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时分,红瓦白墙,明黄色的电车沿着石板路往山坡上爬,小径深处响彻教堂晚钟,所有的色彩与声音都热闹张扬。和几百年前一样,现在身在欧洲边缘的葡萄牙,眺望着的,是辽阔的远方和新世界。