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理财 / 许小年 :中国经济放缓,反而对改革有期待

许小年 :中国经济放缓,反而对改革有期待




2016年523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在伦敦接受了《华闻周刊》专访,谈及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经济结构改革以及中国企业在海外发展等问题。

中国经济的增速虽然还会下滑,但是不会出现像2008年那么大的紧缩。” 作为2016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欧洲论坛伦敦站的主讲嘉宾,许小年教授在伦敦安永大厦发表演讲时表示。

受访者简介:许小年,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研究领域包括宏观经济学、金融学、金融机构与金融市场、转型经济和中国经济改革。

他预计,未来中国在房地产市场很有可能会出现一些大的纠正性、调整性的动作。人民币会继续贬值,但是不会发生货币危机,而且贸易的巨大顺差会为中国经济提供一个缓冲,因此不会出现和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或者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类似的危机。

接受《华闻周刊》专访时,许小年强调,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而且未必是坏事

“只有危机或者说困境的出现才会推动改革。如果说经济一直是8%到10%的增长,大家都很高兴,那有什么改变的必要呢?只有危机才会逼着人们去思考到底应该做些什么。所以随着经济增速慢慢下滑,我反而对改革有更多期待”他表示。


Q&A 

《华闻周刊》:英国近年来出现了大批钢厂破产、工人失业的情况。一些英国人认为本国的钢铁业危机是中国向英国“倾销钢铁”造成的。对于这个观点,你是否同意?你认为英国钢铁业危机能不能怪中国?

许小年:我认为这其实是两个问题,要分开来讲。首先是“中国向英国倾销钢铁”这个说法成立不成立的问题。倾销是在有国家补贴的前提下,以低于成本价的价格来销售,如果要说中国的钢铁有倾销行为,那就要拿出相关的证据来。

第二个是按照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发达国家总是不可避免地要受到来自发展中国家竞争的压力,中国自己也面临着来自东南亚国家的竞争压力,比如很多技术简单的加工企业已经离开中国,搬到了东南亚。这样的产业转移总是会发生的,这就迫使发达国家的产业向更高的技术去升级日本的制造业曾经把美国的制造业挤压得没有空间,美国人怎么办,美国人就去做软件、互联网,进行技术和产业的升级,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业转移很自然,谁都避免不了,你只能自己想办法应对。


《华闻周刊》:512日,欧洲议会以压倒性多数反对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你对欧洲议会这个决议是否感到意外?你认为它背后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许小年:欧洲议会以压倒性多数反对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这个问题也要分开来讲:

一个是欧洲内部复杂的政治因素,目前欧洲国家内部遇到了一些困境和问题,比如本国政府不能很好地解决就业问题等,就很容易去找一个借口,容易拿中国当“替罪羊”。

另一个方面,从中国自身来讲,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中明确提到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我认为,在这个方面,我们还没有完全做到,推进市场化改革的步伐低于预期,这就容易“授人以柄”。


《华闻周刊》:欧洲议会反对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中国接下来可以做什么?

许小年:我们用不着对此过度反应,这其实不一定就是件坏事,它反而可以作为中国经济市场化改革的一个外部推动力量。中国要应对这个问题,就是进一步推进中国经济的市场化改革。真正的市场经济,不应该大力地去发展国有企业,更不应该采取直接的行政手段去干预股市。


《华闻周刊》:自2015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哪些因素使得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你预计这样的经济增速放缓会持续多久?

许小年:中国经济增速这几年开始放缓,这很自然。根本原因是以前我们经济的高增速发展本身就有点儿“拔苗助长”,比如从2008年中国政府的“4万亿”刺激计划,到“4万亿2.0”,再到今年年初的“放水”刺激,都是打了“鸡血”的高速增长。

现在中国中央政府提出供给侧改革和“新常态”的概念,这个是对的,你不能老是预期高速增长,“拔苗助长”的高增长是难以持续的,苗即使拔高了,养分也跟不上。现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了,反而让我们能回过头来好好思考,推动市场化改革和供给侧改革,反而能对改革有更多的期待。

《人民日报》最近有篇文章,提到中国经济运行将会是“L型”走势,而且这个阶段不会短。对此,我同意。“L型”不是“V型”,也不是“U型”。“V型”,可能一两年经济增速就又起来了。“U型”,可能两三年就能起来。这个“L型”,L的尾巴会拖得很长,不是三五年会改变的,就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之内,我们要习惯这个经济增速放缓的局面。


《华闻周刊》:对普通老百姓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许小年:对老百姓来说,工资收入的增长将会放慢,生活水平的提高也要放慢,所以需要管理好自己的预期。


《华闻周刊》:很多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参与海外项目与合作,成功的多,受挫的也不少。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收购,在最近几年有什么新的特点?

许小年:相比于国企在海外的开拓,我更关注中国民营企业走出来的案例。

我看到的一个新趋势是,中国民营企业走出来的速度在加快。前几天在德国慕尼黑,我发现慕尼黑的中小企业成为了国内民企关注和收购的重点。

由于来自东南亚的竞争,很多代工工厂和简单的加工工厂都从中国搬走了。中国传统的制造业怎么办?它必须要在技术上和产业上升级,这就促使大批中国的民营企业到德国、瑞士等地来,收购技术较为先进的中小企业,通过这种收购,来尽快升级它们的技术和产品。


《华闻周刊》:中国投资人和企业这几年比较关注以色列,尤其是对以色列科技企业进行投资或收购的案例出现了很多。与欧美国家相比,以色列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吸引力?

许小年:以色列是世界上最具创新精神和能力的国度,人均创业数、人均专利数和人均诺贝尔奖得主数,都是世界第一。因为以色列人的这个研发和创新能力很强,所以中国投资者和企业愿意去收购和投资他们的高科技创业企业。

创新,需要有一种冒险精神,以色列人不是天生喜欢冒险,是因为历史的因素,作为一个生存环境恶劣的民族,没办法,不得不去冒险,不得不去尝试各种生存之道,美国人也有这种冒险精神,所以这两个国家的人创新能力都比较强。而相比于美国人和以色列人,欧洲大陆国家的人创新能力要相对弱一点。英国人在欧洲国家人中算是比较有冒险精神的,创新能力也是里面较强的,但是比美国人和以色列人还是要差一点。

中国人也很有冒险精神,有人称中国人是“亚洲的犹太人”,尤其在浙江、广东、东南沿海一带。


《华闻周刊》:在中国,很多人敢于冒险,这让他们具有了创新的精神和能力,但这是否同时意味着人们的规则意识弱?规则意识弱,又会不会反过来影响中国企业和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许小年:当然会影响。举个例子,如果不讲规则,市场经济的发展本身就会遇到障碍。因为市场经济建立在“信用”的基础之上,在一个信用缺失的经济环境下,交易双方只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无法让处于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交易双方让渡商品和货币,这个市场经济就没法搞。

我们现在就存在这样的“信用缺失”的问题,一些企业没有诚信,出了很多食品安全、污染和金融欺诈的问题,这就是不尊重规则带来的影响。


《华闻周刊》:这个“信用缺失”的状况,你认为要从何处下手去改变呢?

许小年:在短时期内,我们没有办法去改变文化和历史方面的因素,但有一条可以改变,那就是在建立信用方面,更多地让市场去发挥作用。举个例子,多年以前,温州一些商人制造假鞋,导致温州鞋在市场上名声变得很差,后来温州商人自己受不了了,就自己把这些假货收回来销毁了。没有信誉你就赚不到钱,这就是市场机制的约束。你让每一个消费者和媒体都能成为真正的监督者的时候,这些问题就能管住了。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0.233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