比在国内还自在。

对于未来,周亮喜滋滋地畅谈,“利马索尔华人很多,可没有自己的华人媒介平台,人们觉得这个不赚钱,没人做。我倒是希望以后可以建一个华人的电台,讲讲我们华人自己的故事。”


本文出自《华闻周刊》第209期杂志,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内容合作,请发送电邮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扫描二维码下载“今日华闻”手机客户端,在线阅读或下载《华闻周刊》精装杂志。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橡林: 回复22 查看原文 09月14日 11:37
0.217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